杨风其实有道心诀心法。

之所以没有在公开场合表露出来,就是因为这个青帝墓的地图残卷事关重大。如果人人都知道这地图在自己手上,只怕接下来会惹来诸多不必要的麻烦。

所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这个道理杨风还是明白的。

杨风估计廷尉府的人也是清楚这一切的,因此仍旧在公众场合公开拍卖,为的也不是在拍卖场上成交,而是为了散步消息,以后有道心诀丹的人自然会找上门来!

深夜时间,胡药城的一处临时休息酒店里面。

月子歌和朱晨两个人坐在房间里的沙发上喝茶。

这是个很大的总统套房,客厅非常大。

阳台对面就是拍卖场的大门,可以看的一清二楚!

月子歌抿了口茶:“晨叔,已经有三十多个大佬上门拜访了,想要用别的方式来换取这份青帝墓地图。但是就是没有人能够拿出道心诀或者道心诀丹!”

说到这里,月子歌的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你说会有人拿出这两样东西吗?”

朱晨道:“只要我们继续散步信息,总会有人来交换的。我就不相信诸夏大陆上还有人不想得到青帝墓传承的!那几个顶级的大宗门,甚至生死门的人知道之后,总有人来交换吧?”

月子歌深深的叹息一声:“如果得不到道心诀,我廷尉府的府主道心就无法恢复了。到时候消息传开之后,只怕我们整个廷尉府都有灭顶之灾!”

廷尉府的府主,道心被灭!

这个新闻要是爆发出来,那绝对是惊天动地的大新闻!

廷尉府也是个大宗门,府主是何等可怕的人物?居然道心都被灭了!

可怕啊。

朱晨道:“是啊,如若不然,我们廷尉府也不会把最重要的宝藏拿出来拍卖了。我们早一点拿到道心诀丹,府主的道心就可以早一天恢复。我们廷尉府的危机也可以早一天接触。现在廷尉府上下都人心惶惶,这是一个很大的危机!”

月子歌道:“府主这般惊天动地的修为,为何会被灭掉道心呢?”

朱晨沉声道:“究其原因我也不知道。听说是因为涉入了一件很大的事情。引起了八王的注意,八王出手!导致我们府主的道心被灭!”

月子歌倒吸了一口冷气:“八王?哪个八王出手的?”

朱晨道:“高剑阳!高阳王!”

月子歌整个人的脸色都不太好看了:“高剑阳!这个旷世奇才么?他的修为居然已经可以击败府主了!只是他到底为何要对府主出手啊?”

如果不是亲耳听见,月子歌都不相信高剑阳有击败府主的实力!

要知道,高剑阳如今才二十岁出头啊!也就比杨风年长几岁而已,居然就有如此可怕的实力!

想想都让人感到害怕。

朱晨摇头:“具体我也不知道,府主闭门不出。不过我推测应该是府主发现了一个什么惊天的秘密,结果和高剑阳只见发生了冲突。”

月子歌好奇道:“惊天的秘密?”

朱晨道:“是啊。在这之前,府主带着我们三大太尉,七大上尉一起前往深山寻找一个古墓。中途发现了意外,府主一个人和我们走散了。等我们赶到的时候,府主的道心就被灭了,只剩下高剑阳站在府主身边。对于事情的经过,府主一字未言。”

朱晨深深叹息:“现在谁要是能给我们提供道心诀或者道心诀丹,那就是我们廷尉府的救命恩人了。”

月子歌道:“是呢,我们廷尉府以掘墓寻宝为生,不知道刨了多少势力门派的祖坟,在江湖上树敌颇多。一旦府主道心被灭的消息传开,只怕我们很快就引起群狼的攻击。到时候下场不知道多么凄凉!”

朱晨深深皱起眉头,看了眼墙壁上的挂钟,晚上十二点了。

朱晨沉声道:“再等一个小时,一点还没有人送上这两样东西,我们就离开这里吧!去往下一个地方!”

月子歌道:“好!

接下来,两个人继续等了一个小时,期间陆续有大佬上门来求购青帝墓地图。但是都没有拿出道心诀丹,被月子歌两人送客离开。

一点整。朱晨很失望的站起身:“诶,看来这青州周围之地,还是没办法得到我们想要的东西。我们离开这里吧!”

两人收拾行李,离开酒店,上了车,车子缓缓朝胡药城外的方向开去!

离开胡药城,车子渐行渐远,逐渐的远离了闹市区,在山路上不断的前行。

便是这时候,车子忽然一阵急刹车。

盖因两个人出现在车子前方,挡住了去路。

杨风,慕紫嫣。

司机破口大骂:“谁特麽挡道啊?不要命了啊!给我闪开!”

朱晨和月子歌都吃了一惊,以为半路出现了劫匪,顿时警惕起来,看到来人是杨风后,月子歌才松了口气:“晨叔,是杨风,我昆仑圣境的顶头上司。”

朱晨吃惊的盯着杨风,一脸不可置信的的样子:“这就是杨风?”

如今杨风的名气已经进入整个诸夏大陆的江湖之地了,朱晨自然也是知晓的。

月子歌微微点头道:“不错,他就是杨风!”

“年少天才啊!”朱晨暗暗咋舌,心中甚是佩服。

两人下车。月子歌上前恭声道:“杨哥!”

杨风之前在昆仑圣境灭储君王道心,收编了月虹社,大力发展月虹社。可以说整个月虹社旗下十几万顶级精锐战士都是杨风旗下的了。月子歌身为月虹社的副社长,自然是杨风的下属了。

杨风微微含笑道:“月子歌,好久不见!”

月子歌苦笑道:“是啊,上次一别,至今又有半个月的时间了。不过你离开之后,月虹社发展的甚是猛烈。整个昆仑圣境的风气也都为之一变!再不复储君王那时候的乌烟瘴气了。”

三言两语之间,月子歌算是讲述了一下月虹社的近况。

杨风道:“恩。有你在,月虹社不会出问题了。”

月子歌道:“在下还要恭喜杨哥击败华老祖,拿下华州,幽州和并州三州之地,成为州府宗门!”

杨风苦笑:“这点成就算不得什么!你们这是要去哪里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