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更半夜,这声音让人感到一种说不出的胆寒!

慕紫嫣听了都是一阵心寒,特别是看到司机拼了命的爬上来报信,话才刚刚说完就死了,可见这司机受的伤有多么的严重!

慕紫嫣深吸一口气:“月子歌和朱太尉遭遇伏击了?到底是谁这么大的胆子,胆敢对廷尉府的太尉动手?这莫非是不想活了吗?”

杨风沉声道:“肯定是曹雄刘文李元朝这些领域强者想得到青帝墓地图,故而才敢对太尉下手。整个青州之地也就只有他们几个有这个胆量和实力了!”

慕紫嫣道:“那怎么办?”

杨风再不言语,伸手拉着慕紫嫣,直接冲天而起,朝前方狂奔而去:“快去看看!”

“……”

前方的一处山坳处,山路在这里出现了塌方,车子也爆炸燃起了熊熊烈火。朱晨和月子歌两人被五位高手围攻,浑身都是鲜血,十分凄惨。

五人分别是胡延平,曹一剑,曹雄,刘文和李元朝。

五人都没有蒙面,而是亮出身份公开的对月子歌两人动手。

言外之意很清楚了,就是要杀人灭口了!

曹一剑和胡延平牵制住刚刚突入限域的月子歌,使得月子歌顾此失彼,身受重伤。而另外三大领域高手则是在围攻朱晨,虽然朱晨强悍,但是似乎身体受过重伤,发挥出来的实力非常有限。

因此在和三大领域高手长久的持续战斗之中,伤口不断的爆裂,战斗力也持续受损,伤势越来越重!

朱晨连续受伤,身上被拉出了好几个巨大的伤口,鲜血都失控的往外涌流。

朱晨又急又怒:“曹雄,刘文,李元朝。你们居然公开对我廷尉府的人下手,我可是廷尉府的三大太尉之一,你们要是杀了我,我们廷尉府绝对不会饶恕你们!”

曹雄大声嘶吼道:“朱晨,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谁让你们公开出示青帝墓的地图?既然在我青州大地上展示了这份地图,那么就给我留下来吧!”

刘文也咆哮道:“别跟我提什么廷尉府,只要你们死了。死因我们可以随便的对外说。大不了就嫁祸在杨风这嫁祸身上好了。到时候你们廷尉府的人自然去找杨风报仇。我们一石二鸟,不费吹灰之力让你们廷尉府和杨风普渡门血拼,最好你们双方都一起升天去好了!”

李元朝哈哈大笑道:“所以啊朱晨太尉,你大可不必为我们担心,你们死后的一切我都安排好了。安心上路吧!”

“轰隆!”

三人连续出手,对着朱晨持续动手!

朱晨身体爆退,身上又增添了两道醒目的伤口,朱晨自知自己无法坚持到最后了,哑声道:“你们好大的胆子啊,居然还想一石二鸟让我们廷尉府和杨风普渡门血拼。不可以,这不可以!”

朱晨十分紧张。

现在地图不在自己身上,还指望用道心诀去廷尉府给廷尉府的府主治病呢!如果自己和月子歌死在这里,曹雄又把这个事情按在杨风头上的话,那么廷尉府肯定会发疯的对付杨风普度门。

以如今普渡门的实力,廷尉府硬干的话,就算最终能灭了普渡门,想来廷尉府自身也会受到很大的损伤。进一步削弱实力。府主的道心更是不可能恢复了!

这简直就是釜底抽薪啊!

朱晨怎么可以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月子歌,我们两个人不能够死在这里。必须有一人离开。否则我们两个人一死,他们把罪魁后手栽赃在杨风身上的话。我们廷尉府就完蛋了!”朱晨传音给月子歌。

月子歌一时间也被攻击得连连受伤,传音道:“我知道晨叔担心什么。就算我们死在这里,也一定要让廷尉府知道事情的真相,千万不能让廷尉府对杨风普渡门动手。否则我我们廷尉府就可能真正的走向衰落和灭亡了!”

朱晨道:“是的,我现在无法抽身,一会我拖住他们,你赶紧逃出去!”

月子歌道:“那不行,要走一起走!我绝对不可以留下你不管!”

朱晨焦急叫道:“不行,你拖不住他们!别犹豫了,我也坚持不了多久了,你赶快离开,就趁现在!你能够成功离开,关系到我们廷尉府的生死存亡,这不是个人感情用事的时候!”

月子歌一咬牙,也知道事情不可逆转了。

当下朱晨咆哮一声,双手连续爆发奇术,轰开三人的围攻,对着胡延平和曹一剑就要出手,打算为月子歌争取逃跑的机会。

但就这个时候,曹雄刘文和李元朝三个人似乎早有所料,居然打出了三人的合击术。重创朱晨!

三股强大的领域场边界同时穿破了朱晨的胸膛!

“啊!”

朱晨仰天咆哮,整个人忽然化成了断线的风筝,从半空中缓缓的坠落下来,砸在地上后飞溅出一大片的鲜血,触目惊心!

“咕噜!”

朱晨一边疯狂的吐着鲜血,身体也出现了本能的颤抖,显然是回光返照的征兆了。

“晨叔!”月子歌情绪极度失控,朱晨还未给自己争取到时突围的机会,就被重创致死了。

“子歌!我廷尉府的生死存亡全系你一人身上!!”朱晨发出最后一声咆哮,身体一挺,然后一命呜呼!

“晨叔!!”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