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日后。

过头七,月子歌下葬,入土为安。

但是这里的下葬方式和外面很多地方不一样。

这里的习俗,每个人从天上来,死后火化,骨灰也要洒在这片一望无际的荒山大地上!

杨风和月少阳两个人走在最前方。带着七千廷尉府部落成员,走在茫茫无际的荒山之上,杨风一手捧着骨灰盒,一手倾洒着骨灰。

每洒一波骨灰,杨风的心都仿佛被刀割了一般难受。

杨风的脑海中在回放着曾经和月子歌认识以来的点点滴滴。

每一个画面,每一个细节都是那么的清晰,一切恍如昨日。

杨风的心情也变得格外的低沉。

杨风深刻的意识到,在前行的道路上,总会有人牺牲。世界上有无数的追梦者,求道者。绝大部分的人,都无法达成所愿,甚至更有无数的人在追梦的路上,付出了惨痛的代价,甚至包括生命!

能够达成所愿的,是幸运儿。

但是,那些为了梦想付出生命代价的人,同样是可歌可泣的英雄豪杰!他们身上流淌着英雄的血液,他们的身上有着不屈的脊梁骨!

他们是这个世界的中流砥柱,是未来新世界的奠基人!

这一刻,杨风的心绪是如此的沉重!

但是杨风对自己的宏愿从未动摇过,反而在这一刻变得更加的坚定了!

从来没有一刻,杨风的对追求宏愿的决心变得如此坚定!

相反的,杨风觉得自己的肩膀上多了一个死者对生者的嘱托和期望。多了无数的重量!

这一刻,杨风的脑海中产生了无数的明悟!

这些明悟不断的冲向一个地方,仿佛有什么东西要破裂掉似的!

“咔嚓!”

一个重要的东西仿佛破碎了。

一个前所未有的东西仿佛出现了!

境域后期!

成功了!

如果在平时,有这种突破,杨风肯定会欣喜若狂,但是此时此刻,杨风却一点开心的感觉都没有,相反的是无穷的平静。因为杨风很清楚自己的突破,是月子歌付出了多大的代价才换来的。

这没什么值得欢喜的!

当最后一片骨灰倾洒出去之后,杨风停下了脚步。身后七千廷尉府部落的人也都跟着停下。

杨风双手高高举起骨灰盒,然后重重的砸在地上,仰天嘶吼一声:“月子歌,你看见了天空的月亮了吗?它在向我微笑。你看见了天地间这首璀璨如歌么?它在向我欢叫。你没死!苍穹有月就是你,天地有歌便璀璨!在少阳的成人礼上,我必送你一首璀璨如歌!”

少年凝望苍穹,含着泪,带着笑容:“月虹社上下十五万社员,在昆仑山上,此时此刻,正在给你唱歌行!你是月虹社历史上永远的第一任社长!”

……

月子歌的住处,杨风在这里闭关了三天三夜。

自从撒完月子歌的骨灰后,杨风便一直在在里盘坐修行,闭门不出。

期间从来没有人打扰杨风清修,哪怕廷尉府的府主病危,但还不到生死时刻,都没有人来打扰杨风。

直到第四天清晨,少阳急匆匆的敲开了大门:“杨哥,府主病危,几位神医前来救治都没有用,还请哥哥出面救援!”

房间里还是没有声音,月少阳继续道:“我直到杨哥你心里难受,如果不是因为府主的病情到了生死时刻,我也万万不会前来打扰。这两天部落的几个太尉也都不愿意来打扰杨哥。他们请了两个神医来给府主治病,希望能够缓解府主的伤势。但是根本没有用!情况已经万分恶化了!”

片刻后,房间里面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进来吧!”

大门自动打开。

月少阳快速走进房间,看到里面的杨风后,整个人都愣住了!

只见杨风浑身都是鲜血,每一个皮肤的毛囊都在流血,浑身都变成了一个血人!

怎么会这样?

月少阳都吓了一跳:“杨哥,你这是在做什么?”

杨风摇头,吃力的道:“我在修行。你们府主怎么回事?前几天我去看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到了生死弥留之际?”

月少阳道:“听说府主听闻了月子歌离开的消息,当场吐血了。道心被灭的府主,本来就受了重伤……”

杨风点点头:“我知道了。你去告诉太傅他们,我马上就来!中间不要对府主做任何事情!”

“是!”月少阳倒是很听话,很快就离开,前去传话!

月少阳走后,杨风直接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刚刚只不过是听了紧急的情况,杨风不得已让少阳进来了解情况。其实修行被中断本就是一件对身体伤害很大的事情。如果不是听闻府主快不行了,杨风也不会中断修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