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雨将停,狂风已熄。

青州的风雨,过去了。

江湖上都在流传着一个事迹,街头巷尾热议的事迹。

“你们都听说了么,这一次杨风进入青州大杀四方。斩杀曹雄刘文和李元朝三位领域高手。后来三大宗门尽数被廷尉府击杀。现在青州崇州和汉州三州之地尽归杨风普度门!渍渍渍,杨风一个人就掌控着六州之地,真是可怕啊!”

“年仅二十一岁,掌六州之地!这样的宗门已经远远超过了曾经出过诸夏八王的华江门啊!”

“现在普度门坐拥六州之地,比邻环州。接下来环州和杨风普度门只怕免不了要发生摩擦了。那可是环州九环侯啊!”

“……”

一时间,杨风这个名字在六州之地响彻,人人敬仰,无不叹服!

而这时候的普度门总部再一次搬迁到了青州曹氏府原来的驻地。

曹氏府的驻地自然是十分宏伟气派,比燕山要大气太多了。

妯百阅等人迁移过来,第一时间召开了临时会议。

四部大臣,副门主冯东,以及四部内的高层全部在场。

另外还新增了几个新人,王鼎,胡蝙蝠和胡锦承。

这三人是胡家最顶级的炼药师。特别是胡锦承,炼药术更是顶级超凡。之前都是九环侯的御用炼药师!

如今已经尽数拜入了普度门旗下。

妯百阅直接开门见山的道:“既然大家都到了,时间紧迫,我直接宣布一件重要的事情。以后胡锦承,胡蝙蝠和王鼎加入我普度门四部之一的炼药堂,由胡锦承担任堂主之位。东药子你在旁边负责协助。有没有问题?”

东药子见到这样的大师加入,自然是没有问题的。

妯百阅道:“那就好,门主之前给炼药堂留下了药谱和策略,其中包括七品顶阶和七品无上阶的丹药。还请诸位齐心协力,共同炼制丹药。为我普度门的伟业增光添彩!”

胡锦承恭敬的道:“是,军师。从此往后我会领着胡家上下所有的炼药师,为普度门尽心尽力,死而后已!”

妯百阅点点头,脸上洋溢着一抹笑容。

大概此刻也只有妯百阅能够体会到杨风的心情吧。自从杨风从昆仑圣境回来之后,灭赵家军,灭云天扬,灭华老祖,一统三州之地。紧接着有收服了青州崇州和汉州之地。现在的普度门进入了疯狂扩展的时期!

虽然看来在普度门疯狂扩张的事件当中,杨风只是随便的击杀了几个宗门的掌门人而已。但是后续的接收和整合以及发展等诸多事宜全部是由妯百阅以及四部在跟进。这是一个极其庞大的系统工程。需要强大的组织,资源,人才!

以妯百阅的能力,稳定组织,盘活资源和吸收人才这些自然不是问题。但是丹药这个东西跟不上,妯百阅实在无能为力。

缺少丹药的供给和保障,普度门的扩张就会受到极大的阻碍。更谈不上发展了。

但是杨风这一次来到青州胡家,直接解决了这个最困难的问题!

胡家这个大炼药世家的加入,足够支撑普度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的扩展需求!

当普度门最需要你的时候,你的身影总是会出现在那个地方,然后为大家解决这个问题。

这大概就是心心相印吧。

这大概就是一个门主的担当吧!

妯百阅的笑容里,仿佛已经看到了一个空前的盛世,即将到来!

……

而这个时候,杨风和廷尉府的人已经第一时间赶往了万里之外的廷尉府。

廷尉府,坐落在一片荒山深处。

所谓的荒山,那是方圆几百里都看不到一棵树木花草。一眼望去,周围都是一片的死静荒凉,要是普通人来到这个地方,只怕吓都要吓死了!

杨风都很难相信,这数百里荒山之内,居然就是廷尉府的驻地所在!

刚刚进入荒山不久,杨风清晰的感觉到周围的荒凉之气,死亡之气越来越浓郁。

浓郁得让人作呕,身体也十分不适应!

这里没有水,连动物都很少看见,简直堪比沙漠这般可怕!

经过这大半天的赶路,朱自成朱百慕两人对杨风都熟悉了很多,大家聊天也都随心所欲,倒是没有什么生疏。反倒是朱万门一路上沉默寡言,时不时的一个人站在孤独的地方,凝望着苍穹,也不知道这个行将就木的老人内心里到底在想什么东西。

来到一片枯木林的时候,朱百慕忽然提议:“杨风停下来休息片刻吧!”

一向彪悍无比的朱自成也复议。

这倒是让杨风感到吃惊,其实以大家的修为和实力,根本不必要停下来休息,可以一口气赶路前往廷尉府。

但是大家都提议停下来休息。

杨风心中疑惑,但是也不好多问,只得在旁边找了一块石头,横抱着月子歌坐下来休息。一路赶脚,月子歌的身体很虚弱,此刻已经沉睡过去了。看着怀中那个安详沉睡的美女脸蛋,杨风忽然感到一股说不出的伤心自责!

而这时候,朱自成和朱百慕两人把朱晨的尸体火化了,把他的骨灰洒在这片大地上,然后伏在地上行礼。

处于对朱晨的敬重,杨风也跟着行了一个大礼。

完成这一切,大家的心思都很低沉。

次日太阳刚刚过晌午,一点点的往西边降落。

从晌午等到日落,大家都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最后还是醒来的月子歌给杨风解释道:“我们廷尉府选址的地方很特别,并不是俗世的地域。而是一块圣墓之地。需要靠着夕阳的余辉反射,才能够找到归路。所以我们要等到夕阳快落山的时候,靠着余辉的反射,才能够找到廷尉府的住址!”

杨风听了十分好奇:“圣墓之地?需要靠着太阳的余辉反射才能够找到?平时找不到吗?”

月子歌吃力的摇头:“恩。因为圣墓之地的风水和普通风水不同!圣墓之地的风水会随着五行的强弱和十二时辰的变化而变化。夕阳余辉,是唯一的引路人!”

杨风还是头一次听说这样玄妙的事情:“也就是说,不明这些道理的人,无论如何都无法找到廷尉府的所在地了?”

月子歌点头:“没错。”

杨风喃喃道:“圣墓之地,听着就很不错啊。什么才是圣墓之地呢?”

月子歌道:“安葬上古十大圣者的大墓风水地,就是圣墓之地。我们廷尉府的选址,就是因为祖上找到了上古十圣之首太禹的葬身之地。因此我们廷尉府的祖上就是太禹!”

杨风惊呆了。

杨风去过瑶池宫内的祠堂,见识过太禹的灵位。

没想到太禹的墓地竟然是在廷尉府内!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