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环侯只是冷嘲一声:“蝼蚁小辈,狂妄自大!”

说完这句话,九环侯便带着储君王径直离开了胡家的的大门,彻底消失不见了。

行至远处,储君王很不悦的道:“师父,你今天对杨风为免太过纵容了。他公开对你不敬,我都看不下去了,真想狠狠的打他的脸!”

九环侯微微道:“今天这一次杨风的确对我太不敬了!”

储君王咬牙道:“可不是么?他杀了曹雄刘文和李元朝,对我们环州也造成了不小的损失。特别是这家伙现在还在对付胡家,胡家可是我们环州的御用炼药师啊。一旦胡家被灭,对我们环州的影响可就太大了!”

九环侯道:“你说的这些,我何尝不知道!”

储君王咬牙道:“那师父为何还要隐忍杨风?直接拍死了就行了!”

九环侯道:“曹雄刘文李元朝这三个蠢货,居然去截杀廷尉府的太尉。手脚还不干净被人给反杀了!真是丢人现眼。我已经接到消息,廷尉府的人已经派出了三位领域高手前往青州讨要说法。另外两大太尉以及廷尉府的太傅都出动了!”

“太傅!都出动了?”储君王都吓了一跳。

太傅,是廷尉府修为最高的人!是廷尉府府主的老师,诸夏大陆最强的掘墓人!

修为之强悍,同为八王之一!

而且是二十年前就是八王之一了!

实力之强,简直惊天动地!

储君王顿时沉默不语。

九环侯道:“廷尉府的太傅已经年过八旬了,我小时后就听闻他的传说长大的。据说当年他盗取了十圣之一的圣墓,闻名天下。现在的修为实力之强,简直惊天动地!太傅出面,我也就不好继续围护胡老他们了!”

储君王很不甘心,咬着牙半晌都说不出话来。

九环侯继续道:“况且还有一个卫瑶。这个女人也不知道是哪里冒出来的,修为强悍的不像话。在我完全炼化吸收王者之印之前,我还不能够对卫瑶动手。不过二十年过去了,我已经几乎快完全掌握王者之印了。再给我一点时间,到时候整个昆仑圣境都是我的!区区一个胡家算不得什么!”

储君王重重点头,一下子倒也不好再说什么了。但是他的眸子里分明荡漾着对杨风的极度厌恶和仇视。

……

胡家。

九环侯一走,再也没有人能够掩盖杨风的光芒。全场的人见杨风都敬若神明,不敢说个不字。

杨风如同铁人一般站在原地一动不动,静静的凝望着全场的人。

而在宴会场外,传来无数的喊杀声,求救声。大家很清楚,这是杨风的手下在诛杀胡家的高层!

胡锦承看到这样的场面,顿时暴怒:“杨风,你为免太狠毒了!胡延平就算做的不对,你也不应该如此对我们胡家!我们胡家无数的人都是无辜的啊!”

胡静这时候也从人群中冲了出来,嘶吼着:“杨风哥哥,请你让手下的人住手吧。再这样下去我们胡家会被灭亡的!”

杨风不动如山,冷冷道:“那就灭亡好了。自己做过的事情,就要自己付出代价!”

这时候一个胡家的高层冲出来,嘶吼着:“杨风,你这样惨绝人寰,就不会怕遭到报应么?“

杨风看了那个男子一眼,直接一巴掌拍出。

掌力破空飞出,轰击数百米,最后狠狠的抽在此人脸上。

一巴掌拍得脸都高高肿了起来,鲜血流淌,看着触目惊心!男子也躺在地上发抖抽动,几乎都要断气了!

“多嘴!”

杨风冷冷的说了一句话。

周围的人只觉心脏都要跳出来了,杨风此人太过凶狠了!

“杨风,住手!”胡静发疯的冲到杨风身前,张开双手紧紧的拦着杨风:“杨风,请你不要动手了!”

杨风摇了摇头:“胡静,这件事情和你无关!”

胡静情绪几乎失控了:“怎么和我没关系?我是胡家的人啊。胡延平纵然有千般不是,可是我们胡家上下的人是无辜的啊!请你不要残害无辜!”

胡静哭了,眼泪簌簌的往下流。看的让人心疼。张武这时候很猛的冲了上来:“杨哥,胡静说的对。我们不能够残害无辜啊。你看胡静都哭了!就算你看在美女的眼泪的份上,你也应该稍微手下留情啊!”

张武还没说完,杨风就狠狠的瞪了张武一眼,张武顿时意识到自己的立场不对,当下羞愧的低下头,不敢再为胡静说话了。

杨风抬起头,看着胡静哭成泪人。

杨风怀中抱着的月子歌忽然叹息一声:“胡静,杨哥这哪里是在残害无辜啊,分明就是在救你们胡家!”

胡静眼泪流得更多了:“你们在说什么啊?”

胡锦承也是好奇的看着杨风。

月子歌道:“曹雄,刘文,李元朝,曹一剑和胡延平公开截杀我们廷尉府的太尉朱晨。朱晨已死,这个消息很快就传到了廷尉府。现在我们廷尉府的太傅带着两大太尉已经来到青州了。曹氏府,刘文和李元朝的势力已经尽数被诛杀了。可能你们还没得到消息吧。不过马上就有消息传来了!”

月子歌话落瞬间,就有消息传给胡锦承。

“报告胡老,曹氏府被灭满门!”

“报告胡老,崇州李元朝的势力全数被灭!”

“报告胡老,汉州刘文的势力尽数伏诛。出手的人是廷尉府!”

三个消息,几乎在同一时间传入场上每一个人的耳朵。

全场的人都感到一阵腿脚发软,说不出的惊讶:“这就是廷尉府的力量吗?这个诸夏大陆上最强的掘墓门派,隐藏的实力居然强悍到这个地步了。几乎在一夜之间全部诛杀了三个州府的宗门势力!”

“廷尉府……的太傅出面了!”胡锦承仿佛听见了什么极为可怕的事情。身体如遭重击,忍不住的往后连连后退,最后靠在桌子上才站稳。

月子歌的声音继续响起:“你们以为九环侯为何会这么轻易的离开?便是他已经知道了廷尉府太傅出面的消息!”

胡锦承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