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龙岛外。

诸夏几大宗门的人看到真龙殿上点燃了龙油灯,就已经十分紧张了。

天师府张九天,张五阳等人。

阴阳道宗玉祭司,肖平山,大祭司和道元天等人。

圣剑宫独孤白,东门吹雨等人。

昆仑圣境月子歌,九环侯,储君王等人。

婆娑山的一行顶级高手们。

以及诸夏宗门的其他顶级高手,此刻都紧紧的凝望着真龙殿的方向。每个人的心情都十分紧张!

大祭司冷冷道:“时隔二十年,龙油灯再起,这可是不好的兆头啊。莫非杨九鼎真的还要再掀起腥风血雨?”

储君王这时候不以为然的道:“生死门何等强大,二十年前幽冥府在最巅峰的时候都被生死门瞬间碾压。现在幽冥府被追杀二十年,早就不复当年的盛况,已经是苟延残喘了,杨九鼎若还想挑起腥风血雨,那不过找死罢了!”

储君王说话的时候嘴巴都是往上翘的。显示出他内心的极度骄傲!

但是九环侯和大祭司这样老一辈的领域强者却是面露凝重之色。

储君王未曾亲历曾经幽冥府的盛况,自然不知道天高地厚。但是大祭司和九环侯当年都是参与了幽冥府在九重天阶之上的战斗。亲眼见证了那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

他们深深的知道幽冥府的可怕!

人家可是带着幽冥府的人直接冲上九重天阶,扬言要冲击生死门,绞杀天帝!

那是何等的气魄?!

那是何等的实力?!

没有亲历过九重天阶之战的人,根本不明白幽冥府和杨九鼎的可怕!

大祭司道:“储君王,你太无知了。没见过杨九鼎就敢口吐狂言!杨九鼎曾经震惊诸夏,让诸夏所有的宗门都闻风丧胆,谈之变色。虽然他是个大魔头,却也不是你这个小辈可以妄议和藐视的。”

储君王很是不悦:“难道我说的不对吗?杨九鼎再强也不过是个领域高手而已。只不过是大家胆子太小,才刻意夸大了杨九鼎的强大。”

大祭司嗤笑道:“只不过是一个领域高手?储君王,难怪你会被杨风碾压成这般。原来你是这般的狂妄无知!”

储君王很是不爽,正要反驳。

就这个时候——

一股惊天动地的声音从真龙殿传出,冲荡整个真龙岛海域,直奔四五百里的范围。简直如天雷炸响!

“天帝不灭,龙油灯永不枯竭!”

震耳欲聋,大地震动,海水沸腾!

储君王都感觉到脚下的地面在发抖,震得自己的脚底都有点发麻。

储君王顿时惊讶得说不出话来:“这儿距离真龙殿可是足足有几百里之地啊!这是杨九鼎的声音吗?为可以传荡数百里?引起数百里之地的震动和海域摇晃?!!”

周围的其他人也都纷纷惊讶的难以置信。

紧接着第二声传来——天帝不灭,龙油灯永不枯竭!

更是如狂龙出渊,一跃冲出千里海域,沿着海域西去直奔诸夏大陆……

天雷怒吼,大地震动,海啸争鸣!

储君王吓得直接“啪嗒”一声坐在地上,目瞪口呆:“这,这怎么可能……声音油灯光芒传千里之外……这是何等的可怕?”

储君王晓得,就算是境域强者的战斗,最多不过波及方圆三四里之地。波及十里都很难很难!

但是杨九鼎发出来的声音,居然两声就破了千里之遥!

实在是匪夷所思,超出储君王想象的边界。

大祭司这时候冷冷的看了储君王一眼,冷哼道:“你以为能够让整个诸夏江湖为之大动干戈,谈之色变的人物!岂能等闲?通传千里可不是杨九鼎的实力!”

周围的人听了这话,纷纷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就这时候,后面的声音接二连三的爆发出来,声传万里,十万里,波及整个诸夏大陆!

最后一个声音更是如同天地同声——吾杨九鼎,以整个诸夏大陆为身,以亿万苍生为魂,发动无上天机术——今日向天上星辰许愿,向诸夏大陆亿亿万人立誓:天帝不灭,龙油灯永不枯竭!天外诸神亿万星辰,若承我所愿,在吾死后,仍有人可点亮龙油灯!

全场的人只觉脚下大地震动,耳膜都在嗡嗡作响,被压制得说不出话来。

储君王更是心脏都要跳出来了:“这是整个诸夏大陆都在发出共鸣吗?”

大祭司道:“这是诸夏江湖最神秘占星术——大天大星术!这门已经不是奇术,已经不是灵法术,而是无上之圣技。没想到杨九鼎居然找到了这门传说中的圣技。而且还修炼成了!真是可怕啊!”

道元天道:“传闻发动大天大星术,需要覆盖诸夏大陆九十九州,龙油灯光照耀上九重天阶,以诸夏大陆为身,以亿万苍生为魂,向天外亿万星辰发起占星术!这个杨九鼎此次点亮龙油灯,原来有更大的野心,是为了发起超越这世界的大天大星术,向天外星辰发起占星术!就是想测算天帝是否可灭!”

大祭司道:“杨九鼎苟延残喘二十年,原来是在研究占星术,修行大天大星术!就是想在死前求得一个答案!此人真是可怕!居然真的胆敢对抗天帝!如此妖孽数百年来,我们诸夏大陆上也从未出现这样的妖孽!”

道元天道:“是啊!这个杨九鼎被败于九重天阶之下,隐忍二十年,居然锐心不减,反而更加的强盛。真是可怕!”

大祭司道:“不知道这大天大星术是否真的能够突破天帝的生死道,测算出天帝是否可灭?”

肖平山道:“不可能的。天帝就是诸夏大陆的天,根本无人可以抗衡!测算?最强的占星术也不可能测出来的!只不过这个杨九鼎太可怕了!”

大祭司道:“杨九鼎这个人的确太可怕了!我活了一甲子,还从未见过诸夏江湖出现像杨九鼎这么可怕的人……”

道元天双手负背,凝望着真龙山的方向:“别人出手倒也无妨,但是出手的是杨九鼎,那真是令人畏惧!如果测算出天帝可灭的话,那么整个诸夏江湖只怕要开启一个新时代了!”

储君王道:“杨九鼎再度出山!原来就是为了测算天帝是否可以被灭!狼子野心,不自量力!”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