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鸾能够感觉到,杨风经过这一次的变化后,整个人都变得更加锐气内敛。看上去整个人有点冷漠和忧郁,仿佛事事都不关心了。但是实际上杨风心中的锐气更加的锋锐!

气势内敛,恰恰是一种走向更成熟的表现。

大概是杨风意识到自己的渺小和这个江湖的可怕了!

不愿意在不该露锋芒的时候露出自己的锋芒吧。

年少轻狂,终究是年少者。

一路上,杨风都在盘坐,感受着这片广袤的天地。再没有询问青鸾一句话。大概杨风也知道,当自己实力不足的时候,询问再多也是枉然。

当你实力不够的时候,请放低理想。

当你实力足够的时候,请放飞希望。

杨风懂。并且做到了知行合一。

青鸾忽然对这个少年很满意,甚至有点怜悯疼惜。

金鹏鸟进入昆仑山的区域,杨风回头看着来处的真龙岛方向:“总有一天,我会回到真龙岛,重建真龙殿。放飞希望!这一天,一定会到来!一定!”

青鸾默然不语,就这么安静的站在杨风旁边。

青鸾的心中也在呐喊着一句话:我相信你,我等着那一天的到来!

……

昆仑圣境。

星戒宫大摆筵席,庆祝杨九鼎之死。

大门口还拉起了横幅——热烈庆祝杨九鼎大魔头死!

昆仑圣境上下,三宫两院的顶级人物都进入星戒宫参加酒宴,气氛十分欢乐。

非但星戒宫,两院之中也都纷纷摆上了酒席,庆祝杨九鼎的死。包括中央广场的商业街,无数的商铺都摆出了横幅。

为庆祝杨九鼎之死,本店一律打九折!

热烈庆贺杨九鼎之死,本店特别酬谢顾客,冲一万送一万……

……

其实何止是圣剑宫,就连其他宗门,九十九州的大门派都在普天同庆,欢天喜地……

杨风早早的在进入昆仑山杂院的时候就收起了金鹏鸟,和青鸾两人步行上山。

一路上,杨风都见到各种各样的横幅,彩灯。

特别是路过星戒宫的时候,这个气氛更是达到了巅峰。

远远的站在星戒宫外,杨风就感觉到星戒宫里面的欢声笑语,无数对杨九鼎贬斥唾骂嘲讽的声音。

如果在往常,杨风听到这样的讥讽,肯定要忍不住冲上去发飙。但是这一次杨风显得很淡定,连青鸾都惊讶于杨风的淡定。

踌躇良久,杨风叹了口气:“姐姐,我们走吧。”

迈开脚步,穿过星戒宫的大门。眼角的余辉看到,星戒宫广场内的储君王和九环侯显得尤其兴奋,拿着酒杯四处喝酒,好像喜得贵子似的。

青鸾微微道:“门主,这些人暂时得意,忘乎所以,不必放在心上!”

杨风点点头:“我知道,走吧!”

穿过大门,沿着瑶池峰,一点点的顺着山巅的方向走去。

瑶池宫和星戒宫的热闹完全不同,这里安静荒凉。

整个诺达的瑶池宫除了几个守卫外,也就只有卫龙一人在此。至于卫瑶,自从上次离开真龙殿后,就不知所踪。杨风询问卫龙,卫龙也是摇头表示不知道卫瑶的下落。

不过卫龙嘱咐杨风一句:“卫瑶宫主说过,你若回来的话,可以在瑶池宫内的任何地方修行,特别是卫瑶宫主的修行行宫,你可以于其中修行!”

杨风点点头:“多谢卫龙兄,如此我就去行宫修行了!”

卫龙点点头:“请。这位是?”

卫龙狐疑的看着青鸾,似乎觉得面生,略带警惕。

杨风道:“这是我普度门的亲信。青姐姐!现在外面的江湖复杂,我也需要时常和普度门沟通,因此需要一个亲信在身边!卫龙兄不会介意吧?”

卫龙仍旧好奇的打量着青鸾,眼睛里面的好奇之色越发的神色凝重。

杨风微微道:“卫龙兄,莫非有什么不妥之处吗?”

凝望片刻,卫龙挪开目光,随后淡然道:“卫瑶宫主不在的时候,瑶池宫的大小事务便由我卫龙主持!我多留心出入瑶池宫的人也是本职工作。既然是你的亲信,那么我就不方便说什么了。请!”

杨风点点头:“有劳卫龙兄!”

杨风感激的冲卫龙点点头:“卫龙兄,还请你为我这个亲信准备一个靠近我的住处。”

卫龙点头:“好。”

“多谢!”杨风微微抱拳。他深知瑶池宫极少让外人踏足,更极少留外人露宿,也就道元天等人上次在这里住了一晚。除此外储君王九环侯想来这里居住,都没有这个待遇。卫龙同意青鸾居住于此,已经是很大的恩情和信任了。

两人进入卫瑶的修行行宫,看着周围熟悉的地方,杨风感到一股熟悉的味道,心情也慢慢的平静下来。

青鸾环视周围,微微道:“这行宫设置的不错,修行起来的确事半功倍。”

青鸾的评价看起来不高,但是如果联想到她的身份,就知道这评价已经非常高了。要知道她可是幽冥府君上身边的四大法王之一!

修为之强,不知道深厚到何等地步了。

她可是极少称赞一个人,一禺之地。

杨风道:“这是卫瑶老师的修行行宫,法阵和设置自然都是极好的!”

青鸾点点头:“你就在这里修行吧。”

说完,青鸾便转身离开了。

杨风倒也自得安宁,在行宫内盘坐修行。他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如今的心态比以往任何一个时候都要宁静,坚定!

如果说之前杨风修行就很努力的话,那么现在的杨风要努力数倍。

因为杨风没有任何的沾沾自喜。

他深刻的意识到自己实在是太渺小了。

大部分的时间都用在行宫自己修行,有时间就去三宫峡谷和三位太上长老聊天吸收祠堂里的东西。

时间恍惚一周时间过去。

这一天杨风在三宫峡谷内修行,好几次冲击魂通体外都失败了。这倒是让杨风皱起了眉头:“诶?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呢?我感觉经过这段时间的修行,魂法相功已经达到一个巅峰了,积累已经足够,是时候突破了啊,但是为何就始终无法突破魂通体外呢?”

杨风尝试了大半天都失败了,不由得感到几分郁闷:“所谓魂通体外,就是我的灵魂可以通达体外不灭!这和大魂念术有本质区别!大魂念术只是用自己的一点精神用以攻击外面的东西,而魂通体外是要自己整个灵魂都通达体外。这两种恶友本质的区别!难度也是天壤之别!”

大魂念术的攻击,只是一缕。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