宴会场上。

巨大的宴会场摆放着上千张餐桌,足足八九千上万人到场!

齐聚着整个天斗府的顶级人物。

如此盛况,惊天动地!

白秋波穿着一身很喜庆的衣服,接待一个个进入宴会场的客人。

很快,一个个顶级的大人物先后入场。

“斯巴家族族长斯巴战狼到!”

“斯巴家族副族长斯巴冲到!”

“秋家总管秋栢铁到!”

“秋家大长老秋引河到!”

“秋家族长秋尹翔到!”

“……”

一个个顶级人物入场。白秋波恭敬的上前,亲自迎接:“欢迎,欢迎,请大家快快入座!”

崇武也穿着一身华贵的西装,非常有礼貌的迎接众人。

修为达到十七太虚领域的他,脸上的自信和之前都完全不同了,宛若变了一个人一样。

斯巴战狼等人坐在首席位置,微微开口笑道:“崇武这一次在里面可是得到了大机缘啊,未来必定会成为我们天斗城的栋梁之才!像天斗王那般成就惊人”!

崇武微微含笑道:“这都需要诸位的帮忙才行啊。”

斯巴战狼微微点头,很满意崇武这种谦逊的态度。

秋引河等人心情都非常好,开心的喝着酒。

白秋波很快宣布宴会开始:“诸位,今天是我们天斗府的盛会,来这里的都是天斗府的顶级高手,大家族。大家很长时间都没有相聚,这一次天斗王邀请大家来这里喝酒,自然是为了见见诸位老朋友,感谢诸位这么多年对天斗王的支持。这第一杯酒,我代天斗王敬大家,感谢大家的支持!”

白秋波一口饮尽。

毕竟是代表天斗王给大家敬酒,全场每个人都非常给面子,纷纷端起酒杯喝完。

白秋波豪气冲天的道:“除此之外,本次开放斗王焚天场,我们天斗府的斯巴战狼族长,秋引河大长老,以及崇武少主都在里面得到了大机遇。他们实力的增加,就是我们整个天斗府实力的增加。为此,天斗王决定,任命崇武为天斗王府的总督察,代替天斗王监察天斗府内各个地方的事务!让我们共同举杯,庆贺少主升任总督察!”

白秋波高高举起酒杯,十分兴奋的喝完。

全场的人都在震惊之中举杯,一口饮尽。

这是他刚刚收到天斗王传来的决策,他不过就是按照天斗王的决策照本宣科而已。至于天斗王为什么没有第一时间出现在宴会场,白秋波也是不太清楚。

而全场的人喝完酒,都是一真面面相觑。他们很清楚,天斗王升任崇武为总督察,那就是准备大力培养崇武了,当成接班人在培养。这让斯巴家族和秋家都感到很不爽。天斗王选择的接班人居然是崇武。

为何不是他们秋家或者斯巴家族的人?

要知道,在天斗府内,奉行斗场文化,强者为尊,每一代的斗王都是最强的那个斗士当任,可从来没有什么世袭罔替的规矩。

天斗王此举,让他们两大家族,以及周围的无数天才大斗士都感到很不舒服。

白秋波仿佛看出了大家的疑惑,当下大声道:“如今崇武少主已经晋升到了十七太虚领域。在他这个年纪就成为十七太虚领域的,整个天斗府再也没有第二个。因此崇武少主升任总督察是客观的,公正的。如果有年轻人有超越十七太虚领域的,尽管站出来。总督察的位置拱手相让!这是天斗王让我转告大家的原话!”

十七太虚领域!

无数人听到这句话,半晌都说不出话来,保持了沉默。

年纪轻轻就修炼到这个水平的,整个天斗府的确很难找出第二个。

斯巴战狼和秋尹翔都保持沉默了,即便是他们两大家族之中,也没有如此强悍的天才少年。

崇武这时候站了起来:“诸位,我初任总督察,在各个方面还需要大家的支持!”

崇武的态度倒是放的很低,但是无法掩饰他身上展现出来的那股春风得意。

宴会继续进行,不少老朋友重新见面都纷纷互相喝酒。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一个洪亮的声音在全场响起:“天斗王到!”

全场的人如同条件反射一般站了起来,抬头凝望着大门口的方向。只见穿着一身白色衣服,头戴紫金冠的男子从大门口龙行虎步而来。

全场人纷纷抱拳道:“参见天斗王!”

天斗王微微点头,缓缓走到崇武身边,然后冲全场的人压了压双手,全场人这才坐下。天斗王坐落后冲斯巴战狼秋尹翔微微一笑,大家互相寒暄几句,然后便开始吃菜喝酒。

秋尹翔问了一句:“天斗王,冒昧的问一句,秋水怎么没来啊?”

天斗王放下酒杯,微微道:“夫人听闻了锦瑟的死讯,伤心欲绝,已经病倒了!”

秋尹翔倒是没感到吃惊,当日在斗王焚天场的出口,秋水听闻锦瑟死亡的噩耗,当场就气得吐血。那时候秋尹翔都是在场的。

见秋尹翔脸色有些尴尬,天斗王问了一句:“你莫非有什么担心的吗?”

秋尹翔马上道:“没有没有,女人嘛,就那么回事儿。心理承受力差,妹妹的死对秋水的影响虽然很大,但那也不过一时的。病着病着就好了。”

秋尹翔的言语之间,就没有任何担心秋水的意思。

天斗王道:“夫人这次病得很重,如果秋老有什么不放心的可以去见一见。或许以后很难见到了呢。”

秋尹翔道:“夫人是天斗王的正妻,有天斗王在旁照顾,我没什么好担心的。”

天斗王微微点头,没有再说话。

过不久,手下快速来传话:“天斗王,夫人再次病发,怕是到了弥留之际。秋水夫人说想见见她的父亲秋尹翔……”

说到最后,仆人很尴尬的看着天斗王。

天斗王瞥了秋尹翔一眼:“秋老,你也听见了,夫人到了弥留之际。他要见你呢!”

天斗王说的轻描淡写,虽然很有礼貌。但是一双眼神却充满了压迫感,让秋尹翔感到很大的压力。秋尹翔也是老狐狸了,他如何不知道天斗王是不想自己去见秋水。

秋尹翔沉声道:“夫人是天斗王的正妻,这是天斗王的家事,我就不去见了。再说,秋水自有自己的福缘,我相信她一定能够度过难关!”

天斗王微微点头:“既然秋老不愿意去见夫人,那么就不见吧。回去告诉夫人,就说秋老无意见她,让她好好的静养,等宴会结束后,我去看望她。”

后半句话,是对手下说的。

手下恭敬的道:“是。我这就去回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