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答~”

冷汗,顺着崇武的脸颊不断的往下掉。他全身的衣服都湿透了!

心跳更是直奔两百以上。浑身毛骨悚然,哆嗦发抖!

他知道,天斗王已经不是第一次对自己的儿子动手了。曾经就有一个儿子因为欺骗了天斗王,结果被天斗王当众斩杀,毫不留情!

天斗王发起怒来,六亲不认!

那一次天斗王斩杀前一个儿子的时候,崇武就在场观看。那种恐惧的感觉,让他至今都感到害怕。

现在天斗王的剑锋直指着崇武,崇武的思绪仿佛回到了从前的那个场景,魂飞魄散!

他的上下两排牙齿互相哆嗦着,打颤,好半晌都无法保持稳定。

“我,我说……”崇武的斗志都涣散了,完全被恐惧所震慑。

便是这个时候,白秋波的声音传入崇武的脑海之中:“少主,千万不能说实情。不管天斗王知道不知道实情,你都不能说出来。一旦你说出来你我都死定了。如果你死咬着之前的说法不松口,尚且有一线生机!”

崇武咬着牙,精神的承受力已经达到极限了!

他要疯掉了!

白秋波的声音继续传来:“天斗王虽然憎恨欺骗的人,但是他更讨厌手下的人懦弱无能。你既然欺骗了就欺骗到底,如此天斗王可能还敬重你的勇气很胆魄。但是如果被他的神威所慑服,连坚持谎言的勇气都没有。那就是他心中最讨厌的懦弱无能的人。那时候你兼顾欺骗和无能懦弱两大问题,必死无疑!”

白秋波说的每一个字,都在崇武的心中炸裂,严重的拷问着崇武的灵魂!

每一个字都似乎挣扎!

“少主,听我一句劝,要想活命,就坚持之前的谎言!已经撒谎了,那就坚持到底!搏一线生机!”白秋波最后传音。

这声音在崇武的心中引起惊天海浪。

天斗王这时候继续咆哮一声:“你连面对我说话的勇气都没有了吗?说啊!”

声东如雷,地面都炸裂了!

崇武一咬牙:“斗王焚天场里面发生的事情就如同我之前说的那样,我和白叔先抢到了血炎,但是杨风对我们偷袭下手……”’

崇武忍者滴血一般的心疼,把之前的讲述重新复述了一遍。

天斗王咆哮一声:“一派胡言。凭你和白秋波怎么可能得到血炎?当初连我都没办法得到血炎,还差点死在血炎之中,你们何德何能?”

“天斗王,事情是这样的……”白秋波这时候想要站出来解释。

结果天斗王咆哮道:“你给我闭嘴!我要他说!”

崇武浑身发抖得更厉害了:“当时我也感到奇怪,但是白叔用太虚元胎果的药力稀释了血炎的功效,这才把血炎焰心拿到手!”

天斗王冷然道:“你确定?”

崇武强忍着哆嗦的嘴巴,狠声道:“我确定!”

天斗王道:“我现在最后问你一遍,斗王焚天场内发生的事情是否如你刚才所言?我会去调查此事,如果发现事实和你说的不同,你就等死吧!”

崇武伏在地上:“我崇武说的句句属实,还请父亲去核查!”

说完,崇武再也不敢移动身体,生怕长剑会刺穿他的喉咙!

整个会客厅冷冰冰的,落针可闻。

良久后,长剑忽然发出争鸣生,划过崇武的脖子,留下一条轻微的擦口,鲜血顺着伤口滑落下来。

崇武整个人都惊魂未定,伸手抹了把自己的脖子,发现伤口不深。

长剑略过脖子,冲出数百米外,把一道墙都给击碎了,最后钉在一颗大树上,大半个剑身都没入了躯干之中,露出来的剑身还在不断的摇晃,发出“嗡嗡嗡”的声音。

“但愿你记住今天的话!”天斗王冷冷出声,然后转身离开。

当天斗王走出会客厅的那个瞬间,崇武只觉自己的魂都丢了,整个人虚脱的倒在地上,冷汗直流。

白秋波这时候也松了口气,来到崇武身前,恭敬的抱拳道:“恭喜少主!”

崇武过了好半晌才稍微缓过神来,开口道:“白叔你这是干什么,我死里逃生,何来恭喜。”

白秋波道:“天斗王应该是知道实情的真相,刚刚不过是在试探你这个儿子能不能堪当大任。恭喜少主,你已经得到天斗王的认可了。接下来天斗王会真正的重用你!你的未来,一片坦途。两天之后的宴会场上,估计天斗王就会对你委以重任了!”

崇武半信半疑,但还是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激动:“是吗?那我可要好好的期待了!”

……

天斗王住处,私下的书房。

曾兴恭敬的站在天斗王的书桌旁边。

天斗王翻看着一份资料,凝而不决,手中拿着签名的笔,始终无法下笔。

曾兴恭敬的道:“天斗王,你有何吩咐?”

天斗王道:“曾兴,你觉得崇武怎样?”

曾兴道:“少主年少有为,是天斗府内年轻一代中最顶级的天才少年。他的光芒,天斗府内无人可以媲美。是我们天斗王府未来的栋梁!”

曾兴说的很笃定。

天斗王点点头:“既然你都这么说,那么我交给你一个任务!”

天斗王在签名的地方落笔,然后把文件交给曾兴:“这是我天斗王府陨石军团的调令!你调动三十名军团战士,前往斗王焚天场!”

曾兴接过这分文件,整个人如负重千斤:“陨石军团乃是天斗王府的王牌军团,里面集合着的都是陨石级别的大斗士。不到万不得已万万不会调动,只有当年道元天和高剑阳来这里的时候才调动过。如今为何要调动这么大的军团,到底发生了什么?”

天斗王冷冷道:“去斗王焚天场,斩杀秋锦瑟,杨风和血玲珑!这三个人,必须永久的消失在世界上!”

曾兴整个人都大吃一惊:“什么?少主和白秋波不是说他们已经死了吗?”

天斗王道:“这你就别问了,你按照我说的去做就是了。记住了,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他们三个人都必须死!”

曾兴不敢再问,恭敬的抱拳道:“是,天斗王。我一定不辜负您的嘱托!”

说完,曾兴拿着调令快速的离开了。

天斗王双手负背,站在床边凝望着窗外的风景,喃喃自语的道:“崇武啊崇武,你撒的这个谎,可是惹下大患了。为父念在你有胆魄把谎言掩盖到底的这份上,选择重用你。为此,我必须为你圆谎。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