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风在短短一天之内,从第三太虚领域,连续突破到十二太虚领域!

这样疯狂的进步,放眼整个天斗府,甚至整个诸夏大陆都是奇迹般的存在!

不错,这就是一个奇迹!

疯狂的奇迹!

虽然这要得益于太虚元胎果和芭蕉胎元这样顶级的灵药催动,更有咕噜金象这种青帝的坐骑帮助炼化吸收……但是根本上还是在于杨风自己的道心和肉身足够强大,杨风过往经历的所有事情,导致杨风有了足够的心里和觉悟上的积累。

所有的外力,都是在辅助内力厚积薄发!

廷尉府的经历,极大的淬炼了杨风心境!

后来在青州发生的事情,也让杨风产生了无数的淬炼。特别是到了天斗府,几个月的斗场决斗,一次次的生死决斗,更是让杨风的斗志不断地燃烧!

无数的淬炼,这才有了今日的厚积薄发!

任何一个人在一天之内连续破九个太虚领域,难免比较飘。

杨风也不例外!

面对咕噜金象的提问,杨风甚至没有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的,直接道:“这不是你说的吗?莫非有什么问题?”

咕噜金象非常无语:“杨风小子,你好狂啊。连问都不问青魔的来历,就扬言要去和青魔干架。你知道青魔是什么而来头吗?”

杨风躺在地上,哼着小曲儿:“管他青魔什么来头,这不是还有你么!”

咕噜金象大惊:“你和青魔干架,和我有什么关系?”

杨风不以为然道:“这不是有你罩着我吗。”

咕噜金象道:“我是我你是你,我平时很忙的。而且说句不好听的,你的灵肉太弱小了,我待在这个地方简直浑身都不自在,有点蜷缩的感觉。太特麽憋屈了。在这样的环境之下,我需要保持长时间的沉睡才能够活得更久,否则我迟早会被弱小的你活活憋死!”

杨风道:“你这有点夸张了吧?”

咕噜金象道:“一点都不夸张。”

杨风一脸的无所谓:“好了好了,赶紧说说青魔的事情吧。青魔特麽的谁啊,居然能入得了你的法眼?”

咕噜金象道:“我能够感觉到,距离这里最近的一处群妖乱舞的山脉就是大青山,大青山的居住着数以万计的强大异兽,其中以青魔为首。青魔曾经是炎魔的死对头。只是不知道怎么搞的,炎魔居然和范长青这种家伙搞在一起,还死掉了,这就十分蹊跷了。”

杨风道:“你什么意思?”

咕噜金象道:“炎魔何等强大,天地孕育而生,更是血炎的寄宿载体。凭借范长青这种货色,是万万不可能和炎魔同归于尽的。这其中肯定有什么蹊跷的地方。”

杨风沉思道:“你是说,青魔可能参与了这件事情?”

咕噜金象道:“没错,距离这最近的就是大青山的青魔,而且青魔又是炎魔的死对头,两个家伙天天争地盘,争名气。”

杨风道:“青魔和炎魔还争地盘呢?这有什么好争的?”

咕噜金象道:“这你就不知道了,斗魔大森林是个广袤的森林,占地面积是天斗府的几十倍。其中俨然形成了一个讲等级森严的异兽江湖。其中的异兽自然也是有很大的争端。特别是领主级别的大异兽之间,彼此为了争夺领地,争夺名声,争夺生存资源大打出手。其中炎魔的领地是大炎山,和大青山遥遥相对,是两个相邻的领地,他们之间的争斗尤其凶悍!若非青魔出手,凭借范长青又如何能够弄死炎魔!”

杨风越听越吃惊:“诶,我说前辈,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啊?没记错的话你也是第一次来斗魔大森林吧。”

咕噜金象冷哼道:“我知道的东西比你多太多了!当年我跟着青帝就来到过斗魔大森林,还会见过斗魔大森林的森林之王!当初我们也路过大青山和大炎山,知道这两个领地之间的世代恩怨。”

杨风听了,感到无比的兴趣:“哇瑟,前辈你不得了啊。你在十万年前就跟随青帝来过斗魔大森林啊。还见过森林之王?”

咕噜金象道:“废话,当年青帝王天下,踏遍了整个诸夏大陆。来过斗魔大森林又算什么。”

杨风道:“你之前来这里,已经是十万年前的事情了。就算是青魔和炎魔也活不了那么长的时间吧?”

咕噜金象道:“没错。但是大青山的异兽也会世代繁衍啊,大炎山也是一样。上一代青魔死亡,那就会有下一代青魔诞生。”

杨风道:“行啊,那么我们去拜会一下大青山的青魔?”

咕噜金象道:“你要是不怕死的话,那么你就去吧。我不阻拦你!”

杨风站起身来,拍拍屁股:“好啊,那我们就去拜会一下青魔吧。”

咕噜金象忽然沉睡了,不知道是不是懒得和杨风说话,还是对杨风真的很无语了。

杨风凝望着熔岩湖,眺望着大青山的方向,目光里面闪烁着精悍的光芒。

这时候,血玲珑快速的从外面跑了过来:“杨哥!你在呢,我正要找你啊。”

杨风看到血玲珑显得很开心,微微笑道:“玲珑,你来了。找到出路了吗?”

血玲珑摇头,把事情的经过详细的讲述了一遍,最后道:“杨哥,你现在快跟我走一趟!”

“什么?天斗王派出了天斗王府的王牌军团?要杀我们灭口?!”杨风顿时暴跳如雷。

血玲珑笃定的道:“锦瑟姐姐说得很清楚,陨石军团是天斗王府压箱底的王牌军团,一般情况下从来不会出动。最近一些年里,也就曾经为了对付高剑阳和道元天的时候出动过。要想调动陨石军团,必须要有天斗王的亲笔签名的调令才行!”

顿了顿,血玲珑道:“所以,这一定是天斗王的意思,天斗王要杀人灭口!”

“好一个天斗王!!”杨风咬着牙,从牙缝里面蹦出一个又一个的字:“之前白秋波和崇武对我下杀手,差点把我封死在擂台上。还差点害死你们。那一次在焚天火池,我就是念及天斗王对我有恩,才没有对他们下杀手,放了他们一马!我甚至还以为天斗王可能是仁慈的,并未杀我们的意思。但是现在看来,我是看错了人。天斗王才是那个最狡猾的狐狸!”

血玲珑冷冷道:“不错!”

杨风握紧拳头:“天斗王才是那只隐藏得最深的老狐狸!!!”

血玲珑道:“锦瑟姐姐说了,当初道元天和高剑阳也差点死在天斗王的手上。只不过这两个年少天才的修为太高了,最后才逃出生天!如今天斗王调动陨石军团对付我们,显然是要拿当初对付高剑阳和道元天的那一套,来对付我们!”

杨风道:“快带我去找锦瑟,走!”

……

再次见到秋锦瑟的时候,是在斗王焚天场的边界上。

只见秋锦瑟独自站在那儿。

而在秋锦瑟的对面,站着曾兴,重伤的李成,还有另外十名穿着战甲的陨石级别大斗士。他们手上都拿着一杆长枪,锋锐的枪头直指秋锦瑟。

然而秋锦瑟面对这些人的对立,一点儿都不惊慌,反而有一种闲庭散步的轻松。

“锦瑟!”

杨风快速上前,站在锦瑟旁边。

血玲珑也跟了上来,站在杨风身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