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血玲珑跟着秋锦瑟外出寻找出口。

已经出去半天的时间了,奈何两个人还在林子里面转悠。

林子周围的灵气很浓郁甚至干扰了周围的磁场,除了能够根据太阳和月亮以及星辰来辨别东南西北外,什么信息都无法获取。

两人在林子里面耗了大半天,也没找到什么出入,反而有些迷路了。

血玲珑略显纳闷:“这个斗魔大森林还真是诡异啊,我们明明是一路往南走,为何还是不断的在深入斗魔大森林呢?”

秋锦瑟也是感到纳闷:“我也觉得好奇。我们是在斗王焚天场里面一路向北,这才突破斗王焚天场的边界,进入斗魔大森林的。按照这个来推论,只要我们逆着走,一路向南。应该可以走出斗魔大森林才是啊。为何越往南走,反而越加深入斗魔大森林呢?”

血玲珑道:“我感觉我们进入了一个错误的圈子。这样下去太危险了。刚刚就碰到了太虚弧的顶级异兽。还好被你杀了。但是再深入的话,可能遇到多头太虚弧的异兽,甚至可能遇到太虚牙级别的异兽。”

秋锦瑟也停了下来,微微道:“的确诡异,附近隐藏着很多飞行类的异兽,一旦我们升空飞行,就太过注目了,一群的飞行异兽会冲上来绞杀我们。刚才我们飞了一次,险些遇到危险了!飞行离开这片区域是行不通的。可即便是刚刚我们来到千米上空,放眼望去周围都是一望无际的斗魔大森林,我们无论从哪个方向走,都是在深入斗魔大森林的深处。好像……我们这个地方,本来就处于斗魔大森林的中间了?这是怎么回事?”

血玲珑越听越加吃惊,声音都有点沙哑:“听起来越加的可怕了!”

秋锦瑟灵光一闪,道:“有没有可能你说的是对的,我们就是处在斗魔大森林的中间,或者说整个斗王焚天场就处于斗魔大森林的中间位置。唯一的出口就是斗王焚天场的那个空间结界通道?”

这话一出,启发了血玲珑。

血玲珑只=感到一股无边的冷意,从四面八方碾压而来,让她的骨头都感到分外的冰冷:“你说的很可能就是真的。之前白秋波和崇武见我们往斗王焚天场的边界外逃亡,都没有追过来。就是因为他们知道,只要我们离开斗王焚天场的边界,无论从哪个方向跑,都不可能跑出斗魔大森林。因为这本身就处在斗魔森林的中间!”

秋锦瑟都感到一股说不出的凉意:“如果真是这样,那事情就麻烦了。恐怕我们还是要回到斗王焚天场才有可能找到活路!”

血玲珑道:“能回去吗?”

秋锦瑟道:“能。斗王焚天场和斗魔大森林接壤的那个空间边界很脆弱,微乎其微。我们可以轻松的跨越边界回去!”

血玲珑问:“那回去之后呢?天斗王铁了心要弄死我们,关闭了来处的通道出口!”

秋锦瑟顿时眉头皱起,眼神垂下,长叹一声:“天斗王,没想到你居然这么狠辣!之前倒是我看错你了。就你这样的人,如何配得上我的秋水姐姐。等我回去,一定要告诉秋水姐姐真相。你配不上秋水姐姐的一片痴情!”

血玲珑在一块大树的树根上坐下来,沉默不语,心情很不好。

秋锦瑟也是感到上天无门,心情很不好,最后咬了咬牙:“我们继续往前走走,找一头异兽询问一下。我们绝对不能被困死在这里!实在不行,我也不是没有办法!”

血玲珑都很佩服秋锦瑟坚持不懈的这股气劲,当下不忍心打击秋锦瑟,起身配合道:“好,我们继续找找。与其困死在这里,倒不如放手一搏!”

秋锦瑟道:“没错!走吧!”

……

这时候,斗王焚天场和斗魔大森林接壤的边界之地。

三十名清一色的陨石级别大斗士,站在曾兴身后。

曾兴站在边界上,看着那个石碑,陷入了沉默之中:“再往前走,就是斗魔大森林了。杨风,秋锦瑟和血玲珑三个人多半是进入斗魔大森林了!”

这时候一个穿着将军战甲的男子开口道:“不错,我们找遍了整个斗王焚天场,都没能找到杨风他们三个人的尸体。可见他们是躲进斗魔大森林了。他们应该知道通道关闭,想要从斗魔大森林里面寻找出口。大总管,现在我们怎么办?”

曾兴道:“李将军,天斗王交代下来,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一定要杀死他们三个人,带着他们三人的人头回去,我们的任务方才完成!现在你说怎么办?”

李将军道:“我以为杨风他们三个人只要进入斗魔大森林,那就绝对不可能活着出来。他们要么死在斗魔大森林,如果没死的话,最终也会回到这里避难。毕竟这里处于斗魔大森林五千里深处。离这里最近的森林边界也在五千里之外。他们根本没有能力穿过五千里离开斗魔大森林。”

曾兴道:“你说的也不无道理啊。但是这一次天斗王志在必得,杨风他们必须死。我们也必须拿着三个人的人头回去交差。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我们需要把事情做的稳妥一些!”

李将军道:“既然这样的话,那么我们就兵分两路,我带着二十个人进入斗魔大森林去寻找他们的下落,一旦发现,格杀勿论。大总管你留在这里,万一杨风们回来避难,即刻击杀!”

曾兴道:“好,我也有这个意思!”

李将军挑选了二十个精兵强将,大手一挥:“大总管,我先走了!这里的一切就拜托总管了!”

曾兴恭敬的抱拳:“斗魔大森林里危险万分,还请李成将军万分小心,一切拜托。”

李成也微微抱拳,算是打过招呼,随后带着二十个手下快速的离开!

二十多个人行军速度很快,几乎化成了一道道的影子,一晃就进入了森林之中。

曾兴双手负背,凝望着前方,喃喃道:“杨风啊杨风,锦瑟啊锦瑟,只怪你们和崇武过不去了。就算崇武的修为不如你们,但是崇武毕竟是少主。还是天斗王如今大力栽培的少主,少主的身份,岂是你们可以随意欺凌对抗的?对抗了,就要付出死亡的代价!”

曾兴一脸老神在在,仿佛看到了他们三人死亡的下场似的。

……

话说杨风这时候还站在山壁上,期待的看着熔岩湖的方向。

虽然相隔甚远,但是杨风仍旧感觉到熔岩湖之下传来的能量波动,间接的显示出小黑在下面正在经历波澜壮阔的经历。

过不久,五头火焰芭蕉狐从熔岩湖之下冲天而起,攻击小黑!

“轰轰轰~”

每一头火焰芭蕉狐都带着凶悍的杀伐之气。但是作用在小黑身上后,似乎都不是那么的有效。小黑身外凭借鳞甲的防御就能够防御火焰芭蕉狐的一切攻击!

它的身躯很小,不过丈许!

一头暗金色的小金龙!

却停留在半空,任凭火焰芭蕉狐的攻击降临身上,它如同挠痒痒一般的感到舒畅:“哇呜,还真是畅快啊。你们继续攻击吧。给我挠痒痒的感觉真是不错!再来啊!”

五头芭蕉狐分别攻击力上百次,结果小黑仍旧无动于衷,反而很畅快的大笑不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