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风的话,让全场的人都目瞪口呆。

刘子卿公开忤逆叶问天,大家都觉得刘子卿已经死定了。

现在刘子卿的男朋友居然站出来,支持刘子卿,再次公开忤逆叶问天!

“疯了,真是疯了!这个少年也就二十岁出头,居然胆敢站出来数落叶问天的不是!”

“不过这少年好强啊,居然也达到了金丹修为,也的确可怕啊。不过他以为这样就可以公开对抗叶问天了么?似乎还是太天真了!”

“……”

刘子卿本以为自己要死了,也做好了心理准备。方才看着叶问天打出的金丹之刀驾临,她都以为要挂掉了。她也没有想到杨风会出手,而且很轻松的就化解了金丹之刀。

刘子卿松了口气,冲杨风递过去一个感激的眼神。

杨风微微点头,负着双手,凝望叶问天。

叶雄文冷冷道:“你是什么东西?也配污蔑我父亲?!”

“污蔑?”杨风冷冷道:“你父亲还没资格让我污蔑!我就是批评他两句而已。”

“批评?哈哈哈,你真是疯了。居然狂妄的认为有资格批评我父亲?哈哈哈……你特麽的算个什么东西!”叶雄文冷冷道:“你这是要和我叶家为敌吗?”

杨风摇摇头:“我对你们叶家并无兴趣!一群太监之辈,我实在懒得和你们浪费时间,子卿,我们离开这里!”

杨风拉着刘子卿的手,一点点的朝大门口走去。

刚走出几步,叶雄文忽然咆哮道:“你给我站住!”

杨风没有理会,继续往前走。

叶雄文道:“杨风,你把我叶家当什么人了,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吗?!”

杨风微微停下脚步:“哦,那你是要留我下来吗?”

“李三强,这是们李家的地盘!你就这样看着杨风在这里作威作福,任凭他们污蔑我父亲?!”叶雄文冷冷道:“你还是不是我父亲的总教头了?”

李三强面色红润,这时候站了出来:“刘子卿,你们太无知狂妄了。居然逼迫大帅收回城命,公开藐视我们大帅的威严!现在居然发展到污蔑大帅是太监的份上。我身为叶帅的总教头,此刻若不灭了你,还如何对得起我总教头的身份?!”

说完,李三强一跃而起,挡在了杨风身前:“刘子卿,做过的事,就要付出代价。你以下犯上,今天我只能杀了你。以正叶州的纲纪。也震叶帅的威严!”

刘子卿忽然甩开杨风的手:“杨风,今天的事情是我做的,我一人做事一人当,哪怕是死,我也会自己承担这个后果!我早就知道我的命运,这些话在我心中憋了太久太久,我要是再不说出来,只怕我要被逼疯了!杨风,你走吧,我不想连累你!”

说完,刘子卿松开杨风的手,站在身前对上李三强的目光,冷笑道:“李三强,我觉得你很可怜。他叶问天不过就是个太监,为了跟随苏金水学习无上的功夫,自宫了。他有什么资格统治叶州?有什么资格担任兵马大元帅?大家心中不服,但是你却不敢说出来,过的很憋屈吧?哈哈哈,你是不是也打算有朝一日自宫啊,跟着叶问天学习无上的武功啊?”

“你放肆!冥顽不灵。我现在绝不饶你!”李三强咆哮一声,身上顿时涌现出一股股的金色光芒,可怕的狼烟之气冲天而起,直上青云。

追云逐日,压得全场人都说不出话来。

“这就是金丹高手的可怕吗?简直如同太阳一样的血气释放出来!让人不敢直视!”

“好强的气息,整个李府都在这股力量的笼罩之下,仿佛只要李三强微微一动,整个李府都要化成灰烬!这么强的气息,我都还是第一次见到呢!”

“……”

随着李三强身上的气息越来越强,全场的人越发的吃惊了。

刘子卿闭着眼睛,一副赴死的决心:“父亲,我对不起你了!女儿这就要死了!”

全场一片惊呼。

眼看李三强就要出手,杨风这时候忽然叹了口气,转身看着刘基,淡然道:“刘基!”

刘基道:“杨门主,有何话要说?”

杨风道:“我给你个机会——你臣服我,我为你灭了李家,灭了叶问天。叶州之地由你暂领,从此你为我普渡门的人。如何?”

刘基大吃一惊,没想到杨风居然胆敢当着叶问天和李三强的面,说出这么大逆不道的事情!

这是公开要攻打叶问天的征兆啊。

杨风不过就是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少年,有这么大的能力吗?

刘基全身虎躯一震。

刘申阳道:“父亲,万万不可啊。杨风不过就是一个毛头小子,虽然也破了金丹,但是不知道他用什么方法破的,又岂能是李三强和叶问天的对手。这是以卵击石!我们要是跟着杨风这么做了,那就是自找死路,我们刘家几十年的基业都要毁于一旦!”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