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雄文原本还信誓旦旦的认为杨风死定了!

坐在叶雄文旁边的李茜儿和李纯两个人也都一脸傲然的看着杨风,仿佛在看一场戏似的。李纯蔑视道:“这个刘子卿,我一直还以为他是个办事稳重的人,没想到也如此不知天高地厚,这一次连着他父亲都死定了!”

李茜儿马上道:“不错!刘子卿和刘基太不知道天高地厚了。胆敢公开逆反叶帅,刘家完蛋了!”

李纯道:“可不是么,我们只需要好好的在这里等着杨风和刘基被斩杀的下场吧!胆敢逆反叶帅,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叶雄文冷然道:“不错。胆敢违逆我父亲,那就是找死!等着吧,李三强一定会把杨风的脑袋给拧下来……”

叶雄文的话还没说完,李三强的身体就被杨风的拳头给打穿了。

接下来死在众目睽睽之下。

死了!

叶雄文顺势站了起来:“什么?李三强被一拳打死了?!那不过就是杨风随手的一个拳头啊。就死了?!!”

“父亲!”李纯和李茜儿这时候同时站了起来,快步跑向李三强,结果只看到李三强的尸体。

“父亲!!”

李茜儿和李纯两个人疯狂的大叫着,撕心裂肺。

刘申阳和刘子卿两个人也都看的目瞪口呆。心中掀起惊涛骇浪——这可是总教头啊,居然就被杨风这么轻描淡写的一拳给打死了?从头到尾,杨风似乎都没有有怎么尽力,只是随意一拳,便打死了李三强!

如此实力,怎能叫人不心惊?

联想到刚刚杨风说的话,两人这才意识到,杨风的修为居然已经达到如此可怕的地步了!

便是父亲刘基,也未必是杨风的对手啊!

但是联想到接下来的叶问天,两人又心生担忧。叶问天乃是叶城的自强者,接下来必然会出手,到时候杨风还能是叶问天的对手吗?如果不是他之敌的话,只怕前功尽弃。

刘基虽然也有这样的想法,但是刘基毕竟是过来人,骠骑将军,心志之坚定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拟的。只见刘基的眼神此刻越发的坚定了。

叶问天这时候忍不住站了起来,凝声道:“杨风,你好大的本事啊。当着我的面杀了李三强。你这是在公开挑衅我叶问天!”

说完,叶问天一步步的走向杨风:“今天云本是李茜儿的生日宴会,是个好日子。但是全被你搅合了,现在我送你去下地狱如何!”

杨风负着双手,冷然道:“叶问天,方才子卿只是要你收回城命即可。没想到你居然拒绝了。所以我改了主意,决心联合刘基,除去你这个祸患!”

叶问天仰天大笑:“哈哈哈,真是笑话。我乃是楼兰王国的兵马大元帅,九千岁的义子。我很早就开始跟随九千岁学习《日月光明典》。虽然自宫了,但是我练成了日月光明典。日月光明典才是至高无上的武功。你又算什么东西,胆敢说除掉我?”

不等杨风开口说话,刘子卿这时候小声道:“杨风,日月光明典是楼兰国仅次于国王的无上功法。除了将臣拳钢之外,无人可以抵挡!”

刘基提醒道:“是啊。日月光明典是处于阴阳中间的一股力量,不阴不阳,又是极阴极阳。需要自宫的人才能够修炼,这才是九千岁的无上武功!我没有见过九千岁出手,但是我见过叶天问出手。日月光明典的确威力非同寻常!自从叶问天跟随九千岁修行之后,三年之内修为就暴涨到实丹境界。五年之后进入银纹境界,十年成就金丹。从此位列兵马大元帅,败尽楼兰王国年青一代的无数高手!深受九千岁和国王的喜爱!”

听到这话,杨风也是吃惊不小,学习日月光明典,三年进实丹,五年进银纹实丹,十年成就金丹。问遍整个楼兰国,这样的天才也很少见!

叶问天一脸傲然:“杨风,你是不是害怕了?哈哈哈。刚刚刘基说的只不过是我传说的一部分!要是你听完我的故事,指不定要吓尿了!”

杨风淡然道:“我乃是普渡门杨风。你也不过就是我一路西行路上的垫脚石!今日,拿你的鲜血,为我拉开决战拳钢的序幕吧!”

什么传说,什么故事,杨风似乎一点都不在意。

只见杨风踏出一步:“什么传说,什么故事,什么日月光明典……在我眼里不过浮云而已。我只知道一件事——今日我要你死,你就得死!”

杨风缓缓前行:“刘基,现在请你立刻封锁整个叶城。任何人不得外出,否则杀无赦!”

“是!”刘基恭敬的点头,然后冲吴道子点头,吴道子即刻开始调兵遣将。

杨风这才松了口气,凝望着叶问天:“叶问天,叶家该消失了!”

“狂妄自大。不见日月光明典,不知它的厉害!今日就让你这井底之蛙见识一下这门至高无上的武功吧!挑衅我叶家,终究是一个笑话,自取灭亡!”叶问天忽然两手一合,身上金光闪烁!

“嗡嗡嗡~”

一股金光升腾而起,化成狼烟之气,激荡周空。

比刚刚李三强的金光何止凝炼了数倍?

金光耀眼,亮极刺目!

降丹巅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