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申阳的情绪非常激动,似乎有几分责怪刘基的味道。

刘子卿则是稍微坚定一些:“哥,你就被说这些没用的了。父亲既然做出了,我们现在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辅佐父亲把这个决定贯彻到底!”

刘申阳瞪着刘子卿,嘶吼道:“贯彻个屁!现在杨风都要死了,我们还拿什么去贯彻父亲的决定啊。叶问天的日月光明典是如此的强大。根本就不是我们能够对抗的。我看当务之急还是赶快认输投降吧。这样还可以让我们刘家保存下来,继续延绵下去。否则,以叶问天的残忍,我们刘家就要被灭族啊!”

此话一出,刘基直接一巴掌拍在刘申阳身上,咆哮道:“放肆,我什么时候生出你这么个儿子?大战在即,你居然轻言放弃,还敢妄言投降。你身上哪点像我刘基!“

刘申阳没想到父亲真的会打自己,而且是当着天下人这么多人的面。顿时有点懵比,随后捂着脸,坐在地上疯狂的大笑道:“好啊,刘基,你特麽要去找死,我拉着你你还打我?我这都是为了你好,为了我们刘家好。我做错了什么?”

刘基气急,冷笑道:“你给我滚!滚得越远越好!”

“好,这可是你让我滚的。我现在就去投靠叶帅!你们想死,我不奉陪了。但是我已经尽了一个做儿子的本分,我也想拉着你们不去送死,但是你们自己要去的。我们父子情分已尽!”刘申阳当下快速的爬起身,快速的来到前方的叶修含和叶雄文身边,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叶修含堂主,叶雄文,我刘申阳愿意切断和刘基的父子关系,投靠你们叶家。还请你们叶家不要让我死!”

叶雄文和叶修含都微微吃惊,甚是欢喜。

叶雄文一副高高在上的神色,微微道:“好,欢迎啊。从此以后你就是我叶家的手下了。只要你像狗一样对我们叶家忠诚,我们叶家也一定会善待你的!”

刘申阳伏在地上,颤抖道:“多谢少帅。少帅不杀之恩,刘申阳铭记在心!”

叶雄文顿时意气风发的冲远处的刘基咆哮道:“刘基,你看看你的好儿子,都投降了!你还要做无谓的反抗吗?”

刘基面色一脸通红,此刻居然直接气得吐血。自己最亲的儿子居然公开和自己切断父子关系,投靠了叶问天!他这个做父亲的,岂能不心凉?

刘申阳这时候也冲刘基和刘子卿道:“你们两个吃里扒外的东西,少帅让你们投降,你们为何还不效仿我?你看我投靠少帅之后,少帅非但没有杀我,反而还善待我。你们两个快快投降吧!”

“逆子,你这个逆子!”刘基一边吐血,一边咆哮着。

叶雄文一脸的笑意,冷傲道:“刘基,你还要冥顽不灵做无谓的抵抗吗?”

刘子卿大声道:“叶雄文,你别做梦了。我父亲一生征战沙场,保四海平安。什么时候向敌人屈服过?”

“好啊,你们不投降的那就休怪本少帅对你儿子不客气了!”叶雄文顿时拿出一把长剑,架在刘申阳的脖子上:“刘基,我最后问一遍,你投不投降?不投降的话,那我可保证不了你儿子的安全!”

眼神之间,充满了狡黠的笑意。

刘申阳都懵比了:“少帅,你刚刚不是说不杀我吗?怎么现在你出尔反尔了?”

叶雄文冷然笑道:“刘申阳,你真是个傻比。战场之上,兵不厌诈,这个道理你都不知道吗?你们刘家上下都敢公开造反,我们岂容得下你们刘家?自从你父亲刘基选择和杨风站在一起的时候,就注定了李家满门都要死。包括你也不例外!”

刘申阳战战兢兢,连忙道:“可是我已经和刘基那个王巴蛋断绝父子关系了啊。我和刘家再无半点瓜葛了少帅,请你明鉴啊!”

叶雄文这时候冷冷大笑:“哈哈哈,刘申阳,你还真是天真啊!你身上流着的都是刘家的血脉,你以为讲你三言两语就能够撇清关系吗?别做梦了!“

“咔嚓~”

叶雄文的长剑刺破刘申阳的皮肤,鲜血顺着剑锋流淌下来,叶雄文大声道:“刘基,我再给你最后一个机会。你若投降,我可以放了刘申阳。否则,我就当着你的面杀了他!”

刘申阳浑身都在发抖,心中已经不知道骂了刘申阳这个傻比多少遍了。但是他也知道,这个时候骂再多也无济于事了。

“刘基,你还不快投降!”叶雄文的长剑又刺得更深一些,鲜血大量的流出来。

刘申阳完全吓呆了,当下伏在地上疯狂的嘶吼着:“刘基,我是你的儿子,你还不快救救我。投降啊!再不投降我就要死了!”

刘基颤抖的厉害,双膝都开始弯曲。

便是这时候,伏在地上的杨风忽然屈指一弹。

也不见半空有什么变化,叶雄文身体忽然就着火了!

“啊啊~这是什么东西啊!!”叶雄文身体的火焰越来越大,最后直接化成了血色的火焰,消失不见了!

死了!

连同他手上握着的长剑也被烧成了灰烬。

“少帅!”

叶修含,李纯和李茜儿快速冲上前,想要阻拦,但是燃烧的速度太快了,前后也就一个呼吸的时间。当他们赶到叶雄文身边的时候,叶雄文已经被焚烧成灰烬了。

李茜儿嘶吼着道:“这到底是什么啊?少帅为何会突然着火?”

叶修含看着地上的些许印记,抬头看着远方的杨风:“这是血炎。是杨风做的!”

“杨风?!”李茜儿和李纯同时转头看着战场中央,看着那个伏在地上的少年。

这少年不动神色,相隔数公里都能够瞬间斩杀叶雄文么?这样的修为,实在让场上的人吃惊万分!

这时候,只见杨风缓缓的站了起来,笔挺的站立着。

“嘎嘎嘎~杨风,你都看不见我。如何对抗呢?接下来,你身上的伤势会越来越多!”叶问天的声音更加的阴冷:“胆敢杀我儿,我要将你碎尸万段!然后杀尽普渡门的每一个人!没有人可以逃得掉!所有人,都要下去给我儿子陪葬!”

杨风身上鲜血淋漓,但是一双眼睛却格外的明亮:“哦?是吗?刚刚你得意了啊!日月光明典虽然诡异,但终究只是小伎俩!你这个跳梁小丑到现在也就结束了!”

说完,杨风缓缓抬起右手。他整个人也跟着从地上缓缓升起,身上的金色光芒一浪一浪的爆发出来:“大魂念术!锁定!给我滚出来吧!”

杨风的魂念朝四面八方散开。

“嗡嗡嗡~”

但凡杨风的魂念所过的地方,全部在杨风的威压笼罩之下。

很快,叶问天不敢在继续咆哮了。

过了一个呼吸的时间,只见在半空中出现一个身影!

被死死的拽了出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