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风的这一声大喝,的确让全场的人都吃惊不小,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杨风身上。

而在杨风说这句话之前,其实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最终杨风得出来的结论是——无论如何也绝对不能让这两个人把药王谷被灭的消息传递出去。否则整个普渡门会在瞬间受到来自国师甚至整个楼兰国的疯狂反扑。

杨风决不允许这样的事情现在就发生!

一声住口,让李纯和刘子卿都吃惊万分。而坐在首席位置上的叶雄文,更是眉头紧皱,死死的盯着杨风:“你是谁?为何在这里大声喧哗?”

潇湘雨这时候暗中拽了拽刘子卿的衣袖,刘子卿咬牙道:“叶公子,他是我的朋友。这一次来,我们是找两个罪犯!”

说完,刘子卿抬起纤纤细手,指着前方伏在地上的霍步天和沙井:“就是这两个人。他们是药王谷的炼药师,被我们刘府请来为我们家族炼药,结果他们不在家族里面好好炼药,反而偷窃我们家族的宝贝。还杀了我们家族的人,其中一个人还是我的亲信。实在是罪该万死!今天我来问天府,就是来擒拿这两人回家,就地正法!”

这话一出,说的周围人又是一阵惊讶。

潇湘雨倒是十分佩服的看着刘子卿,眼神里给刘子卿投去一个大大的赞。

杨风也十分佩服刘子卿的反应能力,不愧是军中的翘楚,果然非同凡响。

霍步天正要反驳,但是刘子卿压根没有给他反驳的机会,大声道:“还请叶公子现在就允许我把这两人给带回去处置了。这种垃圾,不配留在这里玷污了叶公子的耳朵!”

说完,刘子卿不给任何人反驳的机会,直接冲上前,两个巴掌摔在霍步天和沙井的脸上,打得两个人晕头转向,眼冒金星。嗓子都被打哑了。随后刘子卿一手提着一个人,如同拎小鸡一般,拎着两人走出偏殿的的大门:“叶公子,多谢了,改天我请你喝酒道谢!”

杨风松了口气,这才和潇湘雨一起跟着刘子卿离开。

场上的人都大为吃惊,没想到刘子卿居然如此霸气,胆敢当着叶雄文的面做这样的事情。不过叶雄文只是脸色不悦,并未多说什么。大家也就不好多问了。

叶雄文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离开的刘子卿三人,然后冲偏殿的侍卫长挥了挥手。侍卫长贺春水快速上前,恭声道:“叶少帅,有何吩咐?”

叶雄文轻声道:“你跟上去看看,我感觉刘子卿今天很反常!”

贺春水连连点头,快速离开偏殿大门,悄悄的跟了上去。

叶雄文冷然道:“大家有事情赶紧说吧。我的时间不多了。”

大家快速讲述,最后叶雄文还是很耐心的处理了所有人的约谈事情,得到大家的好评。倒是李纯留了下来,等所有人都离开之后,李纯这才上前道:“叶少帅!”

叶雄文道:“李纯,你有什么事情吗?”

李纯道:“叶少帅,我是来说媒的!”

叶雄文道:“说媒?”

李纯道:“听说叶少帅的正妻不幸身亡,有意迎娶刘副帅的千金刘子卿续弦。不过我刚刚看刘子卿锐气太重,英武之气太盛,不太适合刘少帅。反倒是我们李家的千金,我妹妹李茜儿温柔可人,很适合少帅。”

叶雄文陷入了沉默之中。

叶雄文的正妻原本是楼兰王国另外一个兵马大元帅的千金,但是在上一次战役中,不幸身亡。现在要续弦,很多王国的顶级王公贵族,将相王侯世家都不太愿意把女儿嫁给叶雄文。因此叶问天才建议叶雄文迎娶刘副帅的千金刘子卿续弦。毕竟刘副帅现在还是叶问天的下属,自然不会拒绝。

而且叶问天也说了,刘副帅在朝堂很受器重,未来有可能升任兵马大元帅!

那样的潜力股,不容错过。

不过叶雄文的确不喜欢刘子卿的个性,反倒是对李茜儿的温柔很在意。上一次喝酒的时候,叶雄文和李茜儿还有过一段纠缠和美妙的夜晚。至今叶雄文都很留恋李茜儿的身体。

被李纯这么一说,叶雄文的确有点心动了。

李纯继续道:“我妹妹对少帅一见倾心,流连忘返,今晚我妹妹组局宴请少帅来府上喝酒。还请少帅赏光啊。我妹妹说了,她准备了少帅最喜欢的一切。包括衣着打扮都是少帅喜欢的样子。”

叶雄文微微点头:“好,今晚我去赴宴!”

李纯微微抱拳道:“那我就在府上恭候少帅驾临了!告辞!”

……

话说杨风三人带着霍步天和沙井两人快速离开了问天府。一路上霍步天都在大声的嘶吼,想要说出真相,不过她每次要开口说话的时候,杨风便一个巴掌打过去。

说一个字,打一巴掌。最后两个人的脸蛋都被打烂了。

两人委屈万分,几乎都要哭出眼泪了。

刚刚离开问天府,刘子卿便带着两人来到附近的一片林子里,把两人扔在地上。

然后刘子卿大大的松了口气,狠狠的剜了潇湘雨一眼:“小雨啊,表姐这一次可是为你冒风险了,刚刚的场面,我想想都感到紧张!”

她嘴上说紧张,但是分明就是一脸的兴奋,哪里有紧张的样子。

潇湘雨感激万分:“谢谢表姐啦,你的大恩大德我会记住的!”

刘子卿笑骂道:“你知道就好!”

潇湘雨甜甜笑着,然后冲杨风眨了眨眼睛:“门主,我做的还可以吧?”

杨风的确很佩服潇湘雨和刘子卿这两个女人,刚刚要不是刘子卿急中生智,还不知道会生出什么事端来。

这时候霍步天和沙井也隐约猜测到杨风的身份,当下快速的伏在地上,大声求饶:“杨门主,请求你绕过我们吧。我们真的不是有意的,之前是我们有眼不识泰山,不知道杨门主如此神通广大。如今我们甘愿为杨门主效犬马之劳。只求杨门主放我们一条生路!”

杨风道:“要放你们一条生路?你们之前分明就是要置我普渡门于死地,我岂能放虎归山?”

说完,杨风直接释放出黑炎。

两朵黑炎分别焚烧两人,化成了灰烬,最后连灰渣都没剩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