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龟哥来到两人身前,傲然的站在那儿:“你们谁找我打听情报啊?”

潇湘雨这时候站了起来,微微恭敬道:“头龟哥,我是叶城刘府刘子卿的表妹潇湘雨,是我表姐介绍我来认识你的。”

头龟哥一听是刘子卿介绍的,眼神里多了几分重视,当下摘下墨镜,在潇湘雨对面座落下来:“原来是刘子卿介绍的啊。那行,我就花费一点时间和你们聊聊。说吧,找我打听什么情报!”

头龟哥刚刚说完,旁边一个穿着ol制服窄裙的女子便走了出来,提醒道:“请记住了,我们头龟哥提供情报是根据字来计算的,一个字一个紫灵币。不管是什么情报!我们统一收费,拒绝还价!“

杨风都抹了把冷汗,暗想着一个字一个紫灵币,这妮玛分明就是抢劫啊。要是两个字能说清楚的话,头龟哥非要给你引用经典,用几百个字来表达,那岂不是要吐血了?

头龟哥道:“诶,这是对一般人的收费标准。潇湘雨乃是骠骑大将军的外甥女。身份非比寻常。如果还是按照普通人的收费,那岂不是辱没了刘基大将军?这样吧,本次收费,一个字十个紫灵币。如此才配得上刘大将军的身份啊!”

这话一出,潇湘雨和杨风两个人都感到一阵尴尬。这分明就是变向打劫啊!

不过潇湘雨还是没有生气,转而微微道:“头龟哥,我们想向头龟哥打听两个人——霍步天和沙井,他们是否进入叶州了?人在何处?”

头龟哥微微道:“你说的可是药州下辖之地的霍家家主霍步天,以及沙家家主之位沙井?”

潇湘雨道:“不错,就是这两个人!”

头龟哥看了旁边的美女秘书一眼,美女秘书点点头。然后转身离开了,过了短短十多分钟的时间便折了回来。在头龟哥旁边嘀咕了几句,随后头龟哥淡淡的道:“我知道。他们两个人在几个小时之前来到了叶城,入住的是最靠近问天府的维景大酒楼!此刻两人已经进入问天府求见叶问天大帅!他们入府已经足足一个小时了!”

“什么?!”杨风和潇湘雨同时站了起来,大吃一惊。

杨风道:“他们的速度还真是快啊,头龟哥,你可否带我们进入问天府?”

头龟哥道:“带你们进入问天府也不是不可以,只是收费就不是这个数量了!”

杨风道:“紫灵币不是问题,你是否能够马上带我们进入问天府?”

头龟哥道:“马上?那可办不到。我虽然在叶城很有地位,但是要想进入问天府,也需要先发请帖上报给问天府,得到问天府的回馈后才可以入府。前后耽误下来最快也要好几个小时!”

“来不及了!”杨风道:“潇湘雨,我需要立刻马上进入问天府!”

杨风何尝不知道,此刻事情万分紧急。

潇湘雨马上结算了紫灵币,拉着杨风快速离开了饭店:“门主,我这就带你去见我表姐刘子卿。以我表姐的身份地位,可以随意出入问天府!到时候就带你去。”

“好,快走!”杨风走的很快:“潇湘雨,此事要快啊!霍步天和沙井不往中州王城去,而是直奔问天府找叶问天,看来是已经知道他们的家族被我灭掉了,此刻是要通过叶问天的耳朵让普渡门灭药王谷的消息传遍整个楼兰国。一旦消息传开,国师为了颜面和威严必定会即刻对我们普渡门动手。更可怕的是,我们普渡门会成为整个楼兰国的眼中钉,肉中刺!虽然我们普度门迟早要走这一步,但是如果局面发展恶化的这么快,我们也很难掌控了。”

潇湘雨的神色也很紧张:“我知道,我现在就带你去找我表姐。门主你放心,我表姐虽然人非常高傲,但是我们从小一起长大,她对我很好,我的忙,她肯定不会拒绝!”

杨风道:“好!”

潇湘雨对叶城轻车熟路,很快就带着杨风来到了叶城的第二大府邸——刘府。

杨风看到,刘府虽然不如问天府那么巍峨雄壮,但也差不太多了。而且相比问天府的奢华,刘府更加增添了一分朴实和简单。

这种感觉,和普度门的构造倒是有几分相似。

刘府中央的练武场,正在练兵。

上千人的练兵场,十分壮观。

为首的是个穿着白色劲装的女子,带着上千名精锐的士兵在修行武功,打仗列阵。众人对这个女子都非常的尊敬。

潇湘雨远远的叫喊着女子的名字:“子卿表姐,子卿表姐!”

刘子卿看到来人,顿时停了下来,把手上的长矛抛给旁边的将士,然后快速走了过来,拉着潇湘雨的手:“小雨,你来怎么也不说一声啊?我这个做表姐的也好去接你啊。”

潇湘雨焦急的拉着刘子卿就往外跑:“先别说这个,表姐你快帮我一个忙。带我们去问天府!”

一说到问天府,刘子卿的神色顿时凝重起来:“小雨,好好的你去问天府干什么?是不是在外面惹事了?”

潇湘雨道:“来不及了,我们边走边说。好吗?”

看着潇湘雨一脸哀求的样子,刘子卿也不忍,最后点头道:“好吧,不过你需要一五一十的告诉我,对我不能有任何的隐瞒。”

潇湘雨道:“好,我都告诉你,绝对不会有半点隐瞒。”

一路上,潇湘雨详细的讲述了最近药州发生的所有事情,最后道:“事情经过就是这样的。现在霍步天和沙井两人进入问天府足足有一个小时的时间了。我们必须在这两个人见到叶问天之前把他们拦下来。否则我们就前功尽弃了。”

刘子卿倒也是个爽快人,没有什么心计,被潇湘雨拉得天旋地转:“他们人都进入问天府了,你们就算找到他们了,又有何用呢?难不成你们还敢在问天府胡作非为不成?”

杨风这时候道:“只要见到他们,我们自然有办法!”

刘子卿好奇的看了杨风一眼:“你打算怎么做?”

杨风陷入了沉思,其实杨风现在自己也没打算好怎么做。正时候潇湘雨拉了刘子卿一把:“这不是有你吗,你以姑父的名义把他们叫出来就是了。”

刘子卿挠了挠头,随后无奈的苦笑:“你还真是直接啊。我真是服了你。行吧,就按照你说的来吧。走,我们去问天府。”

在刘子卿的带领下,众人很快进入问天府。

问天府的守卫看到来人是刘子卿,都十分恭敬的行礼,没有任何的询问。至于刘子卿身边带着的杨风和潇湘雨,他们也没有过问。

开什么玩笑。

刘子卿可是刘基副帅唯一的女儿,在军中担任要职,都是受到楼兰国国王的接见。经常出入问天府和叶问天讨论王国的军机要务。

这些做手下的,已经司空见惯了。

刘子卿随意的和门卫挥挥手,然后便带着杨风两人进入问天府。

杨风看到,问天府很大,格外的气派。比刘府要宏伟许多。穿过练兵场,进入中庭,再穿过笔直的内广场,最后来到了军机殿。

杨风看到前方有一座十分宏伟的殿堂!

有千军万马之势。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