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妯百阅这样的态度,杨风内心也是很感动的。

杨风知道妯百阅很想挽留自己,想要和自己共同面对一切的磨砺。但是杨风还是摇摇头,然后冲妯百阅嘶吼一声,转身跑了!

这一次,妯百阅没有再追了,而是伏在地上痛哭。

她知道,杨风之所以跑了,还是对他的容貌很在意。不希望别人看到杨风的容貌。

既然杨风决定了跑,那就把最后的一份尊严留给他吧。毕竟,他可是高高在上的普渡门门主!

是人人敬仰的偶像。

一下子让偶像以这样的面目示人,也的确太为难杨风了。

妯百阅贵为军师,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平时对情绪克制的非常好。哪怕面对再大的风雨和波折,妯百阅都不会动容,但是此时此刻,她就像一个正常的女人,大声的嚎然大哭。

杨风走了,她便对着这片湖泊,对着上天的月亮,嚎然大哭!

没有人知道她在哭什么,只觉她的情绪似乎都到了一个极限。

“啊啊啊!贼老天,你为何对门主如此不公,要让门主承受人世间最大的痛苦……你为什么要这么凶狠!”妯百阅伏在石头上,扬天痛哭。

过了好一会儿,听到哭声的雷利和秋锦瑟赶了过来。

他们赶来的时候,只见妯百阅伏在寒潭边上的石头上,静静的看着湖水,一言不发。

雷利关心的问:“军师,你怎么了?”

妯百阅伏在那儿一动不动:“没什么。就是心情不好,散散心!”

雷利觉得怪异,但终究没有多说什么。毕竟人家是军师!

秋锦瑟这时候道:“军师,你找到杨风了吗?”

妯百阅微微道:“找到了。”

秋锦瑟这才松了口气:“杨风人呢?”

妯百阅道:“门主还有点事情要处理,先离开了一趟。等他完成了自己的事情,会回来的!”

妯百阅这么一说,秋锦瑟和雷利都松了口气,这才放下心来。秋锦瑟没有想多:“那就好,那就好!杨风没事就好,我们也回去吧!”

妯百阅点点头,强忍着心中的无数情绪,站了起来:“走吧,回去!”

妯百阅知道,自己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做。这时候自己不能够撒手不管,还不是发泄情绪的时候。否则要是普渡门出现个三长两短,那就更加对不起杨风了。

……

妯百阅三人回到药州院,宣布幽魔死亡,杨风外出办事。

整个药州院的人这才大大的松了口气,每个人都有一种说不出的激动!

妯百阅安排了一些事情后独自来到后山的深潭之中,抬头凝望着天空的月亮。

月亮西斜。

妯百阅喃喃自语:“天亮了!杨风,你在哪里?”

……

深山后方,有一个悬崖。

一个孤傲的身影蜷缩在悬崖之上,静静的凝望着这片天地。

没有了之前在深潭之中的那种疯狂,没有了之前的那种不甘,他似乎坦然了接受了这个容貌。现在只是感到无尽的哀伤,仿佛和这片天地共同的承受寂寞,孤独。

杨风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恢复人身,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恢复人身。

杨风就这么蜷缩在这里,这一天,杨风想了很多事情,考虑了很多问题。

从来,杨风都没有这么去考虑问题。

小黑化成了一头三米长的暗金色小龙,静静的坐在杨风边上,陪伴着杨风。

杨风问:“小黑,如果我永远无法变回人身,我该怎么办啊?”

杨风凝望苍穹,无限的哀伤。

小黑看着杨风:“我陪着你,以后我守护你。你想浪迹天涯,我就陪着你浪迹天涯,你想激荡上九天,我就是你的手脚!如果……如果……”

顿了顿,小黑咬牙道:“如果你想死的话,我小黑就陪着你死!没有大哥,这个世界对我来说就没有意义。”

小黑说的斩钉截铁。

杨风扶着小黑的脑袋,然后道:“小黑,我累了,我想靠在你身上休息一下。”

小黑立刻俯下身,用身体给杨风做沙发,做靠枕。杨风就这么靠在小黑的身上,然后沉沉的睡了过去。或许睡一觉,心情也会好受一些吧!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杨风感觉自己做了一个美妙的梦。最后被一阵身体的异动所惊醒!

杨风猛然醒悟过来,只觉东方的第一轮朝阳升起,照耀在身上,暖暖的,柔柔的。

杨风猛的站了起来,发现自己已经恢复了人身。

和之前并没有两样!

如果在之前,杨风肯定会感到分外的激动,但是这一次杨风显得很平静,站起身,孤立的站在山头,眺望着远方的太阳,嘴角露出一抹笑容:“天亮了!”

小黑此刻也欢呼雀跃,飞出悬崖,在半空中手舞足滔,兴奋得不得了:“大哥,看来你也就在月圆那夜会变成夜叉,过了那一天就好了。一个月只有一天的时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