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在九环侯的迎接下,又有三人进入宴会场!

分别是储君王,九爷,和另外一个身穿紫金色长袍头戴紫金冠的中年男子进来。

这名头顶紫金冠的男子,便是黎弼族的族长弼马!

九黎族九族之一的族长,身上流淌着蚩尤的血脉。乃是上古兽人之后,威势之强,令整个会场的人都战战兢兢,周围的侍女更是连大气都不敢喘。

弼马见得赛神农,微微抱拳道:“赛谷主,多年不见,你还是那么风华正茂啊。”

赛神农哈哈笑道:“我乃是炼药师,自然会更加注重容颜相貌。不过弼马族长倒是更加的强悍了。霸气更甚。”

弼马听了也是微微直笑:“赛神农给你还是那么会说话!难怪能够得到那么多美女的欢心。”

赛神农连连大笑,大家都仿佛多年的好友,聊的十分开心。

酒过三巡,九环侯道:“弼马族长,赛谷主,这一次我邀请两位前来,乃是为了商议对付普度门杨风。此人嚣张跋扈,罪该万死。先杀天斗王,现在又想在我环州之地兴风作浪,实在是不知天高地厚!”

储君王此刻咬着牙道:“杨风此人不过是运气好而已,实则天赋一般。这等狂妄悖逆之徒,必须把他碎尸万段不可!”

弼马沉默不语。

储君王道:“父亲,当初我的道心就是被杨风给灭掉的!至今才勉强恢复。如果不是因为杨风,我岂能落到这个下场。此仇,父亲一定为我报啊!”

弼马点点头,没有看储君王,而是转头冲九环侯道:“九环侯,你义父还好吧?”

九环侯微微道:“多谢弼马族长关心。我义父现在还好。只是近期在闭关修行,因此多年不出了。否则这一次义父也是要来到场庆贺的!”

弼马点点头:“我也多年没有见到苏公公了。如果你见到你义父,还请你代我向苏公公问好!”

九环侯微微道:“那是一定的!毕竟弼马族长和我也是多年的交情,你就是不说我也会这么做的!”

弼马点头道:“九环侯有心了。你放心,这一次我亲自来到环州,为的就是斩杀杨风。此人毁我儿子道心,耗费了我们黎弼族很多的资源,这才修复我儿的道心。我黎弼族乃是蚩尤的血脉后裔,此仇不报,我岂不是对不起先祖!”

九环侯大喜:“有弼马族长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杨风死后,他统辖之下的六州之地,尽数挂在弼马族长旗下。以后的赋税,都有三成交给弼马族长!“

弼马非常满意的点头。要知道六州之地,每年的赋税都是一笔天文数字!其中的三成,足够建立一个宗门的所有需求了!

黎弼族虽然也是很大的家族,但是也缺钱缺资源啊。有这么好的事情,弼马自然求之不得。

九环侯道:“这六州之地的另外两成赋税交给赛谷主。另外我会打开六州之地的所有丹药市场。这六州之地的所有丹药市场就都是赛谷主的了!”

赛神农听了非常满意。虽然他得到的赋税只有两成,比弼马少一成。但是能够得到六州之地的所有丹药市场。这其中的价值可是比一成税赋大的多。一旦垄断六州之地的丹药市场,赛神农完全可以肆意涨价,获取巨额的利润。

赛神农微微道:“很好。九环侯既然这么有诚意,我赛神农自然也不好说什么了。这一次,我们药王谷全力配合你击杀杨风。想怎么对付杨风,九环侯你尽管开口!”

九环侯道:“屠灭普渡门上下所有人!”

这话一出,赛神农和弼马都微微吃惊。

这么凶悍的方式,即便是在宗门之间的斗争之中,也很少见的。

九环侯咬牙,歇斯底里的道:“之前我派瑞青去胡县讨要说法,结果杨风居然杀了瑞青!这太嚣张了。我若不屠灭普渡门上下所有人,难泄心头之恨!”

赛神农道:“你是想如同当初屠杀廷尉府那般屠杀普渡门吗?”

九环侯咬牙道:“没错,就是这样。只有让杨风灭族。我才能舒畅了这口气!”

赛神农点点头:“好,你说说怎么屠,我一定配合!”

当天傍晚,九环侯在九环城举办了声势浩大的欢庆宴会,宣布九环城和药王谷黎弼族结成联盟,准备灭了青州普渡门!

声势浩大的宴会场,集结了环州之内无数的大人物。

夜寒非也来参加宴席。

夜寒城内的顶级高手尽数来参加。

九环侯,赛神农,周山,弼马,储君王,九爷,夜寒非,菱纱寒,瑞宁等人坐在首席位置上,兴奋异常,看着周围上百桌的贵宾,自然有一种高高在上,意气奋发。

赛神农和弼马显然对这个宴会很满意,纷纷冲九环侯敬酒,表示以后要加强合作等等。

而这个时候,一个个洪亮的声音传来。

“朱雀王到!”

“昆仑圣境卫瑶到!”

“昆仑圣境卫龙到!”

“……”

一个个洪亮的声音传遍全场,让全场的人都惊呆了。

大家纷纷看着入场的三人,不由自主的站起身,抱拳迎接!

盖因朱雀和卫瑶的名气实在是太大了!

即便是九环侯,赛神农和弼马都不由自主的站起身,纷纷抱拳,和朱雀卫瑶打招呼。

朱雀和卫瑶只是青苗担心的点点头,随后便在首席桌位座落下来。

九环侯面对卫瑶都有点放不开手脚:“卫瑶宫主,您大驾光临,真是让我九环侯府蓬荜生辉。您来的话,直接说一声就好了。我也要出门迎接你啊。”

卫瑶微微道:“我也是途经此地,顺便过来看看你!”

朱雀则是神色淡然,一言不发。甚至连寒暄都懒得寒暄。

赛神农打量着朱雀,微微道:“朱雀王居然都来了,这可是少见啊。我可是记得朱雀王西习惯了独来独往,很少参与这种热闹的场面呢!”

朱雀淡然道:“独来独往久了,也会偶尔向往热闹。便过来讨杯茶喝!”

九环侯道:“朱雀王能来我这里喝茶,那是我的荣幸啊!”

九环侯把自己的姿态放得很低,也不知道他为何会如此敬重朱雀王。不过赛神农和弼马都对朱雀王敬重有加,显然他们这些老人都知道朱雀王的可怕吧。

宴会继续,三巡酒后,九环侯道:“卫瑶宫主,按理说我是昆仑圣境星戒宫的宫主,杨风是你的学生。我们应该以和为贵才是。但是现在杨风咄咄逼人,肆意妄为,狂妄无比。我从未想过要对付他,倒是他自己四处扬言要灭了我。我今日联合赛神农和弼马决心斩杀杨风,实在是迫不得已啊。还请卫瑶宫主不要介意!”

卫瑶抿着一口酒,微微道:“就算是至亲之人,都难免有所矛盾。更何况一个门派之中的人呢。你们之间的矛盾我可不管,你们之间的决战,我绝不干涉。强者决斗,生死有命。这是强者的荣耀!”

卫瑶说的如此决绝,九环侯倒是松了口气:“卫瑶宫主果然体恤我等,深明大义,今日领教了!”

卫瑶淡然不语,揣着一个酒杯静静的喝酒。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