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风的到来,让无数正准备离场的贵宾们重新座落下来,大家都纷纷凝视着这个少年。

“这就是斩杀了天斗王的少年,杨风?”

“看上去也就是二十来岁啊,居然这么的强悍么?这么多大佬在场,杨风还真的敢来啊,这份霸气,当真是叫人佩服。就不知道是来逞能还是来送死的!”

“……”

首席座位上,各位大佬见到杨风,神色各不相同。

储君王更是激动不已,捏了捏拳头,起身道:“杨风,算你还有点骨气,胆敢前来送死!送死,也是需要勇气的。这一点我很佩服你!”

杨风看都没看储君王,而是扫过首席桌位上的几个故人,当下露出一抹笑容,来到旁边一个末席的座位上,不顾宾客的反对,拿起酒壶酒杯,倒上第一杯酒,冲卫瑶举杯:“卫瑶老师,我敬你一杯酒。授业有恩情似海,一切尽在不言中!”

说完,杨风一口饮尽。

卫瑶自然十分高兴,也喝了一杯酒。

杨风倒满第二杯酒,敬朱雀:“朱雀姐姐,他乡遇故知,无酒不行欢。我敬你!”

朱雀含笑饮酒,不断点头。

杨风又倒满第三杯酒,敬李群览:“城外古庙一番话,胜过千军万马来相救。李门主,我敬你!”

李群览含笑饮完。对杨风感到很满意。

随后,杨风倒上第四杯酒,敬卫龙:“初遇兄台,方见天才。和而不同真君子。卫龙兄,我敬你!”

言罢,杨风一口喝完。

这一刻,卫龙忽然对这个少年肃然起敬,之前因为姐姐的缘故,卫龙对杨风还是多有偏见的。现在偏见,在无形中就自然而然的消失了。卫龙双手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好。好!”

杨风收回目光,给自己倒上第五杯酒,仰望苍穹,举杯向明月,朗声道:“第五杯酒,我敬你,子歌。愿你如天上星辰,光芒永灿!来生有缘,我们还是朋友!”

一口饮尽!

这时候,少年的眼睛里面带着一层淡淡的水雾。

“第六杯酒,我敬你,朱万门前辈。没有你的大度和慷慨,就没有我的生生造化功。恩情似海,尽在一杯酒!”杨风喝完第六杯酒,然后把酒杯酒壶重重的摔在地上。

酒壶碎了,酒杯烂了,酒水飞溅在地上,浸湿了杨风的裤腿。

少年这才收回望向苍穹的目光,望向九环侯:“九环侯,四个月前,你授意曹雄,刘文,李元朝和胡延平。为取青帝墓地图,半路截杀朱晨和月子歌。导致月子歌死。你还记得吧?”

都打算决战了,九环侯认定杨风今日必死无疑,也就没有隐瞒,当下站起身,双手负背,傲然道:“不错,人是我杀的。那又如何?”

杨风继续道:“之后,你带着拳钢进入廷尉府。拳钢公然夺走了太傅朱万门的王者之印。而你,则是屠杀了廷尉府七千子弟,无一生还。这件事情,你还记得吧?”

九环侯冷然道:“是我做的,你能如何?”

杨风咬牙,一字一句的道:“很好!今天,就用你的头颅,来为月子歌献礼吧。廷尉府的仇,要用整个九环侯府的人头来填!”

这时候,普度门的大部队纷纷进入九环侯府,月少阳和燕青武两人来到杨风身后,静静的站在那儿。

杨风往前踏出一步,如雷霆滚滚:“拿命来吧!”

说完,右手翻掌拍出!

大震裂术!

脚下的地面,忽然被镇列出无数的裂缝,从四面八方冲向九环侯!

空中,也出现了无数类似空间裂缝一样的东西,狂奔而去!

九环侯没想到杨风出手这么快,顿时一跃而起,弹指间完成结印:“太虚领域!”

三个太虚单位的领域场一跃出现,稳固周围的大地和空间!

太虚领域场一出,周围的人都纷纷兴奋不已:“哇呜,九环侯终于发飙了,直接使用了太虚领域!这可是惊世骇俗的太虚领域啊!杨风的攻击肯定是要被卸下了!”

“不错!九环侯乃是诸夏八王,必然不是那么好对付的!杨风只是随手的一掌,怎么可能抵得住九环侯的太虚领域场!”

“……”

无数侯府的人都纷纷给九环侯打气,纷纷拍马屁。

就这个时候。

九环侯的太虚领域场面对震裂术的攻击,居然毫无抵抗力,直接被击碎了!

如同刀切豆腐一般,一划而碎!

地面的裂缝之力,空中的震动之力纷纷涌来!

九环侯看到这样的情况,眼睛都瞪的很大:“这怎么可能?随手一掌就直接打碎了我的第三太虚领域场?”

九环侯不信邪,继续释放出第四太虚领域场!

还是被打破!

继续使用第五太虚领域场,还是被打破!

这时候,九环侯的表情非常凝重,直接打出了自己最高的第六太虚领域场!

这是自己不使用王者之印的最强攻击了!

九环侯紧紧的盯着现场,希望第六太虚领域场能够碾碎杨风的这一掌攻击!

虽然九环侯知道杨风的实力很强。但是这不过是杨风随手拍出的一掌啊!

如果自己尽全力连杨风的随手一掌都抵抗不住,那不是天下的笑话么?

结果让九环侯感到很绝望。

只见那震裂术茫茫冲过来,如龙似虎,潮水涛涛,根本无法抵抗。最后悍然击碎自己的第六太虚领域场,直奔他的本体而来!

“这……也太强了吧!”九环侯大声嘶吼,催动身上的王者之印,凭借王者之印的力量抵抗杨风的大震裂术!

饶是如此,九环侯的身体仍旧被打得往后倒飞数百米,撞击在石柱子上才停下来!

所过之处,地面上留下一道深深的沟壑!

触目惊心!

“噗~”

九环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一手捂着心口,一手支撑着身体站起来,抬头凝望着杨风,感到无尽的恐惧,心中嘀咕着:“他只是很轻松的一掌,就打得我使用王者之印的力量!而且就算我使用王者之印的力量抵抗,还是被打得吐血!这少年已经强悍到如此地步了吗?”

此前还信心满满的九环侯,此刻已经面如死灰。

杨风宛若战神一般,傲然挺立,遥遥的凝望着九环侯:“给我跪下,对月子歌和廷尉府道歉认错,我或许还能给你一个痛快!”

“嘎嘎!”九环侯忽然阴森的大笑着:“我有王者之印,你杀不死我的!”

杨风冷然道:“我连天斗王都照杀不误,就凭你?也胆敢扬言杀不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