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是杨风,此刻的心情尤为沉重。

周围所有的人都感到一股说不出的压抑,全场的气氛也变得格外沉重。

药王谷的药王,三十年前就突破了实丹!为楼兰国的国师。

苏金水突破实丹的时间比药王谷的药王还要早,实力比药王还要强大,为楼兰国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九千岁!

而楼兰国的国王居然就是生死门的将臣之一,拳钢!

全场的人都感到巨大的压力,久久说不出来。

杨风喃喃自语:“百战无伤,不败拳王,楼兰国王!这个拳钢居然胆敢以国字自居!好生狂妄啊!”

妯百阅道:“诸夏大陆,胆敢建国的,只有得到生死门的授权才可以。否则是不行的!第四世界二十七个州,州府宗门无数,但是国家只有楼兰国才有。生死门在第四世界设立楼兰国,为的就是监视和掌控整个第四世界!拳钢之前剥夺第四世界廷尉府太傅的王者之印,便是代天行法!”

杨风深深呼吸:“好啊,这些人一个比一个不得了!”

妯百阅看了眼在场的四部大臣和所有高层,最后目光落在杨风身上:“我们现在已经占据了第四世界二十七州中的十一个。灭了十多个州府宗门,连天斗王和九环侯都死了。不管我们如何低调,都无疑是第四世界里面一股强大的势力了。在我们之上的,也就只有药王谷和楼兰国了!”

妯百阅话说了一半又停了一下,仿佛想到了什么很沉重的话题,最后道:“如果我们继续要一路向西的话,首先面对的就是药王谷。然后就是楼兰国!”

嘶!

全场的人都陷入了沉默之中!

这可是药王谷和楼兰国啊!

九千岁,生死门将臣之一,拳钢!

带给大家的心里震慑太大了!

杨风也陷入了沉默,并没有马上说话。

大家都看着杨风,等待着杨风的回答。

杨风看了胡锦承一眼:“胡锦承,你仔细说说药王谷的情况吧!”

胡锦承点头,微微道:“药王谷是以药王为主的。药王是八品顶阶的炼药师。这是我根据我的推测,实际上药王的真实水平我也不太敢确定。药王是药王谷的最强者,也是精神领袖。但是药王常年闭关炼药,修炼。不管理药王谷的具体事务。具体事务是由谷主代管,也就是之前的赛神农。但其实赛神农是被架空的,真正执掌大权的是药王的师弟——王枭。王枭也是八品顶阶的炼药师,修为在二十几年前就突破了实丹!一直以来都是药王谷的真正掌权者!王枭座下有左右长老,左右长老下面是七大执事。我和刘神医都是七大执事之一。不过刘神医被你杀了!”

杨风点点头,胡锦承是领域强者,还不到太虚境界。刘神医的修为就更弱了。如此判断的话,七大执事的修为应该都是领域虚丹,不排除有太虚,甚至太虚弧之上的强者。

杨风道:“左右长老是什么修为?”

胡锦承摇头:“我就不知道,左右长老几乎没出过手,在药王谷基本上就是王枭的代言人,权威很大,基本上说什么就是什么!”

杨风道:“好,我明白了!”

杨风座下来,喝了一口茶:“诸位,你们是跟着我一起成长起来的。当初我们在中海市设立普渡门的时候,我们如同蝼蚁般渺小,连对付区区一个周家都十分吃力。但是我们一路走过来,披荆斩棘,一路狂奔。至今已经成为了统辖十一州之地的大宗门。这一路上,有你们的汗水,有你们的青春,有你们的热血,有你们的理想,有你们的一切!”

杨风的声音不大,但是非常有凝聚力!

全场的每个人,都站起了身,沉浸在往日的无数岁月回忆之中!

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激情,热血沸腾。

只听杨风的声音继续朗朗响起:“现在我们已经走到了这一步,我们身后就是万丈深渊。一旦我们退缩,楼王国和药王谷就会像群狼一般瞬间撕碎我们!现在我们之所以可以安详这片刻的太平,那是因为在你们的背后,有一个强大的普渡门做后盾。现在,普渡门要继续往前走,一路向西!哪怕前方是狂风暴雨,我们也一往无前。哪怕粉身碎骨,我杨风第一个冲在最前面!“

“门主!”

“门主!”

大家纷纷开口,情绪都到了极致。

杨风继续道:“但是我也不想勉强你们,毕竟你们都是跟随我的老战友。你们为普渡门今日的辉煌立下了无数的汗马功劳。如果你们的心疲倦了,如果你们不想往前走了。此刻一提出来,也可以在事后的三天时间里私下告诉我。我会为你们安排一条退路,让你们安度晚年!但愿跟随我者,是为了开创更大的基业。这份基业属于我们所有人!将来如果有一天我们死了,也可以把普渡门传承下去。留给时间最宝贵的一份财富!”

“门主!我愿意跟随你!”

“我也愿意跟随你!”

“只有跟着你,我才感觉我是活着的!我才感觉我的鲜血是热的!”

“……”

无数人纷纷表态。

杨风微微点头,至少九成以上的人表示愿意跟随,这已经达到了杨风的心理预期,如果有出现极个别的老人要退缩,杨风也是理解的。

“很好!既然大家都愿意跟着我一路向西,那么我们就必须壮大自己,提升实力。未来的路,很危险,但是未来的梦想,也很美丽!”杨风坐下来,抿了口茶。

四部大臣表态跟随,四部大臣之下的核心纷纷表态,一个接着一个……

声音连成一片,排山倒海一般!

杨风微微道:“行,胡锦承已经炼制出玉虚丸了,也开始培育白元果。接下来我们普渡门需要诞生更多的领域高手!其余诸事一切交由军师决断!罗一刀,玄一真人,邵青,黑白双煞,冯东,你们随后来我的行宫里,我指点你们修行,为你们提升修为!”

“是!”被点名的人纷纷点头答应。

这几个,都是老人跟随过来修为最强的人。也都进入了领域。杨风自然有意栽培他们。

杨风道:“其余的虚丹高手,如果自问天赋不凡,修为不错,更有一颗勇往无前的决心,都可以来我的行宫,找我问道。我会在行宫里面,开坛讲课,维持七天。人人皆可来听。”

“多谢门主!”众人自然是万分欣喜。

杨风起身就要走,这时候邵青问:“门主,江州之事,如何处置?”

杨风微微皱眉,想了想,随后道:“江州的情况严重吗?”

白玲道:“其余十州,每个月的税赋都如数上交,江州之地土地广袤,物产肥沃,按理说每个月需要上交一百万紫灵币。但是我们收上来的只有二十万紫灵币不到!从收缴税负的难度上来看,我们的法令很难推行,受到的阻碍也特别大!”

杨风皱起眉头:“原定一百万的税赋,结果才收二十万,而且收缴难度还非常大。看来江州不服我们的还是占大多数啊!问题既然如此严重,那么这件事情就公开议一下吧。军师你怎么看?”

妯百阅道:“我以为江州的事情可以不必太强硬,时刻关注那边的动态即可。如此也可以缓冲一下我们普度门和药王谷之间的矛盾。如果我们强硬处理江州的事务,只怕会激化和药王谷之间的矛盾,这对我们现在很不利。我们现在最需要的就是时间!”

妯百阅说话,分量很重,大家都纷纷复议。

杨风点头道:“现在我们最需要的的确是韬光养晦,军师所言在理!”

妯百阅道:“如胡锦承刚刚所言,赛神农在药王谷的身份尴尬,估计药王谷很多人都巴不得赛神农死掉。现在他死在我们手上,估计王枭他们应该很开心才对。暂时估计无意和我们交恶。当务之急,我反而认为我们最大的变数是苏公公!”

全场的人微微动容,妯百阅继续道:“苏公公是九环侯的义父,现在尚且不清楚九环侯在苏公公心中的分量到底有多重要。不过苏公公毕竟给将九环侯争取了一个王者之印,可见分量不轻。从这一点上来看,苏公公极有可能会报复我们!”

嘶!

全场的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