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死的杨风,居然如此张狂!”九爷吃力的爬起来,虽然并未受太大的伤,但是心神未定,受到了极大的震撼。甚至连道心都受到影响了!

一个二十一岁的少年,一边凭借肉身和道心的强悍抵抗王者之印的无数次攻击。另外还分出手斩出一剑!

便是这一剑就直接打碎了自己的太虚领域场,还差点要了自己的性命!

这简直吓尿了!

坐在位置上,良久,九爷都惊魂未定。抬头看着弼马出手!期待着弼马灭了杨风!

储君王这时候也跌跌撞撞的跑过来,捂着被打烂的脸:“九爷,这个杨风怎么会如此强悍?反掌之间就碾压九环侯,连最可怕的王者之印都不放在眼里。弼马族长出手能打得过杨风吗?”

原本,储君王对弼马的实力有绝对的自信。

但是见识到刚刚杨风的无上神威,储君王第一次对父亲的实力产生了质疑。

杨风太可怕了!

九爷显然心中也没底了,强自道:“弼马族长何等修为,对付区区一个杨风不过反掌之间的事情。要知道弼马族长身上可是流淌着蚩尤大魔王的血脉。一旦爆发出蚩尤血,区区杨风简直如蝼蚁一般!”

听九爷这么一说,储君王顿时充满了自信,捏紧拳头:“恩啊,接下来我们就看着父亲如何打爆杨风这个瘪三吧!”

大家都紧张的看着场上的战斗。

九环侯自然不是杨风的对手,但是弼马的加入,让大家有感觉战局好像充满了变数。

事实真的如此吗?

弼马的拳头很猛裂,刚才一拳击碎了杨风的剑气!

下一刻,弼马一步踏出,手上的拳头再次砸向杨风!

如泰山崩裂,要打爆千丈山!

呼啸的拳风,就已经切开地面,让地面坍塌。

好强!

杨风感觉到这股暴虐的拳力,顿时不敢大意,顺手拍出一道大震裂术!

“轰隆!”

两股力量在半空疯狂的交锋!

杨风虽然有所准备,但是看到大震裂术居然无法碾碎对方的拳力,反而还被拳力所击碎!杨风不由得变了脸色!

那拳力击碎大震裂术,茫茫冲向杨风本体!

“这是什么拳力,居然如同上古异兽一般浑厚!”杨风屏住呼吸,一手保持着对抗王者之印,顿时想要分出更大的力量对抗拳力已经很困难。当下一咬牙,凭借肉身的强悍,硬抗了对方的拳力!

“轰隆~”

拳头击身,皮肤塌陷,骨骼脆响,杨风的身体居然感觉受到撼山之力的冲击,居然无法保持平衡,整个身体往后飞了出去!

倒飞数十米,这股拳力仍旧紧紧的贴着杨风的胸膛,往后不断发力暴击!推着杨风的身体不断往后爆退。

而且,这股拳力似乎还想击穿杨风的胸膛!

不过杨风的肉身实在是太结实了,纵然一边硬抗王者之印,再受这拳力的暴击,仍旧没有被击穿!

但凡杨风后退过的地方,地面上全部被凿出一条可怕的沟壑!

触目惊心!

“恩?一边用肉体抵抗王者之印,用道心对抗王之抹杀。还用肉身抵抗我的拳力,这样肉身都还不被击穿?”弼马微微皱眉,不由得对杨风肉身的强大所震撼。

这时候九环侯都倒吸了一口冷气,弼马的拳力有多么的可怕,他最清楚不过了!

九环侯当下嘶吼一声:“弼马族长,对杨风不要留守,一次性灭了他!”

“好!”弼马也感觉到杨风有点可怕,当下再不迟疑,双手联动,全身闪现出青色的光芒,汇聚在拳头之上。

周围忽然席卷一阵狂风,横扫四野,弼马身上的衣服无风自鼓。拳头都化成了青色,出现无数的咒文和青色鳞甲,最后一拳崩出!

“青鳞穿云拳!”

“轰隆!”

如排山倒海,狂龙出渊!

拳分开两侧空间,一瞬狂暴击在杨风的胸口!

冲击波纵向冲荡,周围的建筑物都被击穿了。而杨风则是被这拳力轰然击入建筑物内,跟着建筑物轰然倒塌。下一刻小山一般巨大的王者印章也轰然压在碎裂的建筑物上!

“轰轰~”

烟尘激荡!

一切都仿佛归于平静!

只见一个巨大的王者印章压在建筑物上,久久没有发出声响。

寂静的全场,过了很久才传来人们的讨论声:“杨风被打死了?!”

储君王这时候顿时兴奋的跳了起来,完全忘记了脸上的伤痛:“哈哈哈,杨风死了!死了!!!”

此时此刻,储君王是如此的高兴!

九爷这时候也站了起来,大大的松了口气:“杨风应该是死了!”

九环侯站在原地,整个身体都松弛下来,他转头冲弼马微微一笑,投去一个感激的眼神:“多谢弼马族长出手,斩杀了整个孽障。胆敢挑战我九环侯,这就是下场!”

言罢,九环侯傲然的看着宴会场大门口的普渡门众人,傲然道:“尔等普渡门的卑劣之人听着,你们的门主已经被我们打死了。还不快速速缴械投降,如此我还可以留你们一个全尸!哈哈哈!”

储君王这时候兴奋的一跃而起,带着瑞宁以及九环城的其他顶级高手,快速的奔向大门口的普渡门众人,狰狞的咆哮着:“普渡门没有了杨风,其他个个都是饭桶,我们可以任意碾压。大家给我杀,杀他们个片甲不留。哈哈哈~”

储君王,瑞宁,菱纱寒,夜寒非等等十多个顶级高手,一起狂奔对普渡门出手!

大家都如野狼一般,盯着自己的猎物。

便是这时候,秋锦瑟忽然横空斩出一剑!

“哗啦~”

剑光如水,破风裂地。

一剑击退十大高手!

其中三位高手被剑光斩杀,分成两半,当场死亡!

嘶!

储君王爆退,惊得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死死的等着秋锦瑟:“这女人是谁?为何如此强悍?”

瑞宁一脸惊惧:“未曾听说普渡门有这样的高手啊!从刚刚那一剑的威力来看,至少也是太虚弧之上的高手。我们完全不是她的对手,冲上去也只是送死的份!”

储君王心态非常不好,当下暴跳如雷:“区区普渡门怎么出现了这么多牛鬼蛇神,我储君王不服!父亲,快帮我杀了他们!”

弼马猛然转身,作势就要对普渡门众人出手。

秋锦瑟这时候道:“我劝你还是不要多心的好,否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话落瞬间。

你废墟之上的王者之印忽然摇晃起来,然后被一股可怕的力量击飞!

一道金光从废墟之下轰然爆发,冲彻而起,顶开王者之印。

杨风跃然而起,站在半空俯视的看着弼马和九环侯两人:“弼马族长的拳力的确颇有威力,但也不过如此罢了。我肉身让你打,你都打不伤。接下来,受我一拳!”

杨风凌空,遥遥打出一拳!

虚空震!

只见这平淡无奇的一拳,毫无威能。

弼马都还没缓过神来,下一刻忽然身体爆退,胸口出现一道拳印,整个胸膛都塌陷下去!

“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