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个药王谷宴会场,鸦雀无声,落针可闻。

过了好一会儿,范峰忽然发疯一般的咆哮起来:“不可能,这怎么可能啊!一个月前我们在江州院大门口对抗杨风的时候。他还需要借助炎魔的力量才能够和华谷主抗衡。现在仅仅过了一个月的时间。杨风就成长到了可以轻松毁灭整个勾魂殿的地步!这不可能!!”

华剑锋的手都在发抖,如果不是强行克制自己的情绪,只怕他也要变得和范峰一样发疯发狂了!

华云峰反而是最淡定的那一个:“我早就说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你们太自大了。永远不要嘲笑一个有梦想的人!”

三位大长老,面色沉郁,互相看着彼此,都纷纷说不出话来。

良久后,华剑锋忽然站起身道:“三位长老,我华剑锋请求再上江州院,灭了杨风。亲自搬回这一局!”

葛长老道:“华剑锋,你就不要逞强了。杨风现在的修为远在你之上。你就算去了也是找死!当务之急是要商量一下接下来的策略。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

黑长老道:“老葛说的不错。杨风现在的实力还是一个迷。从刚刚传来的消息来看,杨风的修为至少达到了银色实丹第六色位,甚至第七色位。甚至不排除他的修为达到了可怕的银纹级别!你们当中,谁能够对砍银纹级别的高手?”

这话一出,大家面面相觑,都说不出话来。

因为他们知道,整个药王谷,撇开可怕的药王不说,也就只有三位大长老的修为达到了银纹级别。除此外其他人都没有达到。就连最诡异的华云峰,都未必达到了银纹的水平!

银纹实丹。那是实丹的最后一个段位!

极其可怕!

便是楼兰国内,达到银纹级别的高手,都是极强的高手了!能够入朝堂封官加爵。

葛长老看了华云峰一眼:“华云峰,如果你能够出面杀了杨风。那么之前你叛逃我们药王谷的事情,我可以既往不咎!”

黑长老道:“非但如此,你若杀了杨风。我们还扶持你做药王谷的谷主之位!”

华云峰冷哼一声:“没兴趣!叛逃药王谷都不过是你们的说法。我从不认为我是叛逃。我只不过是在拯救我自己的母亲而已。何错之有!”

青长老道:“但是你毕竟损坏了我们药王谷的声誉,如今给你一个机会弥补。如果你能杀了杨风,我不但赦免你的罪过,扶持你药王谷的谷主。同时也赦免你母亲的罪!”

这话一出,华云峰顿时闪过一抹异彩:“我对做什么谷主没兴趣,但如果你能够因此赦免了我母亲的罪名,我倒是可以为你出手杀了杨风!”

青长老道:“我说话,一言九鼎!”

华云峰道:“好,我去杀了杨风!”

青长老道:“你需要多久?”

华云峰道:“三天时间!”

青长老道:“好,三天之后,我在这里摆酒!为你庆功!”

华云峰站了起来,转身就要走。这时候华剑锋开口道:“三位大长老,也让我前往吧。我身为药王谷的谷主,如果不能够为斩杀杨风做点什么的话,那我也不配做这个谷主了。”

青长老微微点头:“可以,你带着范峰一起去吧!”

三人离开。

葛长老皱眉道:“青哥,你觉得华云峰能够斩杀杨风吗?”

青长老道:“胜算并不太大!”

葛长老道:“那你还让他去?”

青长老道:“反正他身上都背着罪孽,不用白不用。万一创造奇迹了呢?我们药王谷就赚了。如果失败了,损失一个华云峰也可以让那个人发疯!”

葛长老顿时倒吸一口冷气:“你是说华云峰的母亲?”

青长老道:“不错,华云峰的母亲是九千岁自宫之前唯一的女儿。自宫之后,九千岁对华云峰的母亲非常宠溺。之前华云峰为了溪云背叛药王谷。偷走了我们药王谷的至宝丹药给他母亲治病疗伤。这本来是死罪。但是九千岁居然亲自出面压下了此事。药王也没办法,只好就此作罢!你说华云峰要是死在杨风手上的话。溪云会不会发疯?身为溪云老爹的九千岁会不会直接灭了普渡门?”

葛长老顿时十分佩服:“青哥高招,一石二鸟。如此一来我们药王谷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就坐收渔翁之利。这一次杨风无论胜负,都处于必败之地!”

青长老微微笑道:“区区杨风还想跟我斗,真是太嫩了!”

葛长老喝了口酒,万分高兴:“青哥出马,果真就是不同凡响啊。难怪药王如此器重你!”

青长老微微一笑:“雕虫小技罢了!我们在这里等着好消息就好了!”

……

凉山城。

仍旧梅花似锦,十里飘香。

杨风撑着伞,拉着秋锦瑟的手一点点的穿过重新被修缮好的街道,一点点的进入江州院。

江州院的大门口,江小平带着一干众人出门迎接。见到杨风后恭敬道:“恭迎门主凯旋归来!”

在这之前,他们就得到了勾魂殿被灭门的消息!

那是何等的震撼!

他们日夜就在杨风的身边,对杨风的实力却越发的感到恐怖了。

杨风微微点头:“大家都不必拘礼,各自回去就好!”

回到住处。秋锦瑟坐在院子里的躺椅上,杨风则是在旁边生了一堆火,安静的烤着烤鱼。杨风烤得非常细致。秋锦瑟就这么坐在那里,静静的看着杨风,一双眼神里面充满了宁静和温柔。

杨风翻动着烤鱼:“等烤好了,第一口给你吃好不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