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也太意外了吧?

大家都不相信耳朵所听到的事实。纷纷盯着那名手下,月少阳又问了一句:“你确定你见到了咕噜金象的雕塑?”

手下道:“我确定!”

他大概觉得自己说话的分量还不够,当下顿了顿,继续道:“我们也在距离古城外十多里的一个山坳处扎住下来,大掘墓师韩当凌和范饶的人都没有发现我们。我是外出侦查的时候发现了古城大门口有一片残破的雕塑之地。而在这些残破的雕塑之中,就有巨象的雕塑,非常显眼,比其他的雕塑都要巨大气派。”

手下的说的十分笃定,大家都不得不相信!

月少阳转头兴奋的看着杨风,哑声道:“杨哥,如果他说的属实,那么我们极有可能是找到青帝墓的所在地了。西苑山最深处的这座古城,极有可能和青帝墓有关。甚至它就有可能是青帝墓!”

听月少阳这么分析,杨风顿时感到一阵热血沸腾。

如果真的能够得到青帝墓,那对普渡门的发展,对自己的发展简直有莫大的好处。

燕青武道:“杨哥,我的看法和少阳一样。当务之急我以为我们还是要尽快前往西苑山深处的古城才行。不能再这样慢慢赶路了。否则要被范饶和韩当凌占尽先机,到时候我们可能连水都没得喝!”

杨风不置可否的点头:“你们说的有道理。江小平!”

江小平道:“在!”

杨风道:“你现在吩咐江州院的人,拿着我的这份药谱去炼制药品,然后由龙药集团批量生产,尽快发放给这边的患者!”

江小平道:“是,门主!”

杨风不厌其烦的耐心叮嘱道:“另外,江州院要派人年来这边隔绝周围村镇的村民往外逃亡。繁殖疫情扩大到整个江溪省!”

江小平道:“是,门主!”

杨风又小心翼翼的叮嘱了很多问题,江小平都耐心的一个个记下,然后表示一定完成任务。

杨风这才放心下来,转头看着那名手下:“带路吧,我们尽快赶过去和秋天汇合,了解那边的局面。免得西苑山深处的古城被人先染指了!”

“是,门主。请跟我来!”那名手下恭敬的给众人引路。

大家在荒山深处一路狂奔,每个人的脸色都非常的激动。青帝乃是十万年前的五帝之一,曾经王天下,至高无上的存在。现在大家就要看到青帝陨落的地方了吗?

每个人都带着无限的热情前往西苑山深处。

只见越靠近深处,周围越发的荒凉!弥漫在周围的迷雾和黄沙也越发的浓郁,挡住了天空的太阳,死气沉沉。

至此,每个人都感到一股说不出的危险。

手下稍微停了停脚步:“之前我们也是在这里停下来观望,然后才继续往前走。从这里开始往前,总是有一些不明的生物出现。给我们的行军造成了很大的困扰!还请门主务必小心!”

杨风点点头,大手一挥:“大家小心!”

如此大家又往前走了约莫几十里路,这时候周围已经是灰蒙蒙的一片,完全没有太阳光透进来。仿佛是一片混沌之地。

月少阳道:“大家小心,这是瘴气!而且是密度很大的瘴气,瘴气虽然毒性不强,但是瘴气遮蔽了阳光,而且长时间浸入水中,导致周围的水,土和地质结构都发生了变化。这种环境极易滋生一些非常恐怖的生灵。而且这些生灵都是我们平时所少见的!”

话音刚落,前方忽然传来一阵“沙沙”的声音。

月少阳马上道:“小心!”

大家纷纷祭起领域场,抵抗随时可能的危险。

下一刻,一道黑色的光芒忽然从瘴气深处冲了出来,一跃扑在那带路的战士身上。

这战士固然是上虚高手,也早早的就准备好领域场抵抗。当时当这股黑影扑过去的时候,上虚级别的战士不知道怎么回事,忽然一下就直接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了!

接着,这个黑影又消失不见了。

月少阳上前探了下此人的鼻息,惊道:“死了!”

这话一出,周围的禹枫,玄一真人,罗一刀,燕青武,秋锦瑟等人都吓了一跳。感到一股说不出来的毛骨悚然!

堂堂一个上虚级别的高手,被一个黑影就直接给灭了?

杨风都感到不可思议,当下一步踏出:“我来看看!”

杨风蹲下身,查看战士身上的伤口,只见这名战士身上肤色发黑,还有无数的条纹,宛若树枝和藤条,蔓延全身。

杨风沉声道:“这是中毒的征兆,不过也真是奇怪啊。刚刚这战士是用了上虚领域场防御周围的不明生物啊,什么毒能够在一瞬间突破上虚领域场,毒死一个上虚领域的高手!”

杨风想想都感到可怕。

人是没得救了!

杨风为这名战士合上眼睛,然后就地挖坑掩埋。末了杨风冲月少阳道:“少阳,你可知道这是什么生物?”

月少阳道:“看症状,应该是瘴气元猴。不过我不确定,我都是从家族的笔记上面看过关于瘴气元猴的记载,它是由瘴气幻化而生,毒性极强。可以侵入领域场击杀领域强者。症状倒是和这个死法很一致。不过这都是记载,我也不敢确定”!

杨风点点头:“大家跟紧一点,务必小心。我们加快速度!”

杨风一马当先,释放出强大的领域场,笼罩周围,快速往前赶路。

一路上大家都看到这黑色的雾气在周围闪烁来回,好几次都想要侵入杨风的太虚圆领域,不过它好像被金象太虚圆领域场的金光给震慑了,不敢靠近。踟躇良久,最后消散离开。

大家这才松了口气。越过好几个山峦,最后来到前方的大山坳之中。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