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道洪亮的声音,带着无穷无尽的威压。

带着大山一般的沉稳和浩瀚。

那是一个令所有人都期待了许久的声音,那是三百掌门人期待了三天三夜,做梦都想要听见的声音!

那个走出来的人,更是三百掌门人跪了三天三夜想要见到的人。

杨风来了!

杨风缓缓走来。

跟在杨风两侧的是秋锦瑟,禹枫,罗一刀,月少阳和江小平。

三百掌门人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他们已经做出了加入药王谷的决定,药王谷的谷主也亲口表示收下他们。但是他们看到杨风走出大门口的那个瞬间,内心深处分明感到万分的畏惧。隐隐之中好像感觉做了一个后悔的决定!

为什么会这样?

他们说不上来。

杨风虚怀若谷,平平淡淡的走出来,却分明带给大家无穷无尽的恐惧!

范峰微微一震,收手,转身凝望着这个斩杀了三大实丹高手的天才少年。本以为杨风有什么不一样,看到杨风之后发现杨风平淡的像一个普通人,没有任何过人之处。

可越是如此,范峰就越加感觉到杨风的不简单。

只见杨风走出门口,缓缓来到那个门童身边,亲手扶起门童:“你没事吧?”

门童摇头,脸上带着一抹笑容:“我没事!”

杨风点点头:“没事就好!你受苦了!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话吗?“

门童道:“记得,你说过——普度门人不可辱。我就是相信这句话,才不感到害怕的!”

杨风摸了摸他的脑袋:“你真聪明,也很勇敢。”

门童甜甜的笑着,没有开口。

算是默认了。

杨风随即转身,一步步走到陈新和李翔两人身前,然后冲两人微微伸出右手:“两位,你们正是我普渡门江州院最需要的人。我普渡门江州院欢迎你们加入!”

两人立马微微抱拳,十分激动。

李翔年纪比较大,竟然有点老泪纵横!

陈新更是直接跳了起来,万分的兴奋。

杨风也笑了,笑得很灿烂:“我杨风恭迎你们加入普渡门!”

杨风亲自双手抱拳,态度十分诚恳。

陈新两人再次受宠若惊,再次抱拳回礼。

这让站在刘正气旁边的两百九十多个掌门人都十分震撼。之前他们在门前跪了三天三夜,未得杨风出门相见。他们都以为杨风视他们为猪狗,心怀恨念。但是此刻看到这个普度门的门主,亲自对陈新李翔两人抱拳弯腰,恭迎两人加入普度门。这是何等之高的礼仪。

他们非常羡慕嫉妒恨!

不过他们也清楚,他们错过了机会,就再也没有了。

杨风亲自搀扶两人起来,然后站直身体,抬头凝望着范峰:“从此以后,陈新和李翔便是我普度门的人了。我说过,普度门人不可辱。你们若是继续对他们两个动手,那就别怪我杨风不客气了!”

范峰目光微冷,很不悦:“杨风,你就是用这样的态度对我说话吗?”

杨风道:“不然要用什么态度?”

范峰道:“尊卑有别。我是楼兰国炼药公会的炼药师!你是楼兰国管辖之下的臣民。见到我,不应该行礼吗?”

杨风忽然笑了:“臣民?我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词语呢!你要我给你行礼是吗?”

范峰道:“不错!”

说着,范峰背负双手,傲然站立,仿佛在等待着杨风给他行礼!

这时候杨风忽然伸出右手,对着两百九十多个掌门人其中的一人,屈指一弹!

手指指向的位置赫然就是刘正气。

刘正气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只是被杨风这么指着,他忽然就感到体内的血液不受控制了,居然血液起火!

由内而外,发出熊熊烈火!

“啊!!”

人群中的刘正气忽然浑身冒火,血色的火焰,熊熊的燃烧!

周围的人群都吓呆了,掌门人们纷纷往周围退开,惊讶无比的盯着莫名其妙起火的刘正气!

他们每个人的眼睛里面都写满了惊讶,这妮玛是什么鬼?杨风的手指轻轻指了一下刘正气,结果刘正气就莫名其妙着火了?看这火焰,好像十分的可怕,根本无法扑灭!

“啊啊啊,救命啊!救命啊谷主!我是你的人啊!”刘正气疯狂的冲向华剑锋,大声求救。

华剑锋只是简单的看了一眼,皱眉道:“这是天下奇火之一的血炎。由内起火燃烧,最后烧尽整个身体。我也没办法扑灭血炎!”

刘正气疯狂的扑在华剑锋的脚下:“华谷主,投靠你了啊。我是你的人了,求求你救救我!”

华剑锋摇头:“我说过,这是起火血炎。我没办法扑灭。除了杨风之外,很难有人可以扑灭!”

刘正气用尽最后的力量,快速的冲到杨风身前,疯狂的伏在地上磕头,大声求救:“杨风门主,我错了!你让我干什么都可以,请求你收回我身上的火焰,我要死了!求求你救我!”

杨风站立不动,冷冷道:“我说过,普度门人不可辱。门童也对你说过这句话。只不过你当时以为这是一句笑话。还继续对门童下手。那么,这就是你必须承受的下场!”

“不,不!!!”刘正气疯狂的在地上打滚,最后被血炎焚烧成为灰烬。

化成一个人的印子,留在地上。

完成这一切,杨风负着双手,冲范峰道:“这就是我给行的礼。不知道右长老你是否满意?”

范峰一脸怒容,作势就要爆发:“好一个杨风,居然胆敢当众羞辱我范峰!今天我若不给你一个教训,我还如何在江湖上立足!”

说完,范峰两手一分。

身外顿时出现一个第六色位的白色领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