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晋负责的蜘蛛网情报部门,如今已经非常强大了。

用脚丫子想想就知道,自从普渡门控制六州之地后,欧阳晋掌控的情报系统从未出现过什么错误,牢牢的监视着六州之地的无数大小门派,家族。如此强大的情报部门,想想知道很可怕。

如今,欧阳晋通过情报系统发声,宣告杨风带着普渡门所有的人入驻换后,灭九环侯的行动,整个诸夏江湖再次震动!

谁能想到,杨风前脚刚斩杀天斗王,才过了半个多月的时间,就又要灭九环侯!

这样的壮举,可谓惊天动地。

无数的江湖人士纷纷涌入环州九环城!

想要亲眼见证这一次杨风对决九环侯的大战!

杨风要求欧阳晋公开宣示,除了要震慑一些阿猫阿狗之外,自然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比如希望能够吸引卫瑶,朱雀,紫镜等等这样的高手前来观战。如果他们都来到现场观战的话,就算药王谷和黎弼族也参会进来,怕也做不了什么了。

这是杨风给自己安排的后路。

虽说杨风现在对自己的实力有很大的信心。但是天知道药王谷的赛神农和黎弼族的族长弼马有多么的可怕?

这场战争,杨风输得起,但是普渡门输不起!

普渡门数千人,通晓的六州之地更是不知道多少人。如果杨风输了,普渡门就输了!

身为普渡门的门主,杨风代表着整个普渡门所有人的生死。不管信心如何,身为门主,无论什么时候都应该有万全之策!

长时间处于平静状态的诸夏江湖,再一次引起巨大的震动。

荒山深处。

天机门。

湖泊之上,天机子正在钓鱼,一边喝着酒,哼着小曲儿,好不快哉。

这时候鱼鳔动了一下,天机子眼前一亮,快速拉起鱼线,一只亮晶晶的红色小鱼被拉了起来,天机子心情大好,嘿嘿的笑着:“嘿嘿,锦鲤,我这是运气好啊。”

天机子把小锦鲤拉到身前,伸手正要把它拿下来。

正时候,小环一手拿着棒棒糖,快速的冲过来,直接把小锦鲤给拍回水里去了。然后抢过天机子手里的鱼钩,愤然的扔进水里。

天机子大卫不悦:“小环,你这是干什么?还有没有良心了?你可知道我这鱼钩花多少钱买来的吗?还有你吃的棒棒糖,都是我花钱买来的。你怎么这么忘恩负义呢?”

小环一手叉腰,一手指着天机子大叫道:“都火烧眉毛了,你居然还有心思在这里钓鱼?你还是不是人啊?“

天机子赶紧抹了把自己的眉毛:“胡说,我的眉毛还好好的。”

小环大声道:“我说的不是你的眉毛,是杨风要火烧眉毛了。”

天机子道:“杨风是个成年人,不会烧自己眉毛的!”

“mmp,我掐死你!”小环一把冲上去,作势就要掐天机子的脖子,一边大叫道:“今天杨风要去九环城和九环侯决战了!你都不关心吗?”

天机子道:“你放手啊……”

两人厮打一阵,小环终究是败下阵来,紧紧的盯着天机子,一脸的不开心!

天机子道:“杨风连天斗王都杀了,区区一个九环侯,不在话下!”

“废话,我当然知道杨风杀了天斗王。但是这一次黎弼族的族长弼马,药王谷的雇主赛神农也去就换成了,要和九环侯联手对付杨风啊!杨风怎么可能打得过弼马和赛神农啊!”小环大声叫着。

天机子道:“我都是一把老骨头,半只脚都要入土了,你告诉我我也帮不了杨风啊。再说,这一次是杨风自己装比要主动去九环城的,和我有什么关系?”

小环道:“我是不是你孙女?”

天机子道:“是啊。”

小环道:“杨风对我这么好,和我关系密切。你是不是也要看在我的面子上帮忙做点什么事?”

天机子审视的看着小环:“你还有面子可言吗?”

小环受不了了:“我和你说正经的,你别逗了行不行,我现在心情很不好!”

说着,小环把棒棒糖都扔在地上,然后一脚跺上去:“你看,我连棒棒糖都不想吃了!”

天机子忽然一阵惊慌。上次小环脚跺棒棒糖的时候,就少了自己的无数典籍,让天机子好一阵伤心。

对这个孙女,天机子实在是没办法,当下叹了口气:“小环,你要相信杨风。杨风可以应付的。”

小环道:“我现在长大了,你别骗我了。弼马曾经抵挡住高剑阳的攻击,三十几岁就已经是太虚顶级的高手了,如今弼马都七十多岁了,只怕已经勘破到实丹境界的门槛了吧!”

天机子并不说话,小环继续道:“赛神农虽然是个连哟是,但是他的修为更加的强悍。数十年前就进入太虚圆了,如今只怕也开始冲击实丹了。杨风跑过去不是送死吗?”

天机子道:“诶,小环啊,你终究还是太年轻了啊!你要是有杨风十分之一的聪明,也不会沦落到天天吃棒棒糖的地步了!”

小环很不爽:“你这是在瞧不起我吃棒棒糖吗?这是个人爱好懂不懂?和聪明不聪明有什么关系。”

天机子道:“杨风公开昭告天下,要打九环侯。我们都知道,你以为别人就不知道?”

小环一时好奇。

天机子道:“瑶池宫卫瑶自然也会知道的。还有朱雀王,镜湖公主紫镜,阎罗王罗晋。他们都会知道……你觉得他们都知道了,杨风还会死吗?”

小环半信半疑:“你说的都是真的?”

天机子道:“废话,杨风要是连这点聪明都没有,还怎么做普渡门门主!”

小环道:“可是朱雀王,紫镜和阎罗王都不好出面帮他啊。只剩下瑶池宫的卫瑶,她能行么?不是说她的修为还没破实丹么?”

天机子道:“卫瑶在三个月前就破实丹了。”

“什么?三个月前就破了?”小环大吃一惊。

天机子道:“再说了,瑶池宫最厉害的并不是卫瑶,昆仑圣境真正可怕的也不是卫瑶。”

小环越听越好奇:“那是什么?”

天机子道:“是卫家!”

小环道:“卫家?”

天机子道:“不错,就是卫家。卫家才是昆路圣境最可怕的地方,只可惜世人都不知道!你可知道瑶池宫是通往何处的地方?”

小环摇头:“不知道。”

天机子指了指头顶的天空:“以后你就会明白了。卫瑶不是凡人,她的修为,呵呵……你不懂!”

小环冷哼一声:“故作高深。不管了,我要去环州看杨风哥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