宴会场,九千人都在这里。

即便是杨风离开了宴会场,但是他们都不敢离开,坐在原地,连大气都不敢喘。

见证了诸夏八王之一的天斗王被灭的过程,给他们造成的震撼实在是太大了,至今都还没缓过神来。

刑天仍旧伏在地上,不敢起身。

身为陨石军团的军团长,一直来还从未尝到这样的失败。也从未见过强悍如杨风这样可怕的存在。杨风放过他性命的时候,他是感动的,也很好奇。

这时候,人群中缓缓走出来一个人。

他来到刑天身边,微微道:“刑天,你命大。知道杨风为什么欣赏你吗?”

刑天抬头看着那人,只见来人是向武,当下微微道:“为什么?”

向武道:“因为杨风本身是个重情重义的人,他最欣赏的也是重情重义的人。你扬言要为天斗王报仇,还拒绝投靠杨风。虽然得罪了杨风,让杨风很不开心。但是也得到了杨风的欣赏和尊重。杨风这个人和别人不同,他不会为自己的情绪所左右!”

刑天凝声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向武道:“杨风给过你机会了,也欣赏你。但是如果你真的不加入杨风的话,只怕你的下场会无比的凄凉。”

刑天道:“此话怎讲?”

向武道:“杨风公开放过你,看起来好像是给你天大的恩情。可是你觉得这是好事吗?”

刑天道:“你什么意思?”

向武道:“杨风接连杀了刑众和刑斗,杀了白秋波和崇武,唯独放过你。不管你是否拒绝杨风。但是在外人眼里,你就已经是杨风的人了。你如果继续留在天斗府,等杨风离开之后,你信不信天斗府的其他家族会直接群起攻击你,直接把你撕成粉碎!”

刑天听得出了一身冷汗,身体都在发抖。仔细想想,好像的确是这么回事儿。

刑天道:“那你说怎么办?”

向武道:“加入杨风,活,还可以实现你的理想。否则,死。你是要墨守成规,还是选择解放思想,继续追寻你的理想。你自己看着办!”

说完,向武转身离开。

向武凝声道:“向武,你到底是什么人?你是杨风的人吗?”

向武摇头:“我和杨风都不认识,从未说过话。”

刑天道:“那你为何要告诉我这些?”

向武道:“因为你是个重情义的人,曾经对我有恩。我自然不希望你死的不明不白!”

向武已经走了,重新进入人群之中。

刑天楞在原地,讷讷无语。却仍旧不敢起身,而是转了个方向,对着杨风离开的方向伏在地上,一动不动。

这时候,血玲珑站了出来,目光冷冽的扫过全场:“在场天斗王府的人,邢家的人,以及秋家的人,你们还坐在位置上干什么?难道就不怕杨哥灭族吗?”

全场顿时有七百多个人瞬间站了起来,坐立不安。

有人道:“杨风先生什么话都不说,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办?”

血玲珑指着地上的刑天道:“刑天是天斗王府王牌不对陨石军团的军团长,尚且跪在地上乞求杨风的宽恕,你们又算什么东西,还敢心安理得的坐在位置上?”

这些人这才明白过来,纷纷离开座位,来到刑天身后,伏在地上,浑身发抖。

秋栢铁,秋尹翔,秋引河等人也都纷纷照做。

斯巴战狼和斯巴冲倒是很尴尬,也不知道该不该跟随,一时间陷入了两难。

血玲珑扫过全场,冷冷道:“在杨哥出来之前,任何人都不得离开!否则杀无赦!”

血玲珑这么做是有道理的。

在座的九千人都是整个天斗府最顶级的人,他们掌握着整个天斗府两百三十多个省份的所有资源和江湖秩序。现在天斗王被杀,地斗王和人斗王也被杀了。整个天斗府都会陷入大乱。

接下来,必须要稳定在座的九千人,才能够稳定整个天斗府的秩序。

否则,稍有不慎,整个天斗府都会陷入无休止的内乱之中,到时候生灵涂炭,这是绝对不允许的!

血玲珑的意思,其实也就是夏武盟盟主的意思。这时候夏武盟盟主感激的看了血玲珑一眼,随后冷冷道:“夏武盟十一位都督听令!”

包括销曲在内的所有人都纷纷开口道:“在!”

夏武盟盟主道:“在杨风出来做出安排之前,任何人要是胆敢离场,杀无赦!”

“是!”十一位都督异口同声的开口,声动如雷,震撼全场。

全场的人都要吓尿了,哪里还敢心生离开的念头?

他们只觉自己成了待宰羔羊,等待着杨风这个少年传奇给他们安排接下来的命运……

由于夏武盟联合血玲珑在控制全场的人,因此杨风斩杀天斗王的消息还没有传出外面,否则天下人早就疯掉了……

……

这时候,杨风来到了秋水的寝宫之中。

他看到的是一个一头白发的女子坐在床榻上,搀扶着秋水,给秋水输入生命之力。

仔细看才发现,这个白发美女豁然就是秋锦瑟。

秋锦瑟给秋水输入的是带精血的生命之力!

这是在以命换命!

而秋水还是死气沉沉,没有任何要恢复的迹象。

“锦瑟,你疯了!!”杨风上前,想要拉开秋锦瑟,只见秋锦瑟神色都仿佛衰老了很多,当下冲杨风咆哮一声:“杨风,你别管我。她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姐姐!我一定要把她救活!”

杨风大声道:“可是她已经死了。就算你耗尽所有的生命也没办法!”

秋锦瑟仍旧没有停止的意思,反而更加的疯狂了。

“住手!”杨风再不将就,直接运转生生造化功,强行分开秋锦瑟和秋水!然后不顾受伤,直接把秋锦瑟紧紧地抱在怀中,不断的给她输入生生造化功和大生机术,想要恢复秋锦瑟的生命力。

还好来的很及时,不出几个呼吸的时间,秋锦瑟的白发重新变成了黑色,衰老的容颜也开始恢复了年轻美丽。

秋锦瑟死死的捶打着杨风的肩膀:“杨风,你不要阻拦我。你就让我任性一回好不好?不这样做的话,我真的生不如死!”

“我知道这种感觉!”杨风心疼之极:“我懂,你冷静一下,听我给讲一个故事好不好?”

秋锦瑟的情绪这才稍微好一些。

杨风的情绪沉静在往日的回忆之中,缓缓的开口:“曾经我离开淮河流域,前往昆仑圣境求学。那时候,因为被人算计,我加入的是昆仑圣境最差的杂院。后来在杂院的年终考核上,我对上了当时昆仑圣境的第一弟子储君王。危机重重,有一个白衣女子豁然出现,为我解决了困难!那个女子很漂亮,天之骄女,叫做月子歌。就这样,我们认识了……”

杨风从认识月子歌开始缓缓讲起。

随着故事的推进,秋锦瑟的情绪逐渐的平静下来。

杨风的记忆非常清晰,曾经的一幕幕都讲述的清清楚楚,最后故事讲到了青州胡药城,青州曹雄,汉州刘文,崇州李元朝,胡家公子胡延平,四人为了得到青帝墓的地图,半路截杀月子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