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风一路上走的并不快,心事重重。

决战血蛟龙展现了玄蛇树和页岩树,这纯属无奈之举!

其实这还不是杨风的王牌。比如昆仑雷树,金象等等这些秘密。杨风都还没展现出来。

玄蛇树,页岩树,只是杨风的一部分王牌而已。

杨风这么做,一方面是无奈之举,另外一方面,杨风也是在向诸夏展现自己的能量。杨风需要让更多的人知道自己!

不过,凡事都是双刃剑。

高处固然可以舞风云,但高处也不胜寒!

杨风努力的思索着刚刚那个黑衣人的身份,思来想去,杨风觉得楚金阳的概率最大!

这个家伙戾气最重!

比凌破还要重。

虽然凌破也不是什么好鸟,但是自己在击杀剑无双的时候,凌破至少是没有出手。可见他还是很注重脸面和身份的。对圣剑宫存在敬畏之心。因此杨风觉得不太可能是凌破。

楚金阳!

恩,应该就是楚金阳了!

“杨哥,你知道是谁了?”张武察言观色的本领还是不错的。

杨风也不隐瞒:“恩。”

张武道:“依我看,肯定是楚金阳那个家伙干的。我看他最不爽了。所有的坏事,都是我看最不爽的那个人做的!”

杨风一阵无语,这叫什么理由?

不过杨风也无意和这种智商存在缺陷的人计较:“好了,别乱说话。我们快去萧氏门阀!好多天没见到大哥,我好想和大哥伴奏几个曲子!”

“杨哥,你变了!”张武瘪瘪嘴:“以前的你是个正常的男人,喜欢美女,喜欢钱。但是现在你居然喜欢什么曲子,抚琴……我曹,这根本就不是正常人的爱好啊?”

“你懂个屁!”杨风道:“一个高雅的男人,自然会喜欢高雅的美女。就你这德行,到头来找美女还要花钱,我的脸都被你丢光了!”

“我曹,这年头找美女还有不靠钱的?那你说靠什么?”

“靠才华啊。”

“厄……对我来说,钱就是我的才华。”

“行啊,以后别找我要钱了!”

“别啊,杨哥,我错了还不行么。我就是个俗人,和你无法相比!”张武明显口是心非。

杨风懒得和他计较,这时候杨风忽然停了下来:“诶?我怎么听到了萧氏门阀的方向传来的琴音呢?这是绝唱……好端端的谁会演奏绝唱?莫非萧氏门阀出了什么事?”

“不好,我们快赶路!”杨风直接跨步奔跑,狂奔而去。

……

正时候,萧氏门阀所有人都陷入了悲鸣之中。

萧步云三拜九叩之后缓过神来,强行拉着萧水灵和萧战转身离开,从后门离开。

萧氏门阀后门外面,就是一片荒山。

萧步云拉着两人进入荒山,几个呼吸之后,楚金阳就出现在后门外,俯视周围的荒山,冷冷道:“萧战,你跑不了的。给我出来吧!”

他身上夹带着狂盛的气息,大肆冲入山林之中。

他的感知力非凡,只要周围有任何的风吹草动,他都能够在第一时间感受到。

而在萧战走过的萧氏门阀内,一片片的尸体,一片片的血雾……

……

三天的时间,整个东南江湖彻底变天,东南王都易主了。

但是这只是争对东南的高层江湖人士而言。至于普通的江湖人士,以及俗世社会的高层人士富商富豪们则是并不知道。毕竟能够参加门阀盛会的人很少,而能够进入龙湖观看杨风击杀血蛟龙的人就更少了。有大部分比较低层次的人虽然一开始去了,但中途都被吓跑了,或者看到杨风被打死的时候就跑了。能够坚持看到最后的,绝对都是东南,东北等地方的一流高手!

因此,龙湖一战虽然是公开决战,观战者无数。但是对于整个东南江湖来说,知道的人还是少数。对于整个东南的俗世社会来说,那几乎就是一件微小得几乎没人知道的事情了。

俗世社会,仍旧车水马龙,灯红酒绿。该快活的快活,该干嘛的继续干嘛……

一辆警用摩托车在盘山公路上疾驰,在这摩托车后方跟着三辆特警专用车,都把速度开到了极限。

前方开警用摩托车的是个带着头盔,穿着劲装的大美女,虽然穿着劲装,但是无法掩饰她一身完美的曲线和修长的大长腿。

车子如风,在攀上公路上疾驰。

在车子前方,有一个徒步奔跑的黑衣人。

只听这个女警大声咆哮道:“你跑不掉的!我舒亚楠从警至今还从来没有破不了的案!”

那个黑衣人凭借徒步奔跑就能够拉开和舒亚楠之间的距离,可想而知这个黑衣人有多么的不简单了。

“该死的舒亚楠,你盯着我不放有什么用!”黑衣人忽然从身上拿出一个手雷,对着舒亚楠的方向就扔过去。

手雷在地上打了几个滚,恰好滚到舒亚楠身前。

“什么?!!”舒亚楠咆哮一声,当下来了个急刹车,然后一蹬车子,整个人就地滚向一边。摩托车在地上滑行,最后被手雷的一声震天巨响中,被炸飞了!

沉重的摩托车被炸飞数十米,然后在空中解体,化成无数铁块,四处飞散。

“哈哈哈,舒亚楠,你不是我对手!再见!”那黑衣人还转过身来做了个鬼脸,然后纵身离开了。

“该死的人贩子!”舒亚楠摘下头柜,重重的把头盔扔在地上。她受了伤,双腿骨折,左手也骨折,还有皮肤的划伤,很严重!

摘下头盔后的舒亚楠,是一张精致无瑕的绝美脸庞。

“该死啊!”舒亚楠非常愤怒。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个罪犯潇洒从容的离开。她很想爬起来,奈何伤势太重。而身后的警车还没跟上来,没有半个小时怕是追不上!

正时候,舒亚楠看到有两个人沿着山路朝这边快速狂奔而来。

奔跑的速度飞快!

快的几乎只剩下影子。比刚刚那个黑衣人还要快得多。

舒亚楠努力的挪到道路中间,冲这两个人连连挥手:“救救我!”

杨风稍微放慢脚步:“我没空,你自己打120!”

说着杨风就要继续往前。

舒亚楠吃惊道:“我是警察,刚刚追捕罪犯的时候被对方用手雷暗算,我现在腿脚都骨折了。电话也打碎了,你帮帮我!”

张武道:“你是人间正义的守护者啊,必须帮忙。杨哥,赶紧的啊。”

看到美女他就两眼放光。

杨风也是无语了,不过杨风听到对方是警察,还被罪犯暗算了,心中也是肃然起敬,停了下来:“那好,我帮你看看!”

杨风蹲下身,查看舒亚楠的伤势,淡淡道:“还好,伤得不重,只是骨折而已。有一处骨头碎掉了罢了!”

舒亚楠目瞪口呆:“骨头都碎掉了,这还伤得不重?你会不会说话啊?”

杨风瞥了舒亚楠一眼:“就这么点伤有什么好说的。我给你治一下就好了!”

“治一下就好了?你以为你是谁啊?华佗在世吗?”舒亚楠原本对杨风的印象还不错,毕竟此人愿意张义援手,但是听到此人的口气这么张狂,顿时就不爽了。

但是下一刻发生的事情,刷新了她的三观。

只见杨风拍出右手,一股精纯的力量进入舒亚楠的体内。没有任何痛苦,反而让人感到酥麻。几个呼吸的时间,杨风就收手:“好了,你的骨头和皮肤划伤已经痊愈了,可以起来活动了。我还有事情先走。”

说完杨风就起身要离开。

“诶?还真的恢复了……”舒亚楠起身活动,发现身体的伤势果然好了:“这,这也太神奇了啊。恢复骨骼不是要‘咔嚓咔擦’么?你怎么没点动静就恢复了?“

杨风没有回答,人都走远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