峡谷深处。

乱流呼啸,四野茫茫。

三人坐在一起,根本不敢动。

周围一棵玄蛇树,一棵页岩树保护着三人。周围的乱流一次次的冲击在这两棵奇树上。仿佛三人只要动一下,就会被空气乱流杀死似的!

杨风深吸了口气:“楚金阳终于离开了。大哥,水灵,我给你们疗伤!”

杨风伸手,催动大生机术,给两人疗伤。

“嗡嗡嗡~”

精纯的大生机术力量进入两人体内,快速的帮助两人修复伤势。

萧水灵和萧战都感到很神奇,这力量里居然蕴含着很浓厚的生机之力,快速的帮助恢复体内的一切伤势。不到一刻钟的时间,两人的伤势便好转了很多。

特别是萧水灵,内伤和外伤都恢复了。身上除了有两处伤疤没有痊愈外,其他的伤疤都不见了。

这就是大生机术的玄妙之处。

不过,萧战被斩断的双手却无法恢复。

萧战靠在玄蛇树的树干上,双目垂危,没有了往日的光泽。整个人看上去仿佛苍老了十岁。

“师父!”

萧水灵看着他双臂上的两个切口,声音哽咽。

杨风也半晌说不出话来:“大哥!对不起,我来晚了!”

萧战神色淡然,一语不发。

萧水灵道:“杨风,这不怪你。都是楚金阳……都是楚家!”

萧战喃喃道:“这都是我造的孽,都是孽缘啊!如果不是因为我年少多情,也就不会和楚玥相恋了。如果不是因为这段恋情,我们萧氏门阀也不会有这样的劫难,这都是因为我!”

杨风道:“大哥,爱情无对错。你不要自责了!”

萧战摇头苦笑,半晌说不出话来。

萧水灵还要再说话,杨风制止道:“萧水灵,算了。让大哥一个人安静一会儿,我们找找出去的路!”

萧水灵道:“恩。这个地方是个空气乱流。风刃很强,连楚金阳之前都被风刃重创了,为何你的玄蛇树和页岩树能够抵抗?”

杨风摇头:“这也是我想不明白的地方。”

这时候小黑道:“杨风,我大概知道为什么了。不知道我的猜测是不是对的。”

杨风传音道:“说。”

小黑道:“其实玄蛇树和页岩树都是八大奇树,非常逆天的存在。只是我们都寄宿在你的身上,我们发挥出来的威力受到你的实力极限的影响。按道理说这风刃能够重创楚金阳,也肯定能够击杀我们。但是结果没有,为什么?”

“为什么?”

小黑道:“因为玄蛇树和页岩树的力量品质远远高于楚金阳的力量品质,这风刃的品质和玄蛇树以及页岩树的品质相当,攻击我们的力度不是那么大。我依附在你身上,你往前走走看!”

“好!”

杨风起身冲萧水灵道:“萧水灵,你在这里看着大哥,我去前方探探路。看看能不能找到风刃的根源。”

“那……你小心!”萧水灵也知道,自己的实力太弱,就算跟着杨风也只能拖后腿,留下来照顾萧战是最好的选择。

“走!”杨风走出两棵树的保护范围,沿着峡谷的前方,一步步的前进。

“轰轰轰~”

周围的风刃不断席卷而来!

小黑盘旋在杨风身外,释放出强大的玄蛇气,和这风刃抗衡。

随着脚步的前进,杨风发现这风刃果然没有太强烈要攻击杨风的念想。仿佛和玄蛇力量有点共鸣的意思。

如果风刃疯狂击杀而来的话,只怕杨风已经死了。

小黑道:“果不其然。风刃没有太过要攻击我们的意思。杨风你可以加速前进了!”

“好!”杨风快速奔腾:“我就沿着风刃越加浓郁的地方去。我倒要看看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居然会产生这样强大的风刃。”

“恩!”

一路前行,前方的风声呼啸得更可怕,一阵阵尖锐的破空声,让的耳膜都要碎裂掉。

到了前方,杨风发现自己脚步居然无法站稳了,被风刃给拖了起来!

“什么鬼东西?”杨风很吃惊。跟着这股空气乱流,不断的往前方飘然而去。

“诶?不对啊,这里的重力不平衡了。好的重力!”杨风明显的感觉到,这个地方的重力和外面不一样了。

越往前,前方的重力越大。

风刃里面蕴含着的力量也越来越大!

仿佛要把自己的内脏都挤爆。

“小黑,这是什么东西?怎么这里的重力都不一样了。好像有个神秘的东西,在改变这里的乱流和重力!”杨风越往前飘,越加的吃惊。

这太诡异了!

连重力都可以改变?

什么东西如此恐怖?

想想就吓人。

小黑倒是越来越兴奋:“改变重力……改变空气的流动……这世界上除了有绝世强者可以凭借绝世修为做到之外,在自然界,只有一样东西可以做到。如果真的是那个东西的话,那么,杨风你可要发了!”

杨风倒是没有太多欢喜:“什么东西?”

小黑道:“天下八大奇树之一的风引树!风引树由力量和风孕育而生。可以改变重力结构,也可以改变风的流向!这是在八大奇树中排名第四的存在,仅次于昆仑雷树!你发了!”

“风引树?改变重力和风的动向……排名仅次于昆仑雷树?”杨风都惊呆了。

小黑道:“没错。你手上虽然得到一棵小的雷树,但是它没有经过天地真正雷霆的孕育,算不得是真正的雷树。真正的雷树可以吸收天地雷霆,甚至可以驾驭九天雷霆。在八大奇树中排名第三。但是雷树的成长死亡率太高,得到真正的雷树也太难了。但是风引树不同,风引树只要存活了数千年,那就是真正的风引树。”

“轰轰~”

空气乱流还在继续,杨风被这股乱流拉扯着不断往前漂移,周围的重力越来越重,风刃也越来越来强悍。杨风很快就完全失去抵抗的能力,只能任凭这风刃和乱流拉扯着自己朝乱流核心的方向飞去。

越过峡谷,来到峡谷最深的地方。肉眼可见——有一个巨大的风眼在核心的地方流传,仿佛台风的风眼!

不,不台风的风眼还要可怕!

这个风眼漩涡,仿佛可以随时引起十几级的台风!

可怕至极!

杨风一脸死灰,这么可怕的风眼,要是愿意的话,随时都可以撕裂自己。但是小黑却越来越兴奋:“哈哈哈,风眼出现了,如果我猜测没错的话,这风眼里面肯定有一棵风引树!天啊,风引树一直都是传说中的存在,我都没见过呢。没想到今天在这里见到了。哈哈哈,真是太激动了,杨风你的运气真是好到爆啊!”

“我怎么感觉不妙啊,我都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了……周围的风眼带来的撕裂之力太可怕了。如果它愿意的话,我随时都会被杀灭啊。”杨风倒是没有小黑那么疯狂。

小黑道:“怕什么,火中取栗,富贵险中求。这个道理你都不懂么。”

“靠,你居然还会引用典故!!”杨风实在是很无语。看来这小黑真是不拍死的,奇树就是奇树,和人类的思维还是有所不同。

“我来尝试着和它沟通一下……哈哈哈。”小黑空前的兴奋。

“嗡嗡嗡~”

周围的风刃和重力越来越大,杨风不得不运转古神体抵抗,这才让身体保持知觉。

但是下一刻,杨风知觉脑袋“嗡”的一声,直接失去知觉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