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亚楠几乎是跑着进入房间的。

四张请帖。

四个人换上衣服,便下楼了。

酒店大门口。

一辆顶级的布加迪威航跑车停在大门外。剪刀门打开,一个穿着酒红色西装的帅气青年,靠在车头上,戴着墨镜,手里捧着一束玫瑰花。

引来无数人的惊叫,特别是美女们,更是惊呼不已。

甚至不少美女还主动上来搭讪。对于气质不凡的美女,这个青年则是主动和她们打招呼,甚至互相留下电话号码。对于一些打扮比较俗气的美女,这个青年则是看都不看一眼。

青年看了眼手表,大概发现时间差不多了,便不再接受任何人的搭讪,一副很孤傲的样子。

正时候,舒亚楠带着杨风三人从酒店门口走了出来。

青年捧着玫瑰花主动上前,非常绅士的送出玫瑰花:“亚楠,这是给你的礼物。”

舒亚楠微微吃惊,但还是收下了。

周围围观的男女则是一片惊叫。大叫这美女真是太幸福了。

青年看到舒亚楠收下玫瑰花,眼中闪过一抹得意的笑容,随后恢复过来,一本正经的道:“这就是你的朋友?”

言语之间,带着明显的蔑视之色。大概是感觉杨风和刘玮的穿着太土了。

但是当他的目光扫过陈倩尔身上的时候,整个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女人在紧身肤色连衣裙的包裹下,展现出来的身材是多么的完美啊,浑身多一寸肉嫌多,少一寸则嫌廋。绝美的容貌外还展现出一股惊世骇俗的气质。

舒亚楠虽然也是个大美女,身材和容貌都是一流。但是没有陈倩尔这种绝世的气质那么有冲击力!

青年一看,眼睛都看直了!

包括舒亚楠在内的周围所有人都惊呆了——这个开布加迪威航超级跑车的青年刚刚不是给舒亚楠送玫瑰花么?怎么现在直接瞪着舒亚楠旁边的朋友一动不动?

这表现得也太直白了……

舒亚楠都一阵尴尬,之前他对李柏的印象还是不错的,没想到这个李柏也太那个啥了。

舒亚楠咳嗽一声,李柏这才缓过神来,略显尴尬,目光回到舒亚楠身上:“亚楠,你身边的朋友个个都是美女帅哥啊。”

舒亚楠道:“那可不是。这是陈倩尔,是我的顶头上司的上司。”

李柏马上屁颠屁颠的伸出手,想要和陈倩尔握手。陈倩尔微微皱眉,碍于情面,还是简单的握了一下,快速的收回。

舒亚楠闻了闻手上留下来的余香,然后笑了笑。

舒亚楠对李柏的印象更不好了,但还是介绍道:“这是刘玮,我的副手。这是杨风,我朋友,江湖上的大人物。”

李柏看都没看杨风刘玮,直接很炫耀的指了指自己的布加迪:“我车上只有一个座位,不好意思诸位。亚楠你请吧。”

李柏做了个请的姿势。舒亚楠略显尴尬,陈倩尔给了无奈的眼神,带着杨风刘玮上了自己的车。

……

林氏府邸。

一个巨大的庄园。

此刻张灯结彩,喜迎各方来宾。广场上摆满了红地毯,蛋糕,舞台,美酒。

美女帅哥来来往往,气氛十分热闹。

林啸穿着一身白色的燕尾服,光芒闪耀,成为了今晚绝对的主角。

林春,林东,以及林氏家族的所有人都成为了林啸的陪衬。整个东北四省的到老齐聚于此,纷纷上前拍林啸的马屁。

“林少,从此往后你就入华江门了。一飞冲天啊!”

“神龙门的剑无双已死,现在整个淮河流域的年轻一代,也就林少加入了宗门,林少是不折不扣的淮河流域第天才啊……”

林少光芒万丈,对于这些大佬只是轻轻点头。

便是这个时候,门外传来一个洪亮的声音。

“巫童到!”

人群自动分开。一个穿着黑衣的少年在万众瞩目之下走了进来。

对于这个巫童,林少很重视,主动上前,很大气的道:“巫童公子,真没想到你也来参加我的生日宴会,真会令我们林府蓬荜生辉啊。”

巫童神情冷淡,面色发黑,看上去得了重病即将命不久矣。

巫童手里拿着一个锦盒,往桌子上一放:“我是奉黑巫婆婆的命令,给你送一样东西!作为生日礼物,还请林少收下。”

“黑巫婆婆送的东西必定是绝世珍宝,我林啸在此谢过了!”林少抱拳行礼,然后打开锦盒,只见里面有黑光散发出来。

林啸整个人都颤动不已,然后狂喜:“这是三级灵丹——黑元珠!”

林崇山见了都很惊喜,回礼道:“林某人再次谢过黑巫婆婆!如此贵重的礼物,我们林府没齿难忘。”

巫童冷不丁的道:“那是自然。黑元珠集合了大量孩童的精纯之气,用黑巫术炼制而成,服用之后可以提升一个境界。这种礼物,黑巫婆婆平时都舍不得给我用。如今送给林少,自然是礼物贵重。”

林崇山和林啸再次道谢。

林崇山道:“巫童公子是贵客,这一次难得来林府,可要留下来多喝两杯啊!”

巫童淡然:“我不喝酒,不过既然来了,留下来感受一下林府的繁华也是好事。”

“巫童公子请坐!”林崇山亲自迎接。

林啸欣喜万分,脸上的得意之色更浓了。

下一刻,门外再次传来洪亮的声音:“华兴门长老,诸葛青云到!”

哗啦~

人群沸腾。

纷纷转头盯着大门口的方向。

巫童,林崇山和林啸三人也都纷纷站起身,快速走向大门口的方向,连声道:“诸葛长老!”

诸葛青云双手负背,一副高高在上的神情,微微点头:“恩。”

林崇山道:“诸葛长老能来参加犬子的生日宴会,真是我们林府上下的荣幸!”

诸葛青云淡然:“林啸马上就是我华江门的人了。我来参加林啸的生日宴会,也是合情合理嘛。”

巫童也态度恭敬:“巫童参见诸葛长老!”

诸葛青云很欣赏的看了巫童一眼:“年少有为啊。我和你们黑巫婆婆也是旧识,如果不是因为我华江门内有人排斥黑巫婆婆,我早就把你带入华江门修行了!”

这句话折射出来的味道就很不一般了。

林啸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加入华江门,但是诸葛青云却表露出早就想带巫童进入华江门。可见这个巫童的天赋实力,怕是还在林啸之上。

巫童恭敬道:“多谢诸葛长老抬爱,黑巫婆婆也多次提起你。不过我跟着黑巫婆婆挺好的,并无太多的念头。”

诸葛青云眼睛里面的欣赏之色更浓:“挺好的。”

这时候时辰到来,林崇山恭敬道:“切蛋糕的时间到了,如果诸葛长老不介意,恳请诸葛长老为犬子切蛋糕。这生日,想必圈子毕生难忘。”

能够在生日宴会上,让诸葛青云切蛋糕,那绝对是光耀门楣的事情。

林啸也道:“长老,恳请你为我开蛋糕。林啸必定没齿难忘。”

诸葛青云微微一笑:“好,我来给林啸切蛋糕!这算是我送给你们林府的礼物。”

说完,林啸拿起长刀,准备切开五六米高的巨大蛋糕……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