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象一出,天地再无光泽!

群山亦不过蝼蚁尔。

前一刻还信心满满,为杨风而感到惋惜的巫公公两人,此刻彻底傻掉了!

这到底是什么级别的武技啊?

血口直接被压碎,八千骷髅军团瞬间崩灭!

更可怕的是,这茫茫的金象之力丝毫未减弱,反而变得更强,朝自己狂奔而来!

“怎么可能?!”

黑巫婆婆疯狂的咆哮,想要爆退闪避,但是发现在这金象的威压之下,身体根本无法动弹!

她想使用武技,却发现在这金象之下,任何的武技和抵抗都是蝼蚁,都是无效的!

那种感觉就好像是一个罪犯跑到一个沙漠里面,头顶上有一个核弹对着他,然后说:“你跑啊,你跑啊……”

妮玛了,核弹就在头顶,自己能够跑哪里去?

黑巫婆婆和巫公公此刻的感觉就差不多这样。

绝望到连抵抗的勇气都没有!

巫公公一屁股坐在地上:“老婆子,我们忍辱负重五十年,本想着复仇的曙光就在眼前了,没想到最后我们居然折损在一个二十一岁的少年手上。真是可笑啊!”

“老家伙,是我连累你了。当初如果不是因为我加入黑巫谷,我师父也不会因此反对我们。更不会把我扫地出门!你也不会因此失去掌门之位,还受了极刑,跟着我蜷缩在这种人不人鬼不鬼的地方,是我对不起你!”黑巫婆婆老泪纵横。随后大手一挥,把权杖穿过巫公公的胸膛。

巫公公大惊:“老婆子,你要干什么?”

“我用尽最后的生命,为你保一命!你离开之后,记得一定要答应师父的条件,让师父灭了这个杨风,为我报仇!”黑巫婆婆嘶吼着:“我若死了,师父应当不会再记恨你排斥你了!”

“老婆子,不要!”巫公公仿佛想到了什么,大吼一声。

黑巫婆婆惨笑,结印发动巫术:“接触巫术!以我之魂,引你之躯,接触之人体转移!爆发吧!”

说完,黑巫婆婆猛然抬起手中的权杖,对着广场边缘的林啸豁然甩出!

“咻~”

血色权杖带着无穷的血光,一闪而出,眨眼时间击穿了数千米外林啸的身体!

“啊!”林啸顿时咆哮一声,然后直接倒在地上晕厥过去了!

下一刻,金象之力轰然碾压在巫公公黑巫婆婆所在地。

整个山顶广场都塌陷了数十米!

巨大的山脉出现了巨大的断痕!

烟尘弥漫周围数千米之地,久久不散!

陈倩尔站在杨风身后不远的地方,和沈悦容站在一起,因此两人免受了力量的冲击。否则这等力量之下,两个人瞬间就灰飞烟灭了!

咕噜!

沈悦容和陈倩尔两个人同时咽了一口唾沫,只觉口干舌燥。这等级别的战斗,已经远远超出了两个人的想象!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两人只怕到死都不会相信这世界上居然有这等可怕的高手!

杨风,站在原地,傲然挺立,宛若不败的战神!

林崇山身外的灵级法宝,直接碎裂!

整个人被震得飞了起来,然后砸在地上吐血,身上直接尿了!

嘶!

“这……这也可怕了!这到底是什么级别的战斗啊!!”林崇山脑袋一片空白。

全场也就只有林啸和林崇山两个人凭借灵宝的抵抗守护才留下来观战,其他人都跑到山下仰望去了。

过了很久很久,烟尘才慢慢散去。

杨风站在原地,漠然的看着这一切。

黑巫婆婆的身体已经变成稀巴烂了,他旁边也躺着一个稀巴烂的尸体。

杨风没在意,转身准备离开。

就这时候,杨风忽然停了下来,目光落在黑巫婆婆旁边的那个尸体上:“恩?这不是巫公公的尸体……是林啸的!”

林啸不是在三千米外的广场边缘观战么?怎么……

怎么回事?

杨风猛然转头看着广场边缘林啸所在的位置。只见一个重伤的巫公公握着权杖,坐在地上大口呼吸。

以杨风的见识,都感到莫名其妙。

这两个人怎么换了位置?

难道是黑巫术?

黑巫术能够玄妙到这个地步么?在金象之下还能逃脱?真是不可思议啊!

要是林啸所在的地方在隐秘一点的话,只怕刚刚就让巫公公给跑了!

杨风感到疑问的时候,陈倩尔的声音传来:“我在东南常年调查负责七七童子失踪的案件,对黑巫术做过专门的了解。刚刚黑巫婆婆了禁忌的接触巫术转移巫公公。”

杨风对黑巫术的确不了解,毕竟诸夏江湖何其之大,三千武道何等复杂玄妙,又有谁能够了解三千武道的所有法门呢?

杨风微微道:“接触巫术?”

陈倩尔道:“巫术的体系很复杂,博大精深,盘根错节,派系分支林立。其中有两种巫术是比较常见的。其中一种叫做摹仿巫术。就是以相似事物为代用品求吉或致灾的巫术手段。如恨某人,便做类似此人的人偶,写上该人的生辰八字,或火烧或投水,或针刺刀砍,以致那人于死地。再如小儿常常落井,为避灾,常做一偶人代替小儿投入井中,这种行为称作破灾破煞。人若生疮,画在植物叶或黄纸上,便可移走病患。白云观里拴娃娃、民间的“偷瓜”等祈子习俗。都是这一类的巫术!”

杨风静静的听着。

陈倩尔继续道:“刚刚黑巫婆婆用的是另一种巫术——接触巫术。是一种利用事物的一部分或是事物相关联的物品求吉嫁祸的巫术手段。这种巫术只要是接触到某人的人体一部分或人的用具,都可以达到目的。如某人患病,在病人病痛处放一枚钱币或较贵重的东西,然后丢在路上任人拾去,于是认为病患便转移到了拾者身上。黑巫术常常搜集人的头发、胡须、指甲以及心爱之物,以备加害对方。古代奴隶主发现奴隶逃走,除派人寻找外,还要请巫师施行巫术,方法是把奴隶丢下的破衣片招来,放在石磨内磨,由于布片不易磨下来,便认为奴隶也必然在山间转来转去,找不到逃生的路;奴隶为能逃出虎口,也以巫术对抗,一般在逃走时,背一小扇石磨,顶在头上,这样奴隶主磨的布片就会很快掉下来,自己也能逃跑成功。”

杨风顿时了然:“也就是说,刚刚黑巫婆婆取了巫公公的血液,然后留在权杖上。以权杖击穿林啸的身躯。继而让两个人产生接触,互换了位置!”

陈倩尔道:“正是如此。不过这种巫术不能够对自己使用,否则黑巫婆婆刚刚也可以逃生了!”

“原来如此!看来黑巫术真是鬼神莫测,十分难缠,以后要小心了!”杨风陡然对巫术感到几分警惕。

这世界上,总有一些不为人知的手段,超出你的想想。

“老婆子!”

“我会听从你的吩咐,回到罗氏,为你报仇!”我巫公公悲痛大叫,然后拿着权杖就朝山顶外面一跃而出,想要逃跑!

巫公公虽然受伤,但是逃跑的速度不慢,一跃闪出千米外!

“想跑?给我回来!”杨风右手一挥!

轰隆!

一道剑丝豁然飞出,划过长空,略过巫公公的身体,讲身体死死的捆绑!

一拉,巫公公便如同死鱼一般砸在广场中央!

锋利坚韧的剑丝,切开无数皮肤,让巫公公痛苦的嘶吼:“杨风是,我罗氏前任掌门人罗敬天的儿子,你要是敢杀我。我父亲绝对不会饶了你!”

杨风冷然道:“七千七百个七七童子,成为了你的工具。我若是放你走,我还如何对得起淮南王这个名讳?”

“你多活一秒,我都感到有罪恶感!”杨风一拉剑丝。

“不!不!!!”巫公公发出最后的惨叫。

剑丝绷紧,眼看就要把巫公公切成两半!

这时候,天空中忽然传来一道佛光。

“阿弥陀佛!”

一声洪亮的佛号,仿佛有净化人心的威力。

杨风明显的感觉到,自己脑海中对巫公公的憎恶之意,好像缓解了不少。

佛法高深!

随后一个穿着灰色袈裟的老和尚踏空而来,缓缓朝这边走来:“施主何必这么大的杀念,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声音洪亮,杨风脑海中的杀念在减弱!

杨风抬起头,心中惊讶,此人只是凭借念了两句佛号,就可以缓解自己的杀念,这等佛法,非常可怕。

杨风道:“你是谁?”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