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一真人,你休要胡说八道。贫僧什么时候欺负过良家妇女?败坏贫僧的名声,后果是很严重的。”彦仁很生气。

“无量天尊!”玄一真人单掌竖起,默念真言:“都到这个时候了,施主还在狡辩!你是否以为当时只有我们两个人在场,没有目击证人我就提供不了证据?”

彦仁冷哼一声,虽然没说话,但是表情显然默认了这个意思。

玄一真人拿出手机晃了晃:“不好意思,我都拍下来了,已经发给报社了,明天就会出现一则震惊江湖的消息。高僧,呵呵。”

“你!”彦仁顿时脸色大变:“你想怎么样?”

彦仁的口气没有这么硬朗了。

“无量天尊!”玄一真人道:“我说过了,我要用你的血来向门主证明我对门主依旧忠心不二!放血呗!”

彦仁哪里还有什么高僧的风范,此刻双手紧紧的捏着拳头:“玄一,你这是在胁迫么?”

玄一道:“是啊,我就是在胁迫你。如果你今天的表现让我满意的话,我可以给报社打个电话,让他们把你的头版头条撤下去!”

彦仁道:“你要我放多少血才肯罢休?”

“看来你很珍惜你的名声,既然这样那就放血吧!”玄一真人:“放到我满意为止。”

彦仁道:“你好歹也是个出家人,怎么就这么歹毒呢?我放干了血,我不就死了么。”

玄一真人道:“放心,你诚心佛门,众生平等,就算放干了血我佛不会让你死的!”

彦仁剜了玄一真人一眼,这鸟人说的什么鬼话……

“你到底放不放?”玄一真人道:“我虽然道法无边,但是耐心也很有限!”

一旁的林崇山和巫公公见此情况十分紧张,巫公公道:“彦仁高僧,这道士就是一派胡言,你要是放干了血,我们都会死!要我说不如直接杀了这个臭道士!”

林崇山道:“是啊,区区名声不足为道……啊!”

林崇山还没说完,就被彦仁重重的甩了一巴掌!

“你懂什么,我彦仁一向注重自己的声名!”彦仁和尚微微发怒。林崇山则是吓得捂着脸,不敢说话。

彦仁冲玄一真人道:“真人,我乃是佛法高僧,今日我无论如何都要带走巫公公,如果真人执念要发报社那就发吧,贫僧相信我佛也会原谅我的!”

“那我发了?”

“你发吧。贫僧虽然一时失手伤害了一位女施主,但此刻贫僧已经诚心悔过。心若成铭,无惧红尘。阿弥陀佛!”彦仁念了一声佛号,好像真的不在意了。

玄一真人一阵尴尬,其实他压根没拍到什么,只是用来吓唬这彦仁。不想这彦仁还有两下子,玄一真人收起手机,右手拿出一银色的古剑:“你欺负良家少女贫道可以不计较,但是你今天招惹了贫道的门主,那就不可原谅了,贫道只好用无上道法给你放血了!”

“别以为你追了我一路我就怕了你,那是我佛慈悲!你这区区道法焉能和我等佛法相媲美!”彦仁冷喝一声,双手一分,千手罗汉再次祭起。

刚猛霸道的千手罗汉,再现之前打破咕噜金象的威能。

林崇山和巫公公看到这等神通,都大大的松了口气,仿佛看见了这臭道士死亡的下场。

然而玄一真人居然不紧不慢,一手捏着剑诀,一手劈出长剑。

太极阴阳道法!

玄一脚下显现一个太极图案。

随后一脚踏出,手中长剑豁然斩下!

“哐啷!”

惊天道法轰然显现,硬生生把这千手罗汉劈成两半!

彦仁倒吸一口冷气,身形暴退。

所退之处,地面上留下一条深深的剑痕!

如果不是自己闪避的及时,刚刚这一下只怕就已经陨落了!

彦仁倒吸一口冷气:“这是阴阳道宗的无上功法,太极阴阳道!”

玄一淡然道:“算你还有点见识。贫道修行这太极阴阳道已经有一年有余。每天都被逼过着地狱般的生活。虽然道法还比较浅薄,但是对付你绰绰有余。”

彦仁脸色微微变了:“真人,咱们无冤无仇,你又何必苦苦相逼呢!”

“阿弥陀佛!”

彦仁念了一句佛号,微微低头。

周围的地面上忽然出现四个更巨大的千手罗汉,把玄一真人围在中间。下一刻,四个千手罗汉同时发起最猛烈的狂攻。

“轰轰~”

山顶寸寸碎裂,那真是地动山摇!

“无量天尊!太极法,阴阳道!”

玄一真人手持长剑,高高举起,一分为四,分别斩向四个千手罗汉!

“轰轰~”

巨大的道法不断涌现,疯狂攻击四大千手罗汉!

很快,双方就进入了疯狂的对攻之中,这等佛法和道法的对攻,让陈倩尔和沈悦容两个人都惊讶得无以复加。

唯独杨风很淡定的坐在位置上,慢悠悠的喝着茶:“陈倩尔,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就给我泡一壶茶吧。”

陈倩尔这才缓过神来,战战兢兢的来到杨风身边,安静的给杨风泡茶。但还是忍不住问道:“杨风,你身边什么时候多了一个这么强悍的手下?”

杨风微微道:“他是最早跟随我的老人了,在中海市的时候就皈依我普度门了!”

“真是可怕啊。我看他的修为,已经入了人魂境。而且魂力至少也是四段!他如果对你出手的话,你能挡得住吗?”陈倩尔一脸的好奇。刚刚杨风施展的咕噜金象变就被彦仁的千手罗汉给撕碎了。

现在彦仁爆发出来的千手罗汉数量达到了四个之多,显然比对付杨风的时候要强悍很多。但是玄一真人还是抵抗住了。

玄一,莫非比杨风这个门主还要强悍?

陈倩尔万分好奇。

杨风微微道:“大家都是自己人,何必计较高低呢。再说了,你就对我这么没信心么?”

陈倩尔哑然一笑,看着杨风那自信的表情,心中说不出的震撼。这个杨风的口气,似乎并不把玄一放在眼里。杨风的实力到底有多强悍啊?

陈倩尔都不敢想了。

沈悦容看到这样的情况,早就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就这时候,玄一真人和彦仁和尚的对战达到了最巅峰,双方的佛法和道法都达到了巅峰,疯狂对攻之下,两个人差不多旗鼓相当。

不过玄一真人似乎要更加轻松一些,彦仁则显得有些吃力。

经过长时间的对抗之后,两人使用了浑身解数也无法战胜对方,反而双双受伤,最后筋疲力尽,躺在地上大口呼吸,再也没有战斗力了。

玄一真人怒瞪着彦仁:“假和尚,没看出来你的佛法居然还能和我抗衡。真是小瞧你了。”

彦仁的脸都被打得变了形状,说话的时候嘴型和语言已经不匹配了:“你的道法也不赖,就是人品差了点。你想赢我,也没那么简单。”

“傻比!我们虽然平手了,但是比我更强的门主还没动手呢!”玄一真人吃力的爬起来,对着杨风单掌竖起:“门主,我已经把他打得浑身是血,以他的鲜血来表明我玄一真人虽然消失一年,却仍旧对门主忠心不二。”

杨风喝了口茶:“玄一,一年多没见,你很不错!”

随后杨风站了起来,缓缓走向彦仁身后的林崇山和巫公公。

巫公公大为吃惊:“杨风,你想干什么?”

杨风道:“杀你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