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府,山顶广场。

这是林府的子弟平时修行最神圣的地方。但凡能够进入这里修行的,都是林府内的精英子弟,那是一种极高的荣耀。

就连林府的林啸,林崇山,平时都会来这里修行。

因为这里的灵气比较浓郁,修行效果比其他的地方要好。

此时此刻,山顶广场的中央将摆着一张椅子,椅子旁边放着一个茶桌。

杨风坐在椅子上,手里面慢悠悠的品着茶。

陈倩尔就站在杨风身旁,给杨风泡茶。至于巫童,则是被剑丝捆着,躺在杨风身外百米的地上,因为过度的挣扎导致剑丝切入他的血肉,造成很大的出血。

越挣扎,剑丝就捆绑得越紧。经过多次挣扎后,巫童终于受不了这种痛苦,如死鱼一般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杨先生,请喝茶!”

陈倩尔恭敬的送上一杯茶水!

杨风淡淡的抿了一口,喂喂皱眉。陈倩尔忙道:“杨先生,莫非我泡的茶不好喝?”

杨风毫不掩饰:“是比较一般,和江若离的茶艺比起来差太远了。你这是第一次泡茶吗?”

陈倩尔脸色微红:“第二次!”

“差一点就差一点吧,也勉强能喝!”杨风继续喝了两口。

陈倩尔很无语,不过也没有多说什么。而是安静的站在杨风身边,一双眼睛警惕的看着周围。对于接下来的事情,她充满了期待。

杨风也不着急,一点点的盯着前方,静静的等待着这位大名鼎鼎的黑巫婆婆。

黑巫婆婆会来么?

……

而广场周围的屋檐下,则是围观着无数的淮东北大佬。

身为东北王的林崇山,此刻感到万分尴尬。之前杨风让他做出选择,去给黑巫婆婆传话,结果林崇山不敢,沈悦容代为传话。

以黑巫婆婆那残暴嗜血的性格,肯定会把沈悦容给杀了吧!

但是黑巫婆婆到底会不会来,林崇山则没有底线。接下来的事情关系到林府的生死存亡,他的压力自然不是一般的大。

这时候,身后林啸快速走来,压低声音道:“父亲。”

林崇山道:“人请来没有?”

林啸恭敬的道:“居住西北老家的彦仁高僧已经答应过来说和。现在已经在来的路上。很快就到了。”

林崇山这才大大的松了口气:“那就好,那就好。以价彦仁高僧的辈分和佛法,前来说和。想必能够让黑巫婆婆和杨风罢手言和。只要双方放下恩怨,我们林氏也就不必夹在中间做艰难的生死选择了!”

林啸轻声道:“父亲,我有一事不明。”

林崇山心情明显的好转了很多:“你说。”

林啸道:“杨风明显不可能是黑巫婆婆的对手。我们选择了隐匿不答,就已经偏向黑巫婆婆了。等黑巫婆婆来了杀灭杨风,我们自然万事无忧。为何还要付出这么大的代价请来彦仁高僧?”

林崇山道:“如果在以前,这样想是没错的。但是现在的杨风已经是昆仑圣境的人。要是他死在我们林府,不管是否我们所杀,我们都逃脱不了责任。昆仑圣境神威之下,黑巫婆婆赤脚可以逃,我们家族总部落地在这里,又能逃到哪里去?”

林啸深以为然:“我明白了。杨风要死也不能死在我们林府。”

林崇山微微道:“我还煽动了怀东北四省的诸多大佬前去做说客。”

……

接下来,一位位大佬上去做说客。希望放弃和黑巫婆婆的决战。

对此杨风眼皮都没眨一下。知道沈家家主沈瀚文来临,恭敬道:“杨先生,我是沈悦容的伯父沈瀚文,淮东北沈家的家主。还请杨先生看在我们淮东北江湖无数人的份上,不要和黑巫婆婆起冲突。”

杨风看了沈瀚文一眼。沈瀚文一脸的冷汗,继续道:“如果杨先生愿意放下,我们沈家愿意出一百亿,送给杨先生,感谢杨先生的大义之举。”

杨风忽然感到很好笑:“我不和黑巫婆婆起冲突,怎么就变成大义之举了?”

杨风也是纳闷,按道理说像黑巫婆婆这等毒辣之人,淮东北四省的江湖大佬应该十分憎恶才对,恨不得把黑巫婆婆这种鸟人抽筋剥皮。

怎么就都来劝说自己了?

沈瀚文道:“大战一起生灵涂炭,我们淮东南的格局稳定了数十年,大家相安无事,形成了微妙的平衡。如果格局破裂,群龙无首,对我们淮东北江湖来说必定大乱之时,到时候免不了生灵涂炭。”

“哈哈哈……你说的这些大义凛然的鬼话,连三岁小孩子都不会相信。”杨风笑了:“沈瀚文,你是受林崇山的挑唆来做说客的吧?”

沈瀚文一头冷汗,不敢反驳。

杨风冷冷道:“林崇山担心我赢了黑巫婆婆,收拾了林氏。又担心我死在他的府邸上,会遭到昆仑圣境的问罪。因此只好来说和,想要平息此事,各方安好。如此林氏也就继续待在淮东北的位置上,一直坐着他的东北王,而你继续捧着林氏的臭脚,也可以继续做你的门阀,算盘打得不错。”

沈瀚文有一种被看穿的感觉,心中压力很大。

杨风冷笑一声:“不过,他林崇山还没本事平衡各方安好。你沈瀚文也没本事继续做你的门阀之主!滚吧!”

沈瀚文略显不悦,自己好歹也是门阀之主,在淮东南四省乃是除了林氏之外的第一大家族,被一个二十岁的少年这么呵斥,心里怎么会好过?

沈瀚文微微不悦道:“杨先生,我们沈家已经答应出一百亿来促成你退让一步。足见我们的诚意!所谓退一步海阔天龙,杨先生你如此咄咄逼人,你就自信你能胜黑巫婆婆么?”

杨风冷冷道:“我杨风行事,与你何干?”

沈瀚文道:“回归西北老家的彦仁高僧已经在来的路上了。你可以不给我沈瀚文面子,彦仁高僧的面子,你难道也敢不给么?”

说完,沈瀚文恭敬的转身离开。

虽然言语恭敬,但是语气里明显带着不悦。

……

中午十二点整。

太阳当空照,即便是冬天,也暖洋洋的。

杨风抿了口茶,慢悠悠的冲巫童道:“巫童,看来你的黑巫婆婆并不把你的死活放在心上啊。”

巫童的脸都被剑丝切出了无数的伤痕,此刻恶毒的看着杨风:“黑巫婆婆会来为我报仇的!”

杨风凝望着天穹的烈日:“但愿她会来吧,这算是我留给她的最后一点尊严。等我主动去找她,性质就不同了。”

巫童愤恨道:“你会死的!黑巫婆婆的强大,根本就不是你能够想象的。诸葛青云见了黑巫婆婆,都要跪着说话。你,在黑巫婆婆面前连蝼蚁都不如!”

杨风含笑不语。

这时候,广场外面传来一阵躁动。

无数人让开一条巨大的通道。

一股阴森的气息从广场的边缘缓缓靠近。

通道之外,黑巫婆婆,巫公公两个人缓缓走来。

而沈悦容的脖子上则是捆着一个链条,爬在地上,一步步如同狗一样,跟在两人身后,爬着进入广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