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红眸以为自己说出那番话的时候已经是天大的施恩,杨风肯定会抢着答应。毕竟能够成为镇魁党的人,为储君王效力。就是整个昆仑圣境所有人梦寐以求的事情。

而杨风区区一个只有二十一岁的青年,居然拒绝了!

拒绝!

还是当众拒绝!一点面子也不给!

非但全场的人吃惊万分,就连红眸都感到脸色尴尬,非常不悦:“杨风,对你来说这可是最好的一个机会。能够被出储君王看中,是你八辈子修来的福气,你可要珍惜!”

杨风淡然道:“我已经说过了,我一点都不稀罕。我拒绝你的邀请。难道我的话说的还不清楚吗?”

红眸更加不悦了,面若寒霜:“你可知道拒绝储君王的下场?”

杨风双手负背,傲然道:“我不想知道!”

红眸一窒,气得不轻。杨风这是一点面子都不给自己,整个昆仑圣境之中,就算是三宫的大长老看到自己都要给几分面子,哪怕是三宫的宫主见到自己,也会尽量多看两眼。但是杨风现在的态度,简直比宫主还要牛叉!

红眸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待遇?

只见她脸上的杀气腾腾,仿佛随时都要爆发似的!

原本都掉进了冰窖里的肖龙,看到杨风公开拒绝红眸的邀请,顿时变得万分激动,当下连滚带爬来到红眸脚下,拽着红眸的鞋子,大声哀求道:“红眸大人,杨风此人冥顽不灵,不识抬举。连储君王的邀请都胆敢拒绝,实在是大逆不道。还请红眸大人立刻诛杀!”

红眸动了心思,脸上的杀气一阵阵的闪过,形成一股股的杀气之风,席卷周围。

周围的人只觉空气的温度都下降到零点,大气都不敢喘。仿佛只要红眸的杀气再大一些,他们随时会死于杀气之下!

这种绝对杀伐的杀气,令人生畏!不寒而栗!

红眸冷冷道:“杨风,你可听见肖龙的请求了?”

杨风冷然道:“听见了,一只老鼠的嘶鸣而已。莫非红眸大人你真的放在心上了?”

红眸咬牙道:“你觉得我不敢杀你么?”

杨风道:“或许敢吧,但绝不是现在。按照规矩,进入杂院前二十名的人,将要参加明天晚上由内务府设立的晚宴。你在晚宴之前动手的话,怕是有藐视门规之嫌。我想聪明人都不会这么做!”

红眸道:“如果我不是个聪明人呢?”

杨风道:“就算你不是聪明人,想必也不是个找死的蠢人!紫薇宫的大长老胡志名已经邀请我上去做客了。这里的发生的事情,这会儿恐怕已经传到胡志名的耳中。如果你动手的话,只怕要惊动胡志名了!”

红眸冷冷道:“你不会以为我怕了胡志名吧?”

杨风道:“诸事都要付出代价,你我并无深仇大恨,冒着这么大的风险和代价来击杀我。不知道你是否真的想要了!”

红眸缓缓伸出手:“我见不得你这么嚣张的样子,今天无论如何,我都要先给你一个教训!忤逆储君王,我就算杀了你,储君王自然也会为兜底一切!

红眸说的似乎是实话,抬起手就起风。

手举过头顶的瞬间,周围已经狂风呼啸,肃杀之气弥漫全场。

只手引风云!

此人的修为之深,谁都不知道到了何等可怕的地步!

未出手,已经让全场的人都感到死亡的来临!

杨风却仍旧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仿佛就算红眸出手,他也丝毫不惧!

而这个时候,远处传来一个洪亮的声音:“红眸请住手!”

声音很大,带着滚滚之力,驱散狂风肃杀气。众人纷纷转头看去,想知道到底是哪个强者降临,居然能够这么轻松的驱散红眸凝聚起来的狂风肃杀之气!

只见远方有一个青年缓缓御风而来!

王枭!

月虹社的副社长!

仅次于月虹社社长月子歌的顶级高手!

众人看到王枭来临,每个人脸上都露出惊讶之色:“这是王枭!月轮宫顶尖级的大人物。成名已久的命丹绝顶高手!月子歌的左膀右臂,据说修为之高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整个昆仑圣境的学员之中,能够和王枭媲美的,不过两手之数!真是没想到,今天连这样的大人物都来了!”

红眸看到王枭来临,眉头紧皱,沉声道:“王枭,你来做什么?”

对于王枭,红眸一点好感都没有!

整个昆仑圣境成立了那么多社团,林林总总有上百个。但是胆敢公开和镇魁党叫嚣的,也就只有月虹社。虽然镇魁党和见月虹社没有正面的交锋过。但是月虹社能够在储君王的眼皮底下公开叫嚣,而储君王还不出手泯灭,这已经足够说明月虹社的强大了!

换成被的社团胆敢忤逆镇魁党,只怕早就被储君王反掌覆灭了!

王枭身为月虹社的二号人物,意义非凡!

王枭缓步来到红眸身前,淡淡道:“红眸,我来这里是为了公布一件事情!”

“哦?什么事情居然要让你亲自出面公布?”红眸隐约的感觉到,这件事情恐怕是和杨风有关。否则王枭不会出现的那么及时!

王枭扫过全场的人,最后目光落在杨风身上:“这件事情关系重大,现在我当众过公布出来——杨风是我月虹社社长月子歌亲自邀请入社的人。检阅过后可入月轮宫!和社长同处修行!”

这话一出,全场掀起轩然大波!

杨风加入了月虹社!而且是月子歌亲自邀请加入的!

这就很厉害了!

红眸都吃了一惊:“王枭,你是不是听错了?月子歌这等人物,怎么可能会亲自邀请杨风一个杂院的小厮呢?”

王枭道:“这种事情我怎么会听错呢!我们社长邀请杨风的时候我也在场,那都是一个月前的事情了!再说,社长何等人物,岂会拿自己的名誉开玩笑!”

红眸面若寒霜,一句话说不出来。之前杨风的身份不过一杂院的学员,哪怕是杂院第一人,那也是杂院的学员。红眸就算杀了杨风,大家也无话可说。

但是现在,杨风头上顶着月虹社社长亲自邀入社的身份,就等于杨风有了明确的后台。红眸如果想要继续击杀杨风,事情就难办了。等于是公开挑衅王枭和月子歌。

纵然红眸不惧怕王枭,也有战胜王枭的把握。但是王枭背后还有一个月子歌,这是她万万不可能战胜的存在。到时候储君王是否会为了自己去决战月子歌,红眸心中并没有底。

王枭继续道:“我刚刚听说红眸你和杨风有一些争端!听说你要做掉杨风。因此我来说明情况,免得红眸你算漏了一些因素!如果你现在还坚持之前的决定,那么就请你考虑相应的后果!”

王枭说的还是比较委婉的,但是话语里面隐含着的味道已经很决绝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