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围的人群看到这一幕都大为吃惊,再有一些人则是纷纷后退,生怕招惹到了鲁申等人。

全场炸开了锅:“这是杂院排名前二十的高手崔炳河,听说此人性格暴戾,行事霸道。杂院很多人都因为忤逆了崔炳河,结果被重伤致残了,有些还莫名其妙的被处理掉了,也有的被驱逐出门了。大家都很害怕崔炳河!”

“崔炳河本身的实力就已经很强悍了。更可怕的是他居然和内院的天才鲁申走在一起了。有鲁申这个内院天才做后台,杂院里能够和崔炳河扳手腕的人就更少了!”

“是啊,人见人怕的崔炳河。这一次给鲁申摆宴席,居然还有人胆敢站出来做对,真是年少无知,不自量力啊。接下来他们会死的很惨!”

“……”

众说纷纭,大家都很同情的看着杨风等人。仿佛看到了杨风等人悲惨的下场。

说话的崔炳河步伐很快,三两下来到杨风等人身边,傲然站立,居高临下的看着杨风等人。这时候崔强,崔晓,张倩和另外一个美女也走了上来。

只听崔炳河冷冷道:“是你们和我争三尾妖狐的狐尾肉是吧?”

杨风等人都没有开口。崔炳河继续道:“今天我给鲁申大哥摆宴席,不容质疑。你们还是知难而退吧,一会撕破了脸,可别怪我崔炳河对你们不客气!”

杨风把玩着酒杯,一语不发。还轻轻的抿了口茶,一副很享受的样子。

张倩这时候看见了周青,一副很和善的样子:“周青,你也真是的。不好好的在89号围屋待着,跑这里来干什么?还不快给崔哥道歉认错!争取崔哥的宽恕!”

周青面色铁青,他怎么也没想到对方是崔炳河。

周青在杂院也待了有两三年的时间,自然听说过崔炳河的大名。

招惹上崔炳河,那是绝对没有好下场的。

张倩狠狠的剜了周青一眼,然后转身冲崔炳河道:“崔哥,周青和我是一个地方出来的。现在混得不好,难免内心积郁,想要找个地方发泄怨愤。还请崔哥念在他年少无知的份上,不要和他计较!”

崔炳河老神在在,眼睛都盯着天上了:“听说他以前还一直追求你?”

张倩道:“那也是很久以前了吧,我一开始就告诉过他我们不可能。我是不会看上他的,但是他非要死缠烂打,弄得我也很烦。我张倩喜欢的是崔哥你这样的年少天才。又怎么会在意他一个小小的周青呢!”

崔炳河很狂放的打量着张倩那妙曼的身姿,特别是在几个关键的位置,眼神更是放肆:“那你还为何要替他求情呢?”

张倩主动贴近崔炳河,依偎在崔炳河的怀中,亲昵的道:“我只是觉得崔哥应该会喜欢善良的人。我也就顺便一提,如果崔哥不爽他的话,那就随便怎么处置就好了。”

“嗯,这才是我喜欢的张倩!”崔炳河很霸气的开口,伸手揽着张倩的腰肢儿,紧紧的把张倩的身体按在自己怀里。导致张倩的胸口因为大力的挤压而变了形状,张倩也忍不住发出“嗯嗯”的声音。

听得让人血脉喷张!

周青看到这一幕,脸色都铁青了!

双手紧紧的捏着拳头,好半晌都说不出话来!

崔炳河心情好了一些,一边搂着张倩,一边道:“周青,张倩刚刚在卡座上把我伺候得很舒服。我看在她的面子上,可以宽恕你。这样吧,这一次的三尾妖狐的狐尾肉归我,你跪下来给我磕三个头,这件事情就算过去了。我既往不咎!”

周青脸上的腮帮都扭曲了。

张倩提醒道:“周青,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谢谢崔哥的宽恕!难不成你还真的等崔哥生气啊。那后果你承担的起吗?”

周青火冒三丈,直接就要作势站起来发飙,燕青武用力按住周青的肩膀,小声道:“周青,冷静点。崔炳河势大,旁边还跟着内院的成名天才鲁申,你现在贸然生气的话,只会把自己这辈子都搭进去。得不偿失!”

周青低声嘶吼着:“难道我就要低声下气,忍气吞声的跪地求饶吗?”

燕青武也紧皱眉头,咬牙道:“如果真的走到这一步,或许这就是我们最小阻力的选择了。不得已也要为之!”

周青一语不发:“我看不得我心爱的女人这么投入别人的怀抱!”

崔炳河冷然道:“周青,看来你不情愿给我磕头认错啊。既然这样的话,那我只好对你下手了!或许对于蝼蚁来说,只有死亡才会让它感觉到恐惧,才能够让它臣服吧。”

“服务员,去准备三尾妖狐的狐尾肉!一边吃肉,一边杀人的感觉,或许是别有一番滋味呢!”崔炳河冷冷开口,随后冲一边的崔晓道:“崔晓,此人不给我面子,你说应该怎么办?”

崔晓冷冷道:“在杂院之中,胆敢不给崔哥面子的人,必须让他消失。”

说着,崔晓一步步靠近周青,手上凝聚出一股强大的十段主魂力,对着周青便要茫茫的拍下去。

“周青,崔哥给过你磕头道歉的活路,可惜你自己不走,非要走死路。现在我就让你尝尝得罪崔哥的下场吧!”崔晓的主魂力顿时攻击而下!

快如闪电,如匹练划破长空,轰然而至!

众人都纷纷叹息,仿佛看到了周青被打死的下场。

周青不过主魂力四段,怎么可能是十段主魂力巅峰高手的对手?一掌之下还不要被拍成肉泥?

就这个时候,一只宽厚的手掌忽然伸出,也不见这手掌有何过人之处,却直接穿入崔晓的主魂力之中,将这股匹练攻击打得溃散。

随后,这只手掌继续茫茫向前,如猛虎出山,猛烈的拍击在崔晓的脸上。

“啪!”

清脆的声音响起,崔晓整个人直接飞出,砸在地上打滚,滚出几十米外,撞飞了两个卡座,最后倒在血泊中一动不动。

也不知道是死了,还是晕厥了。

少年顺势站起身,冷冷出声:“打狗还要看主人,更何况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崔炳河,你想死么?”

站起来的人,赫然是杨风!

周青等人皆被震惊!

嘶!

周围的人,心脏明显的跳动了一下:“好强悍的掌力,凭借肉身的强悍就直接碾碎了十段巅峰主魂力的力量攻击,还把崔晓打晕了。这人的修为好强啊。为何之前从未听说过?”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