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阳和小娅显然对什么法明高僧不感兴趣,他们也没听说过这号人物。

他们更关心的是这两头主魂级别的强大存在能不能死!

小娅喃喃道:“他们双方打得好凶啊,感觉这样下去,他们双方会两败俱伤。不过这样也好,都死了。我们就可以越过这片领地了。”

晋阳道:“是的。但愿他们两败俱伤,我们才有机会!如果有任何一方获胜,对我们来说都不是个好消息!”

小娅道:“打吧打吧,狠狠的打吧!”

这时候,双方的最强杀技爆发之后,轰然对攻在一起!

无数的蜘蛛网刻印在巨猿身上,仿佛被刻上了无数的符文,和血肉融合在一起。巨大的毒素进去巨猿体内,快速的腐蚀着巨猿的身体!

这显然是致命的!

但是巨猿的猿体冲撞爆发出来的强大冲击力,直接冲撞在血蜘蛛的身体上!

血蜘蛛的身体都被撞得散架了,飞出数千米撞在山壁之中。所过之处,都是掉落的腿脚,鲜血……触目惊心!

对战之后,山谷渐渐的恢复了平静。

巨猿带着伤残之身,爬着来到那寺庙旁边,然后跪了下去:“发明师父,对不起,我没能守着你的佛骨了!”

说着,巨猿哀鸣一声,然后缓缓的躺在地上,蜘蛛网的刻印在巨猿身上扩散,很快巨猿全身金色的皮肤全部变成了黑色,最后毒发身亡。

“嘻嘻嘻~嘎嘎嘎~”

血蜘蛛只剩下一只脚,艰难的爬下山壁,一点点的爬向寺庙,一路上显得很狰狞:“嘿嘿,该死的巨猿,你终究还是本蜘蛛的手下败将啊。杀了你,我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得到法明那秃驴的佛骨了。据说佛骨能够让断肢重生。只要得到佛骨,一切都值得了!”

“嘎嘎嘎~”

血蜘蛛缓缓来到寺庙前方,眼睛里面都充满了狰狞,然后爬上寺庙的墙壁,正要进去寺庙。

正时候——

“轰隆~”

一股强悍无比的雷电之力忽然轰击在血蜘蛛的身上!

毫无防备的血蜘蛛顿时被掀翻在地,发出痛苦的嘶吼:“啊啊啊,哪个不要脸的居然偷袭本蜘蛛,本蜘蛛要你们的命。”

出手的自然就是晋阳了!

开玩笑?

晋阳怎么可能让血蜘蛛得到佛骨重塑断肢?

这不是给自己找麻烦么?

血蜘蛛暴跳如雷,还没反应过来,下一刻一股强大的魂念之力轰击在血蜘蛛的脑海中!

一直防备着晋阳的血蜘蛛,怎么也没想到还有一人会使用魂念攻击。当下跑跳如累,痛苦的嘶鸣!

“晋阳,就是现在!”杨风一跃而下。

“好!”晋阳一跃而起:“雷击!”

哗啦!

一道粗壮的雷电轰然暴击而下。血蜘蛛在痛苦的嘶鸣中,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杨风晋阳和小娅来到血蜘蛛的尸体前方,看着倒下的血蜘蛛,心中震撼。

晋阳道:“这血蜘蛛太强悍了,如果不是巨猿重创了它,我们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小娅道:“我们的偷袭凑效了,如果不偷袭的话,就算它被重创了,我们也很难是对手!”

晋阳哑然道:“是啊。这血蜘蛛的威力太强了。我们走吧!“

杨风道:“等等,血蜘蛛的大丹可是价值连城啊,还有巨猿的。不搜刮一下太浪费了!”

晋阳和小娅都无语了。他们显得很无所谓。他们的成长就是靠吸收雷电之力淬炼身体,除此外别无他法。毕竟他们的物种属性决定了自己的修行路径。

杨风上前想要取出血蜘蛛的腹中的大丹,结果惊骇的发现这血蜘蛛的皮囊血肉很结实,自己的手段根本破不开它的血肉:“我曹,这血蜘蛛的皮肉这么坚硬啊,简直比一般的灵宝还要耐造啊!”

杨风拿出天枢剑,凭借天枢剑的无上锋利,再催动自己的魂力,这才缓慢的破开血蜘蛛的皮肉,花费了相当长的时间才取出其中的大丹!

好大一个大丹!

血色,带着无数的条纹,看着就很邪!

不过杨风还是很满意的收下了,接着又破开巨猿的身躯,取出巨猿的大丹!

杨风发现,巨猿的皮肉居然比血蜘蛛的皮肉还要耐造,花费了更长的时间才成功。

取出两个大丹,杨风整个人居然感到一阵虚脱:“好累啊!主魂级别的洪荒异兽,连身体皮肉都这么结实,真是可怕!”

小娅和晋阳则是在一旁看得连连笑出了声。小娅道:“杨风,你看上去有点可爱呢!”

杨风缓缓起身:“你们是天生异种,和你们不能比啊。既然来到了法明高僧圆寂的寺庙前,你们在外面等等,我进去看看!”

晋阳道:“好!”

小娅两人守在寺庙外,很是无聊的打量着周围的山林,晋阳则是感慨道:“之前我和雷妈妈来的时候,差点死在这血蜘蛛的手里。没想到世事无常,结果我能够手刃了血蜘蛛!雷妈妈的在天之灵如果知道的话,想必也会感到欣慰吧。”

小娅忽然变得伤感:“晋阳哥哥,我忽然觉得好慌,好失落,心里好凉。”

晋阳安慰笑道:“小娅,你才八岁,没经历过大的波折。这一次看到家园破碎,雷妈妈死亡,举目无亲,有这种感觉是正常的。我想要告诉你的是,你在这个世界上还有我这个哥哥,不管未来在哪里,我都会陪在你身边!只要我们在一起,家园就在。”

小娅重重点头:“恩。接下来我们一直跟着杨风么?”

晋阳道:“听雷妈妈的嘱咐吧,雷妈妈让我们好好听杨风的话。我们暂时跟着杨风。等将来找到了合适的地方,我们再离开不迟。”

小娅道:“恩。听晋阳哥的。”

……

杨风进去寺庙。

发现寺庙很破旧,像是临时搭建起来的。但是很稳固,历经无数的岁月冲刷也没有坍塌。

与其说这是一座寺庙,倒不如说这是一个居住的家园。

院子里的摆设,都是家用的用具。

里面有一个佛堂。

佛堂也十分简陋,前方摆放着一个佛像。用大树雕刻而成,并没有涂抹颜色,就是灰色枯木的原始色泽。

佛像之下,一具骸骨盘坐在地上,双手合十,对着佛像做出虔诚的礼佛。

虽然过去无数岁月,但是杨风能够感觉到这个骸骨身上展露出来对佛像的虔诚,对自身的忏悔。

“这,就是大名鼎鼎的法明高僧?”杨风忽然感觉到佛堂里面荡漾着一股庄严的气息,当下不由自主的对着法明的骸骨双手合十,深深行礼。

法明为了阻挡罗氏出西北四处生杀戮,用佛法束缚罗氏府四百年血脉,令罗氏不得出西北!

光是这份慈悲,就值得杨风行这个礼了。

一拜之下,一阵风吹过。

法明的骸骨忽然被风吹得化成了骨灰,随着风四处飘散。最后只剩下一根脊椎骨。

金色的脊椎骨!

佛骨!

只有对佛法有这极深的研究的佛法高深之人,才能够淬炼出佛骨。佛骨金色,千年不烂!

代表着为弘扬佛法普度众生不屈的意志和脊梁。

这,就是佛骨!

如果佛法达到更高的地步,可以凝练出舍利!

能够淬炼出舍利的,那都是佛门的顶级人物!

并非一般人可以做到的。

杨风深深道:“法明前辈,你的佛骨遗落在这异兽森林深处,也不知道你生前在这里受到了何等的重伤。我愿带着你的佛骨离开异兽森林,回归佛门!”

杨风态度虔诚,双手捧起佛骨,对着佛像再次行礼。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