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屋长萧赫的话,让全场的人都感到万分紧张!

原本还比较轻松的气氛,瞬间就变得凝固了。每个人的眼神里面都透露出一股深深的绝望和焦虑!

“我来杂院已经有好几年的时间了,家里面都不知道这里的情况,还以为我入了昆仑圣境便可一步登天。家里的人都以我为豪,要是这次被淘汰出昆仑圣境的话。我家里的人会无法接受这个事实,我还有何脸面回家啊。”

“我也是,虽然杂院的竞争特别大,但是到底是昆仑圣境。如果被淘汰出局,我们整个城市的人都会笑话我!”

“猎杀命丹级别的异兽,这怎么可能啊?我们可是杂院的学员。就算是内院的学员要想猎杀命丹级别的异兽都不可能。猎杀命丹异兽那是三宫经营学员才能够做的事情好么?”

“……”

大家纷纷议论,怨言很大。

萧赫目光如炬,喃喃道:“我知道你们想什么。没错,这个任务对我们杂院来说很不公平!我也是刚刚接到这个任务。没办法拒绝,所以还请大家做好心理准备!”

这时候,人群中有一群穿着绿色劲装的青年似乎影响力很大,周围很多人都围着他,隐隐以他马首是瞻。只听这绿衣青年开口道:“萧赫,当年我们大家拥护你做围屋长,是因为觉得你能够为我们大家谋福利。我们89号围屋一千一百人。入住这个围屋后已经有两年时间了,这两年来大家齐心协力,倒也算是度过了一段比较平静的时间。上面的关系我也慢慢的打通了,按道理说上面开始照顾我们,甚至有意让我们迁入中心的围屋区域。怎么会突然给我们这么一个近乎送死的任务?”

杂院的围屋以内院的边界为中心圈,一轮一轮的往外蔓延,林林总总数百个围屋。越靠近外围的围屋就越接近异兽区域,自然是越发的危险。甚至有一些外围的围屋,出现了整个围屋的修者被异兽踏平的事件!

如何才能够迁入中心圈?

一方面靠围屋做出的贡献,得到的积分。二来是靠疏通上下的关系。

89号围屋比较靠近边缘,往前几十里就是异兽活跃的区域。居住环境非常危险,两年来大家无时不刻都想着迁入中心圈区域。

原本以为胜利在即,没想到这突来的一纸任务,宛如一捅冰块,浇在众人的头上。

萧赫摇头:“乔吕,你别激动。这件事情我比你还在乎。我们这两年来好不眠不夜的挣积分,疏通关系,为的就是迁入中心圈。这一纸任务,等于把我们打入十八层地狱了。我也难受。”

看得出来,乔吕在89号围屋很有影响力,已经可以和围屋长平辈而论。

乔吕冷冷道:“你告诉我们,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猎杀命丹异兽,非但我们杂院没人做得了,就连内院能做到的恐怕也屈指可数。上面难道不顾我们的死活么?这个任务是不是搞错了?”

萧赫眉头紧皱:“这一次据说是外务府高层下达的,我核实过,没有错。”

外务府,是昆仑圣境内专门掌管对外事务的总机构,权限十分大。与之对应的还有内务府。这两大府门都是星戒宫旗下的部门。

可以说星戒宫的权限非常大,不管掌管这内务外务,还掌管着整个昆仑圣境内的戒律和赏罚之事。可以说是一手遮天。

储君王,就是星戒宫的学员!

是的,学员!

乔吕最后的希望被泯灭了,当下很不悦:“不可能。外务府做事情一向比较注重分寸,多年来也没出过什么差错。这一次不可能把这种送死的任务交给我们89号围屋。这不是让我们去送死么?我要去找琛哥问个清楚。”

萧赫道:“不用找琛哥了。我之前问过了。”

乔吕大吃一惊:“琛哥怎么说?”

萧赫道:“琛哥说了,这个任务的背后好像有储君王的影子。既然如此,那就没办法逆转了!”

“什么?储君王?!!!”乔吕吓得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储君王是高高在上的王,怎么会干涉我们杂院这些小事情。”

萧赫摇头,眉头紧皱:“这我就不知道了。储君王做事情,向来霸道无边。他决定的事情,除非是三宫宫主,否则没有人可以更改。所以,我们还是任命吧!”

乔吕在地上大口呼吸,一句话都不敢说。周围的人也都感到头顶上一片死气沉沉。

萧赫冷冷道:“好了,大家都不要想别的了。现在还是专注起来去完成任务吧。说不定这是储君王看重我们89号围屋的人,想要借机考核我们。三分钟后,大家出发!”

众人原地休息三分钟。

别人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杨风心中却猜测到一二了。大概是储君王为了对付自己而做的小小惩罚吧!

好厉害的储君王啊,为了公报私仇,居然拉着一千多名杂院的学员跟着自己去陪葬!

难道这杂院学员的命,在储君王看来就连蝼蚁都不如么?

杨风忽然感到一股说不出来的危险!

原本以为昆仑圣境是个讲规矩的等级森严的地方。没想到储君王在这里可以一手遮天,甚至都可以左右外务府的决定!

杨风忽然为自己的未来感到几分担忧。

这时候,原先那个削瘦青年忽然走了上来,拍了拍杨风的肩膀:“小兄弟,你不要气馁。我们杂院的学员,从来都是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下成长起来的!相信只要我们齐心协力,肯定可以度过这一次的难关!”

杨风看了这青年一眼,微微一笑:“但愿如此。”

青年很热心的伸出手:“我叫周青,来这里两年了!”

杨风伸手一握,道:“我叫杨风,刚刚来这里不到一天。”

杨风在淮河流域或许还有点名气,但是在这里不过数十万学员之中的一员罢了。谁都没有听过这号人。

周青忽然笑了笑:“哈哈哈,我看着你就比较顺眼。虽然是个新人,但是看着舒服啊。”

杨风淡笑道:“你也是啊!”

之前杨风在门外连续问了好多人那钟声怎么回事,结果都没有人搭理自己。最后还是这个周青比较热心。这一切,杨风都看在眼里。

周青挽着杨风的肩膀:“杨风,从此以后我们就是朋友了。我带你去见过我的老大!”

“你的老大?”杨风微微好奇。

周青道:“当然啊,这里的人都有自己的老大。”

周青拉着杨风一边走一边解释道:“杂院的竞争环境不是一般的恶劣,因此一些性格相近志同道合的人往往会聚在一起,相濡以沫,互相帮助。共同对抗这里恶劣的竞争环境。若不然,单靠自己的力量想要在杂院生存下来,难度不是一般的大。”

杨风微微点头:“原来如此啊。这样的话,正好我也想去见见你的老大!”

周青很欢喜的道:“你放心,我的老大很好说话的!只是交个朋友,如果谈得来,我老大会很仗义的帮助你!”

杨风点点头。

很快,在周青的带领下,杨风来到广场边缘,看到三个人凑在一起聊天。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