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声音是周青大喊出来的。

周青刚走到大门口,便看到张灯结彩欢天喜地的89号围屋众人,看着大家众星捧月的捧着琛哥。周青十分不爽,大为杨风感到委屈,因此大喊了这么一句。

就是这么一句话,让周围的人都纷纷转头看向大门口的方向。

“杨风?他怎么回来了?不是说被黑雪狐给灭了么?”

“我也以为他死在黑雪狐手上了呢,没想到居然还活着!”

“……”

大家议论纷纷,态度明显的很冷淡。

周青听了这些话,顿时面容发怒,作势就要开口反击。正时候杨风伸手拍了拍周青的肩膀,喃喃道:“算了。既然大家在吃饭,我们也找个地方坐下来吃饭吧!正好我也饿了!”

杨风倒是很淡定的找了一个偏僻的没人坐的座位,座落下来,拿起筷子便夹菜品尝起来。周青怒瞪着周围的人,特别是在琛哥脸上剜了一眼,随后也跟着杨风座落下来。

燕青武则是微微欠身,也在杨风旁边坐落下来。

张虎威和孙书画两人则十分兴奋,撇下旁边的客人,快速来到杨风身边。孙书画很开心,拍了把杨风的肩膀:“杨风,你可算回来了。我们都担心死你啦!”

张虎威挠了挠头:“是啊,本来我也想留下来等你的。但是我挂着围屋长的名号,只好先带着大家回来了。这一切都比不上你安然无恙。”

杨风倒也没有在意,夹了口菜在嘴里面咀嚼起来,待吞咽下去后才开口道:“没事,燕青武都和我说了,我不怪你们。”

张虎威很兴奋:“杨风兄弟,这一次黑雪狐被杀,我们89号围屋的人都可以留下来了!你我都不用走了。”

杨风神情淡然,微微含笑,并不开口。

周青忽然凑近张虎威和孙书画两人,把事情的经过讲述了一遍,最后瞥了眼不远处的琛哥一眼,轻声道:“大哥,书画,现在你们知道了……这黑雪狐根本就不是琛哥杀的,他厚颜无耻的抢夺了杨风的功劳!非常不仗义!”

张虎威孙书画两人脸色大变。特别是张虎威,更是一巴掌拍在桌面上,显得特别气愤:“岂有此理!琛哥这是明目张胆的抢夺你的功劳,然后自己炫耀邀功啊!”

孙书画道:“我现在就去揭露他。让大家见识到他那丑恶的面目!你看看他现在还以英雄自居呢?”

杨风这个当事人倒是显得很淡定,抿了口酒,微微道:“现在无凭无据,说出来也容易引起非议。这不过是一件小事罢了。无妨,你们知道就好了。”

张虎威道:“可是我刚刚还对他们心存感激,我真是瞎了眼……”

张虎威虽然是个老油条,但是他那耿直的本色却并未被冲刷掉。话还没说完,杨风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淡淡道:“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你有心就行了!”

燕青武道:“老大,现在你应该明白了。之前琛哥离开的时候,萧赫之所以把围屋长的位置交给你转而加入76号围屋,就是因为那时候大家都以为任务失败,他们想要逃过被淘汰的命运罢了。你不过是他们商定好的牺牲品而已。”

张虎威捏着拳头,一言不发,腮帮鼓鼓的,还带着轻微的颤抖。

孙书画推了推眼镜:“老大,我感觉现在萧赫又折回来。怕是还想回到我们89号围屋,重新坐上围屋长的位置呢。”

周青哑然:“萧赫不会这么不要脸吧?89号围屋有危险的时候就逃命离开,现在危险过去,他又想回来几座围屋长,世界上哪有这么好的事情!”

果不其然,大家议论还没结束。就听场上传来阿邢的声音:“诸位,这一次黑雪狐猎杀成功,萧赫的功劳也不小。虽然他加入了76号围屋,但是仍旧孜孜不倦的在旁边协助琛哥击杀黑雪狐,立下汗马功劳。现在我建议289号围屋的围屋长仍旧由萧赫来担任。大家以为如何?”

气氛陷入疯狂的众人哪里还有什么反对意见,纷纷点头称是!

“刑哥和琛哥是我们的大哥,大哥说的话我们当然拥护!”

“坚决拥护琛哥的决定,我们欢迎萧赫继续做我们89号围屋的围屋长!

人群躁动,一致性的拥护琛哥的决定。

萧赫这时候站了出来,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既然琛哥和诸位都如此坚持让我做这个围屋长,我就却之不恭了。大家放心,以后我会带着大家更好走向巅峰。这杯酒我敬大家,我们举杯同庆!”

无数的人都纷纷站起身,举起酒杯同饮:“恭迎萧赫围屋长重新归来!”

“哈哈哈,好说好说!”萧赫讲意气风发,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全场也就杨风这一桌的人没有起身敬酒,而是安静的坐在一起吃饭聊天。仿佛萧赫琛哥他们的热闹,他们一点也不想参与似的。

萧赫琛哥等人很快注意到杨风这里的动向,萧赫眉头一皱:“哦?张虎威,你好像不欢迎我回来做围屋长啊?”

张虎威目光沉凝,并未开口。

萧赫继续逼问道:“难道你连刑哥和琛哥的面子都不给了么?”

张虎威眉头紧锁,一下子更加不敢说话了。心中不爽是肯定的,但是如果表现出来的话,那就彻底得罪琛哥了。张虎威的压力很大。

阿邢也走了过来,凝望着张虎威,冷冷道:“张虎威,你连琛哥的面子都不给了么?”

张虎威锁紧眉头,一语不发。

阿邢继续冷冷道:“琛哥就是我们89号围屋的救世主,真英雄,大哥大。工如果你连琛哥的面子都不给,那么我想你也没有必要留在这里了。你也是老人,下场你应该清楚。我最后问你一遍,你是否连琛哥的面子都不给?”

李进端着一杯酒,一副看戏的表情看着张虎威等人,好整以暇的道:“我们76号围屋也是跟着琛哥混的,琛哥的话在我们76号围屋就是命令,莫敢不从。没想到89号围屋里居然还有人敢不给琛哥面子。这是要反了吗?”

张虎威身上的衣服都湿透了,额头上的冷汗都浸湿了头发,心跳加快,咬着牙,十分纠结。最后张虎威缓缓站起身,微微低头:“我服……”

一个“从”字还没说出口。忽然杨风伸出一只手,拦下了张虎威。

张虎威微微一愣,随后很合时宜的闭口,没有让后面的话说出来。杨风趁势端着酒杯,冷然道:“面子?琛哥也配在我面前谈面子?”

这话一出,周围人顿时安静下来,鸦雀无声。

嘶!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