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城,沈家。

巨大的府邸恢复了往日的宁静,这个府邸并没有被查抄,而是保留下来。沈家的非正当产业都被查抄,剩下一小部分正当的产业则是保留下来。

虽然体量不大,但是确保沈家人安静的享受日子是没问题了。

沈瀚文住处。

沈悦珺刚刚回来,就被沈瀚文叫了过去:“悦珺,这几天你一直都陪着杨风,你是否伺候好她了?他对我我们沈家的态度是否好转?”

沈瀚文满脸期待,仿佛在抓一根救命稻草。

此前沈瀚文还想借助春老和罗茨的搭上西北罗氏这根大树。但是没想到罗茨都死掉了。为了巴结好杨风,不惜送上自己的女儿去做诱饵。

沈悦珺摇头:“杨风对我好像没有兴趣,别说占有我了,就连我的手都没碰过!”

“什么?杨风连你的手都没碰过?这怎么可能呢,你的美貌和身材,气质和修养。连林啸和林崇山都想要得到。甚至为此不惜开出大价钱,杨风居然一点都不想要?”沈瀚文都吃了一惊。

自己这个女儿有多么的优秀迷人。一直以来都被称为东北四省第一美女!力压所有的女人!

没想到杨风居然对沈悦珺如此冷淡。

沈悦珺也受到了很大的打击,微微道:“我也很纳闷呢,我在东北四省见过那么多男人,哪个都是迫不及待的想要得到我。为此不惜付出天大的代价,不过我也从来没正眼瞧过他们。倒是这个杨风令人意外。”

沈瀚文道:“你能不能伺候好杨风,能不能俘获杨风的心,关系到我们沈家接下来的发展和地位啊。你得多用一些手段。至少现在身体上征服杨风。“

沈悦珺皱起眉头:“爸,我觉得杨风并非一般人。他也无意继续争对我们东北四省的旧大佬。只要我们遵守杨风立下的规则,我感觉我们会有生存之地,未来也可以生存的很好!如果我们一味的想要获取特权,恢复曾经沈家肆意妄为的行径,不管我是否俘获杨风的心,我们沈家面临的都将是灭顶之灾!”

沈瀚文略显不爽:“悦珺,你这是怎么回事?在杨风身边才待了几天时间。就胳膊肘往外拐了?”

沈悦珺道:“爸,我说的是实话。杨风整顿了四省江湖内务,把这些资产全部注入了普度基金会和龙药集团。现在龙药集团已经强行霸占了四省排名前五的医药巨头,成为了四省内最大的医药巨头。掌控着四省内一百多家大型综合医院。并且开始提高医疗水平,普惠医疗费用。过去五天时间,普度基金会在四省内接受了一百万重疾患者的费用申请,其中三十万患者通过审核,基金会总负责人慕紫嫣表示,基金会将对这三十万患者提供全程的费用和医疗支持!有超过半数的患者已经开始痊愈!这一切的一切,已经在四省社会深得人心。底层江湖的人士也纷纷对普渡门表示拥戴。我们这些旧大佬,已经无力回天了!”

沈悦珺虽然貌美如花,但是她的心志和心思也十分敏锐。

沈瀚文倒在沙发上,咬着牙:“好手段啊。杨风进入东北四省才短短半个月时间不到,就已经收服了大部分的人心。让普度门的根基在四省内牢牢发芽。这一切都是沈悦容那个该死的女人做的。如果没有她,杨风的行动也不会这么快凑效。”

沈悦珺喃喃道:“就算没有沈悦容,普度门的步伐也是无法阻挡的。广施仁义,这是无往不利的武器!普度门厉害的不单单是杨风,他手下的一干人马,个个都是各行各业的顶级天才。且不说普度门的财务大臣白玲进入鹿城短短几个小时就发现了你们转移资产的漏洞,并且及时堵住。这位财务大臣,在短短半个月内就完全整合了四省所有大佬的资产,让四省江湖重塑规矩!这份手段和天赋,已经远在罗茨之上了。再者,普度基金会和龙药集团的实际掌控者慕紫嫣,带着龙药集团和普度基金会在淮河十二省同时广施仁义,居然还能够做到盈亏平衡。这样的经营天赋,我沈悦珺生平仅见!”

沈悦珺说的越多,沈瀚文的眉头皱的越紧。

这些都是大家看见的事实,沈瀚文如何看不见?

沈悦珺道:“据说杨风坐下还有一位掌控整个普度门所有事务运行的可怕军师妯百阅。普度门在这位女军师的掌控下,滴水不漏。即便杨风对普度门撒手不管,也不会出任何的乱子。试问,淮河流域还有谁能够做到这一点?即便是罗氏,甚至是华江门,一旦掌门人离开,必定陷入内部争权夺利的内乱之中。谁能够比得上普度门这般铁板一块?”

沈瀚文咬牙:“你说了这么多,固然没错。但是普度门的核心仍旧是杨风本人。只要杨风死了,整个普度门距离崩塌也就不远了!”

沈悦珺道:“爸,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想着杨风死么?淮河之内,谁能够杀杨风?”

“西北罗氏!”沈瀚文恨声道:“黑巫婆婆是罗敬天的弟子,巫公公是罗敬天的亲儿子。罗茨是罗氏的财务大臣……这些人都死在杨风手上,罗氏不可能不作为。我们只要等着就行了!”

沈悦珺道:“就算罗氏杀了杨风,那我们又能如何呢?不过是换了一个主人而已!罗氏未必有杨风这么好说话!”

沈瀚文道:“至少跟着罗氏,我还是个门阀之主。现在跟着杨风,守着杨风的规矩,这不能干,那也不能干……这样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爸,你就这么留恋你的特权么?”沈悦珺想要劝阻。

“你不用说了。我已经私下里联合春老再次向罗氏表达了我们的投诚之意。现在要做的就是稳住杨风,不让杨风生疑。悦珺,你一定好好的伺候好杨风,麻痹他。绝对不能让他提前发现我的意图!”沈瀚文咬牙。

沈悦珺深深叹息:“爸,你为何就认为罗氏一定能够战胜杨风呢?”

沈瀚文:“这还用说么?罗氏四百年前师从黑炎王,就不弱星剑客。之后四百年,罗氏一直励精图治,现在比当年的神龙门要强大不知道多少。罗敬天更是淮河流域第一高手,如果不是合约所限,淮河流域早就是罗氏的了。区区杨风,焉能是罗敬天的对手!”

沈悦珺道:“爸,你太小看杨风了。现在杨风已经在着手对付罗氏了!我今天和你谈话,字字肺腑,还请你放弃这些念想。不然我们整个沈家都会败在你手上!”

说完,沈悦珺转身离开。

沈瀚文则是目光凶狠:“对抗罗敬天?这简直是天大的笑话。不见罗敬天,不知神威为何物!”

……

顶级别墅。

杨风靠在沙发上,翻看着一本古拙的书。

那是父亲留给自己的修行笔记。

其中蕴含的真意和感悟博大精深,杨风每看一遍,都有不同的感受。值得反复观看。

沈悦珺穿着一身黑色蕾丝的吊带睡裙,端着一杯茶水缓缓走了进来,放在床头柜上:“门主,喝杯茶提神吧。”

说话的时候她故意把一袭大波浪的头发放到脑后,俯下身露出自己身上傲然的身材。

为的只是让杨风多看一眼,希望引起杨风的兴趣。

奈何杨风的目光一直都落在书本上,看都没看沈悦珺一眼。这让沈悦珺很受伤,咬了咬牙,站在旁边价重新提醒了一遍:“门主,请喝茶!”

“放那里吧!”

杨风淡淡回了一句。

沈悦珺站在身边,一动不动,并没有离去。

过了足足两个小时!

两个小时!

沈悦珺站得都腰酸背痛了,杨风却仍旧在一页一页的翻着手里的书本。无疑对杨风来说,他对手里的书本比对沈悦珺更有兴趣。

两个小时后,杨风才合上书本:“你怎么还不去睡?”

沈悦珺咬着牙,双目含水:“我一个人睡,怕冷,怕黑。”

杨风道:“那你开空调开着灯睡吧!”

沈悦珺浑身如同触电般的惊讶。自己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换成任何一个男人都无法拒绝。但是杨风居然说出这样的话……实在是太伤自尊了。

沈悦珺很委屈:“门主,难道人家就这么丑么”?

杨风道:“我知道你想干什么。但我不是那样的人。你放心,只要你们沈家好好的安分守己,遵守我普度门的规矩,假以时日,会有你们的立足之地。”

沈悦珺失望中带着一点开心:“多谢门主。”

杨风道:“这是我给你们沈家最后的一次机会。如果再让我发现沈家在下面招惹是非的话,那么沈家也就不必存在了。”

沈悦珺咬着牙,几次想要说话,却不知道如何开口。

杨风道:“有话就说。”

沈悦珺道:“是关于我们沈家的事情……我不知道该不该说!”

沈悦珺之所以犹豫,其实是在犹豫杨风能不能信任。

杨风道:“你要觉得我能信任,你就说。不然就不要开口了!”

“我说!”沈悦珺咬牙道:“我父亲沈瀚文和春老带头,纠集一干四省的大佬,对门主的驾临仍有不服。还把希望寄托在西北罗氏身上。希望罗氏能灭了门主,他们重获实权。”

说出这话的时候,沈悦珺的呼吸明显加重了许多:“我希望门主能够轻饶……”

杨风端起茶杯,抿了口茶:“你不说我也知道,我最讨厌就是这种两面三刀之徒。既然你开口了,那么以后就由你负责监视这帮大佬,如果有异动直接汇报给欧阳晋。这件事情做好了,我不会亏待你的。”

“那我父亲呢?”沈悦珺很担心沈瀚文的下场。

杨风道:“他有私心,想要维持自己的门阀特权,是可以理解的。他为做挣扎也可以理解。但是如果他因此伤害了我普度门的规则,那么就是底线。”

“多谢门主,我明白了。我一定会监控好他们的行动随时汇报!”沈悦珺甚为感动,对杨风更是五体投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