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风欲言又止,清风之中,他感觉全身冰凉,想到魂河之战,母亲临死前的那一声呼唤,他的心碎了。

“你的母亲,我的女儿,究竟怎么样了?”岚血龙焦急的问道。

“外公,对不起,我母亲已经死了,死于魂河之战,此战不到半年。”

杨风低着头,他的声音不大,因为害怕。

天不怕地不怕的他,居然害怕外公柳天河悲伤。

她死了!

她死了!

杨风的这句话,在风中不断的飘荡,仿佛有回音。

噗嗤!

岚血龙一口鲜血吐出,差点倒在地上。

“外公。”

“外公。”

杨风与圣罗兰焦急的跑过去,扶住了岚血龙,清风之中,岚血龙突然间又苍老二十年,此刻的他,仿佛是百岁的老人。

岚血龙目光呆滞,良久才出声。

“啊哈……”

张大嘴巴,岚血龙发出悲伤的叫声,他的叫声很悲凉,不,那是他的哭声。

二十年没有女儿的消息,二十年后的今天,他却得知,女儿已经去世了。

这世上最大的痛苦,莫过于白发人送黑发人。

“我苦,我命苦啊,我失去了女婿,又失去了女儿,我命苦啊。”

我命苦呀!

……

岚血龙这悲凉的叫唤声,一次次回荡在天地间,一次次随风而飘走。

“外公,我母亲走了,父亲走了,但是你还有我,你还有我呀。”

杨风紧紧握住岚血龙的手,担心外公悲伤过度,发生意外。

如果外公真的发生意外,他如何向九泉之下的母亲交代。

“外公,你还有我,其实我也是夜叉族的人,我更是杨风的女人。”圣罗兰也是说道。

哭泣之中,岚血龙伸出颤抖的双手,一只手抚摸着杨风的脸,另一只手抚摸圣罗兰的脸,久久不语。

久久不语!

……

“圣罗兰,照顾好我外公。”杨风嘱托道。

“放心吧,我一定会照顾好外公。”圣罗兰保证道。

“谢谢,有你真好。”

杨风发自内心的感谢,这一路走来,有圣罗兰的陪伴,当他的外公悲伤痛苦时,有圣罗兰的安慰。

广场之上,杨风背负双手,看了看所有人,洪亮的声音传来道:“不错,我就是杨风,普渡门的门主,岚九夜的儿子,夜叉族是我的母族。”

他的声音如同潮水,弥漫在宫殿内外。

高台之上的柳天河,依然闲庭散步般的行走,宛若一位绝世仙人,纵然知道杨风的身份,他依然不慌不忙,因为他不把杨风放在眼里。

“杨风,你终于肯承认自己的身份了。”柳天河冰冷道。

“我从来没有想过要隐瞒身份,我只是不想让六道宫的人知道我的到来,不过既然我已经来了,就算暴露身份又如何。”

“本圣人我没想到,你敢来这里,不过也好,夜叉族是你的母族,你若是死在这里,也算是叶落归根。”

“圣人!”

人群之中,一个夜叉族的高手站出来,恭恭敬敬道:“即便眼前的这年轻人,真是岚九夜的与杨九鼎的儿子,就算他真是夜叉族的半个族人,但他也是我族的耻辱,我夜叉族,因有他这种人为耻。”

“对,耻辱,这是我族的耻辱,身为我夜叉族的人,岂能对圣人不敬。”

无数夜叉族的高手们纷纷附和着,看着这些人,杨风有种悲凉的感觉,因为他们明明很痛恨柳天河,恨不得将其大卸八块,五马分尸,可还昧着良心说话,这是母族的悲哀啊。

那人继续恭敬道:“杨风不但是我夜叉族的耻辱,他的母亲岚九夜,更是族的耻辱,是.....。”

“不准羞辱我母亲!”

轰!

嘭!

“啊!”

愤怒中,杨风快速一拳轰击而出,那人惨叫一声,被打飞出百米之外,撞击在大殿之上,然后顺着墙壁缓缓的落下,被砸死了。

轰!

杨风再次一声怒吼,血红的眼神看向那些人,道:“念你们是母族之人的份上,我可以不计较你们对我的不敬,但是,谁敢对我母亲不敬,杀无赦。”

杀无赦!

他那霸气的声音,好似龙卷风般的席卷而出,吓得宫殿中,密密麻麻的高手们后退,一股恐怖强大的威压,也压制得那些人想要下跪。

嗖!

圣人柳天河随手一挥,杨风强大的威压便被轻易化解,狂风中,站在高台之上的柳天河衣袖翻滚,他冷声道:“杨风小子,纵然你曾经击败过小圣人司忠恒,本圣人我依然不把你放在眼里,既然你来送死,我便成全你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