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人殿,巨大的广场上,杨风黑色的咒印,好似密密麻麻的千丝万藤,疯狂进入柳长风的体内,只要他愿意,随时一个意念间,便能让柳长风身躯支离破碎,化作一堆肉泥。

柳长风那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也传遍了这座大殿。

“杨风,你说吧,究竟要如何,你才肯放过我儿子?”柳天河问道。

“很简单,我要让你向夜叉族承认错误,说你错了,我便放了你儿子。”杨风冷声道。

广场中的那些高手们,觉得这处罚太轻了,应该要灭了柳长风,只是这种话,他们自然不敢说,只能在心底想想而已。

“哈哈!”

柳天河纵声一笑,道:“这不可能,我乃是圣人,高高在上的圣人,岂能承认错误。”

“好吧,既然如此,那你儿子必死无疑。”

嗖!

杨风的手中,又飞驰出一道黑色的咒语。

丝丝!

柳长风体内的黑色咒印,立即好似千丝万藤疯狂的搅动着,痛得他满地打滚,惨叫的声音传遍这座宫殿。“父亲,你就快点承认错误吧,否则我死定了啊。”

“圣人,不就是承认个错误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还是先救公子要紧啊。”

一些高手们纷纷下跪,祈求柳天河承认错误,虽然他们恨不得柳长风死,但得做做样子。

嗖!

杨风继续加大力度,冰冷的眼神看着上方的柳天河。

“啊啊啊!”

地上的柳长风,发出痛叫的惨叫声,因为痛苦的缘故,所以他脸色狰狞,扭曲,全身参出血液,此刻的他因为痛苦,脸色特别吓人。

“父亲,我求你了,你就快点承认错误吧,究竟是你的面子重要,还是我的小命重要啊,如果你再不承认错误,我死定了。”柳长风痛苦的声音传来,如果可以的话,他宁可自杀。

“柳天河,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如果你还不承认错误,那我现在就灭了你儿子。”杨风冰冷道。

高台之上,柳天河紧握着拳头,杀气弥漫的他,仿佛一尊魔王,紧咬着牙后,他最终怒道:“好,我承认错误,我认错。”

言毕,柳天河洪亮的声音传来大殿,道:“本圣人我错了,这些年来,愧对夜叉族人。”

“哈哈!”

柳长风开心的大笑,道:“父亲,你是好样的,你真是我的好父亲啊,果然心疼我,为了救我,竟然愿意纡尊降贵承认错误。”

“杨风,我已经承认错误了,你是否可以放了我儿子?”柳天河问道。

“杨风,我父亲已经承认错误了,你快点放了我吧。”柳长风也是激动道。

哼!

杨风冷哼一声,道:“柳长风,你祸害了夜叉族那么多女子,竟然还想保住狗命,做梦吧,似你这种垃圾,就算是死一千次,一万次也不够,我怎么可能放了你。”

“杨风,你居然敢欺骗我父亲。”柳长风大怒。

“死吧!”

杨风继续控制着咒印丝,那密密麻麻的咒语丝,好似千丝万缕般的铁丝,不断的勒紧着柳长风,将他全身勒得出现一片片鱼鳞般的东西。

“啊啊啊!”

柳长风惨叫连连,鲜血淋漓,如同个血人。

“杨风。”

柳天河大吼一声,道:“本圣人我已经承认错误了,你为何还不放我儿子。”

杨风冷冷一笑,道:“你真是白痴啊,智商真低,你也不想想,你们父子两人,祸害了夜叉族那么多人,我岂能轻易放过你们,如果你们这种罪大恶极之人还能活命,天理难容。”

“你刚才在欺骗本圣人?”柳天河暴怒道。

“不错。”

杨风点头,淡淡一笑,道:“我便是欺骗你,戏弄你,本想让你下跪,但我知道这不可能,所以故意让你看到希望,然后又绝望。”

其实之前,杨风确实想让柳天河下跪,但他觉得不可能,毕竟身为圣人,柳天河不知有多少儿子,活了一万年,儿子孙子等等,至少有千人上下,所以他不可能为了柳长风而下跪。

“杨风,我会让你知道,欺骗了本圣人的下场究竟有多惨。”柳天河大怒道。

“父亲,救我,救我啊啊啊。”

一声惨叫,柳长风的双腿不见了,变成了肉泥。

“啊!”

又是一声惨叫,他的双手不见了,之后他的身躯等,也一一消失,最后还剩下一个脑袋,但也只是一秒钟后,那脑袋也消失了,圣人之子的他,曾经为所欲为,残害了无数夜叉族女子的他,今日死的极其凄凉。

“长风......。”

轰!

柳天河一声咆哮,怒发冲冠,满头长发在风中飘荡,发狂中的他,仿佛一头愤怒的雄狮,也仿佛一头洪荒的凶兽,似乎要撕碎这片苍穹,撕碎这片茫茫大地。

“杨风小儿,你杀了我儿子,我要将你碎尸万段。”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