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仑之下!

那巨大的平原中,擂鼓之声好似潮水淹没这座大山,随着清风,顺着白云,飘向遥远之地。

轰轰轰!

那一声声,一道道的擂鼓之声,在昆仑山下不断的传来,战鼓声中,旗帜飘动,无数高手,无数战士的眼神,都全部看向战鼓的位置,随后,只见天空中,一道人影快速疾驰而来,凌空踏步而来。

狂风中,此人黑发飘飘,目光深邃,周身闪烁强大的王者之气,他就是杨风,普渡门的门主。

“门主!”

“门主!”

“门主!”

见杨风出现后,那十几万高手,所有人的战士,纷纷大声的那呐喊着,高呼的声音,盖过了震天动地的战鼓声。

咚咚咚!

空中,杨风踏步一步步走来,黑发飘动的他,缓缓的抬起手,示意大家安静,在他的示意下,所有人的呐喊声,以及那连绵不绝的战鼓声,一瞬间全部停下。

“诸位,今天乃是我普渡门,与生死门决战的日子,今日,我们之中,或许将会有无数人,再也看不到明天的太阳,将会永远埋葬于黄土之下,你们畏惧吗?”杨风洪亮的声音问道。

“不怕!”

“不怕!”

普渡门的这些高手们挥动着手,表示不畏惧,不怕死。

“若是没有那些死去的兄弟们,若是没有他们流尽了鲜血,也就不会有我们,若是没有那些一次次战斗中死去的兄弟们,我们也不会有今天的成长,若是我等战死,九泉之下也不会孤单。”

“若我战死,勿将我埋,大地为棺,苍天为盖,日月星辰,与我同在。”

巨大的平原之上,普渡门那些战士们洪亮的声音,好似洪水般的将这座大山给淹没了,终于有机会与生死门决战,所以他们不会畏惧,纵然是死,哪怕是九死一生,他们也无所畏惧。

“好,既然你们不惧生死,不怕死,那么我杨风将会带着你们,穿过云海,越过高山,到达那遥远的九重天,生死门,与慕容天一战,纵然是死,也要死的轰轰烈烈。”虚空中,杨风朗声道。

咻!

轰!

杨风手中的轩辕剑,发出一道金色的光芒,那强大浩瀚的光芒,好似云海般,凝聚成为一道强大的剑气,之后冲天而起,而此刻他,好似一尊绝世战神,有王者之气的绝世战神。

“普渡门门主杨风,对苍穹,地母,以及神州大陆黄土之下的先人们祷告,自天帝掌生死,四帝下神坛,至今已有十万年!十万年来,芸芸众生水深火热,人命如同草芥,生命如同蝼蚁,天帝不仁,天帝残暴,魂河之血,诅咒之痛,至今阴影依旧尚存,今日,我将带领麾下百万大军,进攻生死门,与慕容天一战,逐鹿中原,问鼎乾坤,若不成功,便以死谢罪。”

“必胜!”

“必胜!”

当杨风那洪亮的声音传来后,平原之上,以及虚空中的十几万高手,纷纷呐喊着必胜。

咻!

轩辕剑中,再次爆发出一道强大的剑气,而杨风那洪亮的声音,再次如同雷声般的传来道:“普渡门门主杨风,祭奠我门下,以及幽冥府,乃至神州大陆上,那些为反抗生死门而亡死的亡灵们,悠悠岁月,日月如梭,我杨风经过多年努力,历经千辛万苦,今日终于要与生死门一战,此战若败,我自当以死谢罪。”

“必胜,必胜!”

普渡门的那些强者们,继续大声的呐喊声,高喊着必胜,因为他们相信杨风,相信门派。

“各位兄弟,听我言。”

当杨风那命令之声传来后,十几万高手,顿时鸦雀无声,所有人都抬头看着他。

虚空中,杨风继续说道:“此战,乃是继王城之战后最重要的一战,此战若胜,我们普渡门将会跃上一个更高的台阶,将会更好的凝聚天下众生之念,也能为天下芸芸众生谋福,但此战若败了,我们将一无所有,甚至死无葬身之地。”

咔嚓!

咔嚓!

大山之下,那些高手们紧握着拳头,一个个青筋暴起,杀气腾腾,紧紧的咬着牙齿,他们不能败,绝对不能战败,纵然是死,哪怕是粉身碎骨,哪怕是付出生命,也不能败给生死门。

“我们与生死门,虽然已经多次战役,但事实上,今天的这一战,才是我们真正的第一战,是生死,是失败,还是存亡,一切皆在此战。”

咻!

那锋芒的轩辕剑中,再次爆射出一道金色的光芒。

“必胜!”

“必胜!”

“必胜!”

普渡门的那些高手们,继续挥动着手,大声的叫嚷着必胜,就算三足鸟,也在挥动着翅膀,站在人群前方,高喊着必胜。

众人那三足鸟那可爱滑稽的表情,忍不住想笑。

“门主,我们普渡门,以及曾经的幽冥府,还有无数的门派中,不知有多少人死于生死门的手中,魂河之战,昆仑之战,我普渡门损失惨重,失去了一个个的兄弟,因此今天,我们要让生死门血债血偿。”

旗帜之下,冯东紧握着拳头,周身涌动着强大的杀气。

杀气!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