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仑之上!

普渡门的所有高手,已经全部齐聚,在杨风的召唤下,他们全部齐聚于这座大山之上,要与生死门进行一场决战。

乾坤之战,逐鹿天下,成王败寇,这一场大战,将是杨风建立门派以来,最为至关重要的一战。

这一战的胜负,成败,将会影响到宗门今后的命运。

昆仑上方的天空,依旧灰蒙蒙的一片,愁云笼罩,不过那云层中,龙油灯幽蓝色的火焰,依旧静静地照耀着这片世界。

那一盏小小的火焰,仿佛为芸芸众生指引方向,带来最后一丝的光明。

“拜见杨门主!”

云层之中,一个老者快速飞行而来,之后跪拜在杨风的面前。

这老者很面生,杨风以前没见过,不过对方的实力却很强,修为境界很高。

“老前辈,你是谁?”杨风问道。

“禀告杨门主,我乃是君上曾经的麾下战将之一,二十年前,君上九重天大败之后,我便潜伏不出,做了一名修剪花草的工人,足足潜伏了二十年,今日见龙油灯被点亮,因此我特来投靠你,与你再战九重天。”这老者恭敬道。

“哈哈,老张,你这老不死的,原来是你啊,我还以为你死了呢。”

人群之中,夏盟主哈哈一笑,然后快速走过来,拍了拍老张的肩膀。

“夏盟主,你没死,我怎么可能会死,就算要死,也应该是你死在我前面。”老张不满道。

“你这老不死的,难道真有那么希望我死吗?”夏盟主问道。

“哈哈,老张,我们还以为你死了,二十年来,你了无音讯,我还以为此生再也见不到你了。”

罗晋微微一笑,然后大步上前,他们曾经同为君上的麾下,所以彼此间的关系很好。

“老家伙,我看你好像快要不行了啊。”老张看向罗晋,得意道。

罗晋一脸发黑,老张也真是的,二十年不见,今天好不容易相遇,居然就如此损他。

“老家伙,你的身子骨怎么这么弱?你看看我多结实,多强壮,与二十年前的我,依然没有区别。”

老张拍了拍胸膛,一副很结实的表情。

罗晋脸色黑了又黑,估计想揍老张一顿。

“老家伙,你是不是营养不良啊,今日见到我,是不是很羡慕我还这么结实,强壮。”

老张居然摆出一个造型,表示超级强壮。

罗晋气的不想说话,吹着胡子站在一旁。

“哈哈!”

夏盟主开心一笑,然后走到杨风的身前,道“杨门主,老张曾经是我们的兄弟,也是君上的麾下战将之一,当年的九重天之战,他与君上一起并肩作战,身上受了几十处伤,但依然坚持到最后,与君上一起撤退。”

杨风肃然起敬,因为他没想到,父亲的手下中,居然还有如此忠心耿耿的人。

“哎!”

老张叹息一声,道“可惜当年的九重天一战,我们失败了,君上中了判官笔,我背着他快速逃走,杀出了一条血路,之后我将君上带到了一座山下,然后我便昏迷了,当我醒来之后,发现君上不见了,他给我留下一张字条,让我好好活着。”

说到这里,老张居然掉下了几滴眼泪。

杨风不由自主的看着老张,他没想到,眼前的这个老者,在当年的九重天之战中,当父亲中了判官笔后,他竟然背着父亲杀出重围。

这是何其的忠心,也是多么的勇敢啊。

“老张,你这老不死的,你还好意思提这件事,我当时就想毙了你,居然没看好君上。”罗晋生气道。

“老家伙,我说你不行了,你还不服气,当年我的功劳最大,君上身受重伤后,是我背着他逃出去的,所以我功劳比你大。”老张严肃道。

“胡说八道。”

提起功劳这件事,罗晋第一个不服,而且不肯退让,道“如果没有我们这些兄弟在后面拼死抵抗,你在前面能跑得动吗,早就被人给包围了,你居然还有脸说功劳。”

“老家伙,你不服气吗?要不要我们打一场?”老张抓住罗晋,别要与他开打。

“谁怕谁呀,来呀。”

罗晋真气纵横,便要与老张开打。

夏盟主哈哈一笑,道“两位老兄弟,都一把年纪了,还这么大的火气,生死门之战还没开始呢,你们两个就要内斗了,这成何体统啊。”

杨风也是汗颜,这两个老家伙,居然要大打出手。

“老张前辈,如果你有实力的话,就给我教训罗老头吧,我早就看他不顺眼了,若不是看在我老大的份上,我早就教训他了,而且我们都姓张,我不支持你,谁支持你啊?”

张武居然很激动,可能是因为老张有姓张的缘故吧,来了个同姓的高手,估计五百年前还是一家人呢。

“老张,别闹了,见过杨门主后,我们几个老兄弟找个地方聊聊。”天机子这时走过来,严肃道。

“好。”

老张微微点头,然后看向杨风,道“杨门主,请恕罪,这二十年来我没有追随过你,还请你见谅。”

“老张前辈,你言重了,你是我父亲最好的兄弟,也是我最亲近的前辈,我岂敢怪你。”

杨风微微鞠躬,算是替父亲向老张道谢吧,毕竟在二十年前,老张就给我父亲。

“杨门主,我们几个老家伙暂时先离开,打上生死门时通知我们一声就行了。”夏盟主微微一笑,心情很不错,然后与老张,罗晋,天机子,一起离开昆仑之巅。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