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风满楼当上国王之后,致力于和平,平等,在风满楼的统治之下,所有人都过上自由平等的生活。

虚空中的风满楼,看着下方跪拜的众人,他洪亮的声音传来道“我的臣民们,神州大陆有亿万芸芸众生,他们也渴望和平,需要和平,虽然你们已经过上和平自由的生活,可是还有更多的人,渴望得到解脱,你们的国王我今日离去,并非是抛弃你们,而是要去保护更多的人,为更多的人而战斗。”

听见风满楼的声音后,那些人泪流满面,但他们实在舍不得这位国王的离开。

一位爱民如子的国王,对于他们而言太重要了,甚至比它们的生命还要重要。

如果可以的话,他们愿意用自己的生命,用自己的血,为国王风满楼而战。

虚空中的风满楼,继续看向下方那些跪拜的人,他洪亮的声音再次传来,道“我今日离去,生死难料,如果我战死的消息传来,那么请你们选举出另外一位新的国王,我相信这位新的国王,会继续带领着你们,走向和平的日子。”

“国王。”

“国王。”

千千万万的人,无数的臣民,无数的高手,发出了痛苦的哭叫声。

可是在他们的哭泣声中,呼唤声中,风满楼最终消失了。

他们知道,国王已经走了,他们害怕,国王这一去不回,永远消失在他们的生命中,从此以后,再也得不到国王的庇护。

“国王万岁!”

“国王,你永远是我们的国王,我们永远等待着你。”

“感谢国王,让我们进入了和平时代,感谢国王,让我们过上人人平等的生活。”

“感谢杨门主,为我们选了一个爱民如子的国王。”

“天帝不灭,龙油灯永不枯竭。”

杨风那洪亮的声音,如同天雷般,继续传到了盐海龙宫。

哗啦啦!

哗啦啦!

浪花滔滔,大浪翻滚,那蔚蓝色的海边,秋锦瑟静静地坐在一块礁石上。

上次苏醒之后,他得知父亲波斯龙已死,死于杨风之手,死在自己心爱之人的手中。

虽然她也知道,杨风曾经给过父亲几次机会,最后一次,父亲联合了其他的势力,害死了几百万无辜的人,所以杨风迫不得已,出手灭了父亲,哪怕父亲罪有应得,死有余辜,但那毕竟是她的父亲。

至于她的母亲,由于普渡门的缘故,所以死在生死门灭魂大军的手中。

醒来之后,秋锦瑟感觉沧海桑田,曾经的至亲已经不在了,曾经辉煌的龙宫,如今也是支离破碎,一切都物是人非。

她静静地坐在海边,想着将来,想着以后,她不恨杨风,她谁也不恨,只恨天意弄人。

潮水涌动而来,那一层层的浪花,不断地拍到在礁石之上,化作密密麻麻的雨点,飘飘洒洒落在她的身上。

冷!

冰冷

秋锦瑟突然间感觉很冷,身体的冰冷,灵魂的寂寞,心灵的枷锁,这一切的一切,让她喘不过气来,感觉要窒息了。

“天帝不灭,龙油灯永不枯竭。”

海边的秋锦瑟,突然听到空中传了一道声音,这是杨风的声音,这声音如同魔音,仿佛在呼唤天下的芸芸众生。

听见杨风的声音后,秋锦瑟颤抖了一下,随后抬头,看向遥远的第一世界。

那遥远的第一世界,昆仑之上,灰蒙蒙的天空中,秋锦瑟看见了一盏孤灯。

那一盏孤灯之中,亮起一朵幽蓝色的火焰,火焰不大,但仿佛能照耀这片世界。

这是

秋锦瑟微微颤抖,喃喃自语道“这是龙油灯,这是龙油灯,杨风,你终于点燃龙油灯了,你即将也与生死门一战,你在表明你的决心,你在召唤天下的强者,可是。”

噗通!

秋锦瑟起身,跪在那幽蓝色的火焰之下,狂风吹来,清风中,她不停地颤抖,一颗颗晶莹剔透的泪珠,从她的眼眸中落下。

“我需要你们的帮助,我需要你们,我以幽冥府君上的后人身份,我以普渡门门主的身份,召唤你们,呼唤你们,我需要你们,天下的芸芸众生也需要你们。”

杨风那洪亮的声音,不断的从第一世界传来,他在呼唤,呼唤曾经幽冥府的高手,呼唤普渡门在各地的强者。

滴答!

滴答!

秋锦瑟的眼眸中,那一滴滴晶莹剔透的泪珠,不断的落在沙滩上,不断地落在泥土中。

清风之中,她喃喃自语道“杨风,我知道你现在很需要帮助,也很需要我,可是我不能前去,我不能帮助你,因为你是我的杀父仇人,我不恨你,但我无法原谅自己。”

我不恨你,但我无法原谅自己!

父亲的死,仿佛一根刺,一直刺痛着秋锦瑟的心,所以她不能去,她不能帮助杨风。

她恨,恨自己,明知道父亲是错的,明知道父亲该死,但她还是放不下,因为那毕竟是她的父亲。

“我需要你们的帮助,我需要你们的援助。”

杨风那洪亮的声音,继续如同潮水般的涌动而来,弥漫在神州之内。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