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剑宫!

那朱红色的大门下,杨风带着张武还有小黑,威严的站在一棵梧桐树下。

而不远处的凌渊,则是带着他的三个手下,龙行虎步的走来。

“少爷,这三个人可以当炮灰,因此可以笼络他们。”

这些手下终于明白凌渊的用意,少爷刚才为何对三人如此客气?原来是想让这三人当炮灰。

“呵呵。”

凌渊冷冷一笑,道“我们的宗门,即将与生死门联手,一起对付杨风的普渡门,因此我们需要笼络更多的高手,让更多的人当炮灰。”

“此乃妙计。”

这三个手下很满意的点头,他们仿佛突然发现,凌渊比以前更聪明了。

“哎!”

凌渊叹息一声,道“为了对付杨风那个垃圾,高高在上的本少爷我,居然要笼络三个无名小卒,也罢,看在他们是炮灰的份上,我暂且忍下这口气。”

“少爷英明。”

“少爷运筹帷幄,决胜于千里之外。”那些手下立刻夸赞,拍马屁。

凌渊得意道“那三个无名小卒,打伤了圣剑宫的人,剑流出来后,肯定要灭了他们,如果本少年我此刻出手,把那三个无名小卒救下,他们一定会对我感恩戴德,为我所用。”

“不错,对于这些个贱骨头,没身份没地位的人,只要少爷你这样的大人物伸出援助之手,稍微给他们点好处,他们就会感恩戴德,哪怕为你死你心甘情愿。”

凌渊给人的声音很小,但他们却没想到,所有的谈话,全部进入杨风回来耳朵。

“哈哈,三位小兄弟,你们闯大祸了,居然打伤了圣剑宫的人,这件事可不好办呀。”

凌渊背负双手,步伐行云流水,快速走了上去,他本以为,杨风三人此刻肯定诚惶诚恐,可是当他走上来后,发现杨风三人依然很平静。

装吧,装吧!

凌渊在心底暗想,等圣剑宫的剑流出来后,看你们怎么死,如何求饶。

“二长老到!”

那朱红色的大门中,一道洪亮的声音传来,随后,密密麻麻的沉重脚步声,仿佛暴雨般的出现。

踏踏踏!

一群人快速走出来,这些人个个威风凛凛,气息强大,行走在最前面的一人,大约有六十岁上下,但是龙行虎步的他,周身散发出强大的气息。

此人应该就是剑流,圣剑宫的二长老。

“二长老好。”

“二长老好。”

躺在地上那十几个高手,见剑流出来后,他们立刻爬起来,鞠躬,问候。

威武霸气的剑流,正要展现强大的威压时,他的脸色突然微微变了变。

因为他见到一个人,凌渊,阴阳道宗宗主的儿子。

阴阳道宗的宗主,十分疼爱这个儿子,因为晚年得子,所以极其宠爱。

当然,阴阳道宗的宗主,除了凌渊之外,估计还有几十个儿子,几百个孙子。

但是凌渊不同,毕竟是老年之后的最后一个儿子,所以极其宠爱。

“凌渊少主,没想到来者是你,老夫不曾远迎,还望恕罪。”

剑流微微一笑,随后表示歉意,不过他内心苦涩,若不是宗门今非昔比,他怎么可能对凌渊如此毕恭毕敬。

“剑流,不必客气。”凌渊背着手,如年轻中的天之骄子。

与凌渊打声招呼后,剑流凶狠的看着那些手下,真是一群废物,饭桶,而且还不会见机行事。

这些手下也太愚蠢了,也不看看来者是谁,像凌渊这样的大人物,有身份,有背景,有来历的人,这些没用的手下岂能阻挡。

不但不能阻挡,而且还应该恭恭敬敬的迎接,不就是要用个剑炉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凌渊少主,我这些手下没眼光,有眼不识泰山,他们没冒犯你吧?”剑流继续问道。

“无妨。”

凌渊背负双手,站在狂风之中,很大度道“本少主今日来此,是为了借你圣剑宫剑炉一用,修复一件神兵利器,然后明天对付杨风那个废物,垃圾。”

“这”

突然间,剑流惊愕,瞪大眼睛,看着面前的杨风,他没想到,杨风竟然也来了,刚才居然没注意。

虽然杨风灭了大长老,间接的害死掌门,但剑流不敢报仇,因为杨风是圣人。

见剑流瞪大眼睛,不远处的凌渊,露出一丝不屑,真不愧是衰落的宗门,受了伤的狼虎还不如条狗。

曾经的圣剑宫是何其的强大,可是如今,堂堂正正的剑流,身为二长老的他,听到杨风的名字后,竟然被吓成这样。

这还没让他去对付杨风呢,就被吓得目瞪口呆,如果让他去对付杨风,岂不是会被吓死。

“剑流二长老,本少主我也不为难你,绝不把你宗门的剑炉搬走,我就在这里使用,成功之后自当离去,如果明天灭了杨风那个废物,本少主我一定有重谢。”凌渊继续说道。

“杨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