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场,再没有人胆敢对杨风有半句不敬。

由两名手下搀扶着的纳云,看到眼前这一亩,直接惊讶得目瞪口呆:“这……怎么可能呢?”

“楚百胜乃是可以媲美高能气高手的高手啊,比我强大很多。居然挡不住杨风的轻轻一拍?”纳云只觉自己的脑洞都不够用了:“就算杨风是高能气的高手,也很难做到随便一掌就拍残楚百胜吧?”

纵然心中有万般的不不置信,但是在这铁铮铮的事实面前,纳云也不得不相信!

“这个杨风,居然成长到这个地步了!真是……让人不甘心啊!”纳云捏紧拳头,内心深处发出一声声的呐喊。

正时候,杨风饮尽杯中水,然后放下茶杯,缓缓站起身。凝望着大厅中央的纳云:“刚刚你说要我爬着离开餐厅,是吗?”

面对杨风看过来的眼神,纳云感到巨大的压力,居然有股头皮发麻的恐惧,硬着头皮道:“刚刚是我有眼无珠,看错了人。杨公子,对不起!”

杨风双手负背,冷冷道:“你就是这样道歉的?”

纳云浑身一阵抖瑟,过了好一会儿,终究不敢继续凝视杨风的眼睛。纳云羞愧的低下头,然后身体跪在地上,脑袋伏在地上叩首:“对不起,杨公子,请你原谅我刚刚的狂妄无知!这餐厅只要杨公子在,我纳云万万不敢前来讨扰!”

杨风居高临下的看着纳云,一字一句的道:“看在流苏的面子上,我放你一条生路。回去好好感谢流苏吧!”

说完,杨风踏步离开。

走过纳云身边的时候,直接一脚踩在纳云的脑袋上。

把纳云的面门都踩在地上,吃了一脸的土。

纳云略显不甘:“杨风,我都已经给你下跪道歉了,你还想怎样?”

杨风道:“你这是不甘心吗?”

纳云道:“是,我纳云怎么说是江宁纳家的公子,我父亲纳武儒乃是七宗商会江宁分会的会长。在整个江宁江湖上都地位崇高。谁见了我父亲不给几分薄面?你这样羞辱我,可有想过我父亲会灭了你!”

纳云嘴上说的,也是心中所想。

自己可是纳武儒的儿子,声威赫赫。江宁哪个大人物不给自己面子?

杨风的确比自己厉害,刚刚是自己挑衅杨风,已经受到了足够的耻辱。自己也都道歉了……这一切都是自己技不如人,纳云也没什么好说的。

但是现在,杨风居然还用脚踩自己的脸!

这分明就是在故意羞辱自己,羞辱纳家了!

纳云就算再害怕杨风,也会有自己的脾气!

纳云以为自己搬出纳家,应该足够震慑杨风了吧,杨风怎么子也应该给自己一点面子吧?

但是杨风说的下一句话,让纳云整个人都感到愤然。

杨风冷冷道:“纳家?你父亲会灭了我?哈哈哈……我杨风可不是吓大的!这一次江宁斗场之后,你们纳家还是否会继续存在,都是个未知数了!”

纳云嘶吼着:“胡说八道,一派胡言。我父亲纳武儒乃是成名已久的虚谷气高手,根本不是你这种人能够对付的。你还想灭我纳家,你做春秋大梦吧。你一辈子都不可能赶得上我们纳家……”

也不理会纳云的嘶吼,杨风直接一脚踏碎了纳云的脑袋!

铁锤撞西瓜,直接碎成了无数碎片!

“区区纳家,也敢拿来压我杨风?”杨风留下一个冷哼的声音,然后转身离开了餐厅大门。

大门外,人群自发的排成两排,不敢直视杨风的眼神。

全场,只剩下杨风最后说的那句话,在不断的荡漾……

“区区纳家,也敢拿来压我杨风?”

每个人心中都仿佛被这话给重重的锤了一下。

唯独叶紫涵还保持平静,此刻凝望着杨风离开的背影。好半晌都说不出话来……

……

楚百胜残,纳云死。

一杯砸飞纳云,盏茶拍残楚百胜。

消息很快在江宁斗场的大街小巷内传开。

在拳赛开始的前一日,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让所有来观战或者参赛的人都目瞪口呆。杨风的名字,在这一刻也深深的烙在了每个人的心头。

斗场顶层大楼,一个套房之中。

纳武儒和楚南天坐在一起,旁边还跟着纳武云。

楚南天双手负背,站在窗户旁边,眺望着整个江宁斗场周边的环境。

纳武儒轻声道:“楚兄,情况已经出来了。我儿子纳云当场被踩碎了脑袋,你儿子楚百胜也被打残了,气海被碎,全身筋骨都断裂了,后半生也只能够躺在床榻上了!”

纳武儒极力的控制好自己的情绪,让自己的声音尽量的保持平稳。

但是明眼人都听的出来,纳武儒的声音在发抖,因为过度的愤怒显得很暴躁。

楚南天仍旧站在窗边,凝望着远方的夜景。

他的眼睛很平静,让人看不出心中的想法。

纳武儒略显激动:“楚兄,杨风这厮都逼到这地步了。难道楚兄还不发话么?”

楚南天冷冷道:“我没记错的话,杨风当日在赤金庄萧如烟的生日宴会上,亲口向我们约战江宁斗场。现在时间已经到了,是时候参加这个战斗了。”

纳武儒道:“按照拳坛赛的比赛流程,赛程有五天以上的时间。五天的时间,我等不了了。现在,我就要灭了杨风!”

楚南天转过身,微微皱眉道:“你现在就想对杨风下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