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幕,直接把纳武儒给吓呆了。

这是什么东西?

“这妮马是什么东西?为何可以沿着空击道蔓延而来?不可能啊,空击道是隔绝一切距离的虚谷绝技。怎么还有物理性的攻击可以沿着空击道来攻击我?”纳武儒浑身大震,曼联不置信的看着那汹涌而来的无数裂缝游蛇。

说时迟,那时快。

这有蛇般的裂缝转瞬就奔腾了大几十米上百米的距离。眼看就要顺着空击道攻击到纳武儒身上。

虽然纳武儒并不了解这游蛇裂缝的可怕,但是纳武儒本能的感觉到这游蛇裂缝的可怕。当相爱嘶吼一声:“开什么国际大玩笑!区区一个莫名其妙的东西就想撼动我的空击道?做梦吧,这是我淬炼了几十年的绝强武技!”

说完,纳武儒伸出另外一只手,当空横斩而下。

“空击道横斩!”

话落,周围的空气再一次被排空,周围的距离也做到了缩地成寸,被彻底抽空。一到肉眼隐约可见的巨大空击道刀影,对着无数奔腾而来的游蛇裂缝,猛然的横斩而下!

一瞬而至!

整个擂台都被直接切成了两半!

长达百米的裂缝,深达数丈,触目惊心!

这些裂痕,在短短一瞬间出现!几乎没有时间差!

空击道,可以排开一切的距离,让所有的距离都失效,攻击做到没有时间差。更可怕的是,空击道还可以作为强大的攻击刀影,四处攻击,可谓为例绝伦,人见人怕!

强大的空击道横斩,茫茫的斩向那些奔腾中的游蛇裂缝。

如此威力,周围的人都纷纷感到很吃惊。

“好厉害的空击道啊,不愧是纳家的家主纳武儒啊,手段通天,连这样的绝技都随便使用。”

“可怕的是这空击道居然可以排空一切的距离,让攻击不产生时间差。这让人无法抵抗啊。就不知道杨风的那些游蛇裂缝是什么东西。”

“这些裂缝看起来也好可怕的样子,就不知道这一次的空击道横斩,能不能击破杨风的游蛇裂缝。这种高能对轰,还真是精彩啊。”

“好强大的空击道横斩,直接把整个擂台都切开了,不愧是虚谷气高手啊,杨风应该挡不住吧?”

“……”

楚南天站在旁边,凝望着纳武儒使用了空击道,嘴角喃喃自语道:“纳兄一开始就使用了最强绝技空击道,看来是动真格的了。以前我和纳兄切磋的时候,他的空击道十分可怕,连我都要畏惧三分,很不好对付。这一次拿出来对付杨风,应该是绰绰有余了。”

楚南天并不着急动手。

但是楚南天身外已经凝聚起来高密度的真气,手上也捏着法诀,随时都准备动手。

一旦楚南天发现不对劲,就会即刻以雷霆万钧之势出手。

双方联手,楚南天没有着急攻击,一方面是也是想多看看杨风的手段和底牌,另外一方面也是想保持自己的风度。如果纳武儒一出手就灭了杨风,那么也不算是辱没自己的名声,而且更好的把杨风狠狠的踩在地上。

……

包厢里。

一身重伤的楚百胜靠在轮椅上,死死的凝望着斗场上的情况。当看到纳武儒出手的时候,楚百胜露出了很邪恶的笑容:“嘎嘎嘎,死吧,给我死吧。你根本不可能是纳叔叔的对手!”

而纳武云则是双手负背的站在玻璃窗前方,凝望着斗场的战斗情况,嘴角露出一抹很得意的笑容:“大哥一开始就使用了空击道这门绝技,这是极其玄妙的绝技,根本不是人所能够抵抗的。就算是楚南天都十分惧怕。”

纳流苏则是虚脱的靠在玻璃墙壁上,满脸担忧的看着斗场上的杨风,心中喃喃道:“父亲,你好狠啊。为什么要一次次的把杨风逼上绝路。一出手就使用了纳家最强的绝技空击道。这可是我们纳家传承了三代人的绝技啊。你使用空击道,杨风怎么可能还有活命的机会……不要,我求求你不要!”

想到这里,纳流苏的心都在滴血。

双手紧紧的握着拳头,因为太过用力导致指甲都刺入了掌心,鲜血顺着掌心不断的流淌下来,“滴滴答答”的掉在地上。

在脑海中,纳流苏忽然看到了杨风死亡的情景。

不!

不!!

纳流苏的精神都陷入了癫狂之中!

不可以!

“我出生在一个冰冷的家庭,杨风是这个世界上唯一关心我的人。不可以死,不可以……”纳流苏忽然猛的站直身体,快速的拉开包厢的大门冲了出去:“不可以,杨风你不可以死。你要是死了,我会觉得这个世界都是冰冷的,你是我在这个冰冷世界中唯一的一道暖光。不要,我不要你死……”

纳流苏沿着看台的方向,一路朝斗场的方向奔跑。

因为穿着高跟鞋,导致奔跑的速度很不利索,好几次都摔在地上。

最后,纳流苏索性脱掉了高跟鞋,打着赤脚,踏着冰冷的粗糙的地面,快速奔向斗场。

全场,大家都对杨风和纳武儒的战斗避之不及,深怕被波及到。唯独有一个穿着蓝色衣裙的美女,迎着狂风,朝斗场的方向快速狂奔。

很快,纳流苏爬过栏杆,来到斗场边缘,双手放在嘴边做成喇叭状,大喝道:“杨风!你快回来,不要打了!我不要看到你死!”

声音嘶吼,格外的清脆,场上每个人都听得格外清楚。

“杨风,不要打了!我不想看到你的死!”

一个女人,迎着狂风,冒着生死,如是这般的呐喊着,叫喊着杨风的名字。

勾勒成一幅美丽的画卷,让人感到说不出的揪心。

这个身穿蓝衣服的少女,不顾一切的嘶吼着:“杨风,不论这个世界对我如何冰冷,你都是我感觉到的唯一的那一道温暖的光。不管天崩地裂,我不想失去这唯一的温暖。是你让我知道,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人愿意为了我去抗争,去对抗强大的纳家。你的不屈,你的坚韧,你的情义,与我来说,是最宝贵的温暖。”

“是你,告诉我应该与命抗争!杨风,我知道你是为了我,但是我不想你为我去对抗纳楚两家!我不想看到你为我冒险,为我承受生死之重!如果失去了你,我纳流苏便会觉得这世界再也没有了温度。”

纳流苏一边说,一边流泪:“停手吧!我求求你了,停手!”

自始至终,纳流苏都没有提及自己的父亲纳武儒。或许面对这样一个恶魔,纳流苏实在没有什么好提的。

纳流苏担心的,只有杨风。

这时候,纳武儒和楚南天以及杨风三个人都留意到纳流苏。

纳武儒气急败坏的嘶吼道:“孽障,你给我纳家丢脸丢的还不够嘛,还要出来继续丢人现眼不成?给我回去!”

纳流苏当着自己这个父亲的面,公开为杨风担心,对杨风表露心声。

要知道,杨风可是之前给纳楚两家戴绿帽的人啊。

现在纳流苏居然公开出来表露心声,简直是再一次狠狠的践踏着纳楚两家的威严。

纳武儒只觉脸上无光,整个人的脸都被纳流苏给狠狠的打了。

楚南天也目光一冷:“流苏,你这个丫头践踏过我楚家的威严一次也就罢了,现在居然还敢跑出来践踏第二次。你还真是不懂事啊。我楚家的威严是你一个丫头可以随便践踏的吗?你当真以为我不敢杀你吗?”

纳流苏精神极度奔溃,此刻也不管那么多了,连声嘶吼道:“我只不过是在为杨风说话而已,怎么就践踏你们的威严了?在我心中,杨风比楚百胜强了不知道几千万倍。我纳流苏就是死,也不会和楚百胜在一起!我追求自己的选择,我有什么错?”

“孽障!孽障啊!”纳武儒嘶吼道:“让你活到现在,真是我纳武儒太仁慈了!楚兄,我这个孽障这个时候还敢跑出来维护杨风,实在是我的罪过,今天你要对她怎么样,我纳武儒绝无二话。”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