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海清和童百艳都看疯子似得看着杨风。

童百艳更是失声道:“杨风,燕云台如此可怕,你居然还要前往燕云台?你这是……也太疯狂了吧?”

魏海清:“杨门主,这件事情要慎重啊!燕云台真的是太可怕了。如果贸然前往的话,那真是太危险了。”

杨风却是一脸的淡定,拿起茶杯轻轻的抿了口茶,仿佛完全没有把燕云台的可怕放在心上似得,只是轻描淡写的说:“正是因为你们说的那么危险,我才越加的感觉到,那个地方很可能就有我想要的药材。”

魏海清很凝重的问:“杨门主,不知道你想要得到什么药材呢?非要去燕云台这么危险的地方?找七宗商会问问不就好了么,毕竟你和七宗商会的武嫣红都结成死盟了,如果你开口的话,武嫣红肯定会帮忙的。”

杨风道:“我之前问过了,武嫣红说这两种药材在江宁分会没有,即便是在总会都是严禁控制的药材,一般不对外出售。而且数量极少极少!”

顿了顿,杨风继续道:“我要找的药材原料是千年草龟和木灵草。”

魏海清喃喃念叨着这两种药材:“千年草龟那都是十分罕见的灵龟啊,品种十分稀少。而木灵草就更加稀少了。杨门主想要这两种药材,是为了炼制什么级别的丹药?”

魏海清也略微知道一些,杨风除了是个强大的剑客之外,同时也是一个炼药师,能够炼制出很强大的丹药。

杨风也没有隐瞒,直接开口道:“元龟丹。”

元龟丹!

魏海清和童百艳听后,两个人对望一眼,同时感到万分吃惊。

童百艳失声道:“这不是虚谷破归元所必不可少的丹药么,据说服用这种丹药后,虚谷巅峰突破归元境的概率会极大的增加,只要根基稳固的虚谷巅峰高手,一般都可以突破归元境!连张氏府都未必有这样的丹药啊。”

魏海清也是满脸不置信的看着杨风。

杨风道:“没错。我知道张氏府也在成立核心项目,项目内容就是炼制元龟丹。这是他们最近猛攻的一个项目!”

魏海清暗暗乍舌:“真是没想到啊,作为江宁最大的丹药家族张氏府都无法炼制出来的丹药,杨门主居然有自信能够炼制出来?”

杨风道:“我也就是试试看。至于是否能够炼制成功我也不知道,但是至少要先得到这两种药材原料再说。”

魏海清问:“杨门主可打听清楚了?燕云台就有这两种药材?”

杨风道:“我的人打听到,有人在三年前在燕云台找到过这两种药材。如今是否还有我也不知道,先去试试吧!”

杨风很从容的说出了自己的决定。当下也不管魏海清和童百艳那惊讶的眼神,直接开口道:“魏门主,如果你也有兴趣的话,可以和我一起走一趟。如果你门派中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忙碌,那么就先处理门派中的事情。”

魏海清尴尬了,转头看了童百艳一眼,仿佛在询问童百艳的意见。

这时候童百艳传音给魏海清道:“门主,我们十字门虽然维持了和杨风的盟友关系,但是我们也只是在鹅湖公园为杨风做了一件事情而已,我们两家之间的关系并不稳固。现在我们应该答应杨风,更进一步的夯实我们双方之间的盟友关系。否则,这一次杨风都开口了,如果我们拒绝的话,岂不是让杨风再一次感到心寒?”

魏海清沉思了片刻,然后冲杨风点点头:“杨门主既然有雅兴前往燕云台一看究竟,我是杨门主的盟友,自然没有不去的道理。”

杨风点点头:“如此就最好了。有魏门主带路,我也就轻车熟路了,想必一定可以找到这两种药材!”

魏海清点点头:“无妨,我们本就是同气连枝,就算有风险,也应该一起承担!”

杨风也不由得对魏海清高看了两眼:“魏门主高义。”

魏海清道:“杨门主打算什么时候出发?”

杨风道:“天亮就出发。你们是否要回去安排一下?”

魏海清道:“嗯,的确要回去安排一下。毕竟此去燕云台有些路程,估计要一两天才能够回来。门派中诸多琐事,我都要给人做好安排。”

杨风道:“应该的,如此就请魏门主回去安排一下,妥帖之后,我们一起出发。另外,我们去燕云台的事情,还请魏门主保密,不要泄漏出去了。”

魏海清道:“杨门主放心,我知道我们现在身份特殊,一旦泄漏行踪,对我们会非常不利。”

杨风点点头,亲自送魏海清两个人离开普度山的大门。

杨风亲自相送,还是让魏海清童百艳两个人感到欣喜的。之前在门外苦等一个多小时的那点不爽,也在这瞬间消失殆尽……

……

深夜,杨风召冯东邵青两个人前来,安排了一些事情,这才放心的决定明天的行程。

冯东问道:“杨哥,你是不是要带一两个助手和你一起前往燕云台?”

杨风想了想,随后道:“嗯,是有这个必要。这一次事关重大,消息是万鸿打听出来的,带上万鸿一个,另外我再挑选一个人。你们觉得谁合适?”

冯东道:“既然是如此危险的行动,自然是要带一个普度门的老人,这样才信得过。我虽然想去,但是……你一走,门派中诸多杂事缠身,我怕是走不开了。”

杨风倒是没有责怪冯东,直接道:“你放心,你的工作很重要。没有关系,我另外找个人就是了。”

冯东这时候继续道:“一路舟车劳顿,出门在外,我看杨哥还是带个女人比较方便,毕竟女人懂得照顾人。”

冯东很合时宜的提出了这个建议。

这个建议虽然说的冠冕堂皇,但是作为男人,大家都懂的!

出门在外,孤男寡女的,还说什么照顾人……这妮马不是在骗人么?分明就是为了做那个啥……

不过冯东也不点破。

杨风点点头,道:“嗯,冯东说的有道理。”

杨风转头看着邵青,只见邵青脸色微红,没有说话。

邵青也是老江湖了,怎么不知道冯东和杨风这两个老流芒的意思。

邵青沉默不语,显然就是默认了,如果杨风邀请的话,她也就同意了。

杨风道:“邵青是铁血营的营长,最近铁血营的训练任务一直都很重,的确应该出去散散心。邵青,你愿意跟我走一趟吗?”

邵青微微点头:“嗯,好。”

杨风点点头:“那你们下去准备一下,明早天一亮就出发了!”

……

燕云台。

位于郊外一百公里外的一处峡谷之中。

大湖环巨山,峡谷切巨峰。

远在十里之外,就能够看到一道巨大的大峡谷,十分巍峨雄壮,仿佛一道天堑!

又仿佛一道通往某个神秘地方的天门。

比张家界的天门要霸气十倍不止。

一行人的车子在距离燕云台五里外就停了下来。

魏海清,童百艳,杨风,万鸿和邵青五个人先后下车,然后步行前往燕云台的方向。

魏海清指着远方的大峡谷,解释道:“这就是燕云台了。在左边的那一片大废墟,你们看到没有。”

顺着魏海清手指的方向,杨风果然看到不远处有一片很大的废墟,连绵上万亩地方,无数倒塌荒废的建筑物上都长满了草木,有些草木已经很大了,遮天蔽日。如果不仔细看的话,很难发现这片废墟的面积居然这么大。

杨风点头:“这就是冯氏家族的所在地吗?”

魏海清沉声道:“没错。二十年前,这里是整个中海省最繁华最神圣的地方。如今已经凋零成这样了。据说当年冯氏家族被血麟狼灭绝的时候,血流成河,尸横遍野。惊天动地。正是这些人的鲜血,才养育出如今这般茂盛的草木。”

杨风静静的看着这片废墟,不由自主的走了过去,站在废墟的边缘,然后张开双手,闭着眼睛,静静的感受这片废墟上面散发出来的气息。

仿佛,杨风能够感受到这片土地上散发出来的繁华热闹,仿佛杨风能够感觉二十年前这里血雨腥风的场面……

无数人的繁华,无数人的悲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