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度山。

无数细小的光棱接连不断的打在罗一刀的身上。

只见罗一刀在众目睽睽之下,身体被击出一个个的窟窿。

死亡,似乎是必须的事情了!

只是时间问题,而且时间不会太久。

“啊啊啊~”一直强忍着痛苦的罗一刀,到了后面再也忍不住密雨般光棱的攻击,发出痛苦的惨叫声:“云飞扬,今日我死在你的手上,他日杨风一定会为我报仇的。你得意不了多久!”

罗一刀疯狂的咆哮着。

云飞扬站在原地,双手负背,冷然道:“杨风?哼,只怕听到我的名号早就逃之夭夭了,哪里还敢来管你的死活!”

罗一刀嘶吼着:“你以前加持在我母亲身上的痛苦,他日,杨风会为我十倍的讨回来!”

罗一刀仿佛知道自己坚持不了多久了,索性把隐藏在心底最深处的痛苦也抖露出来。

云飞扬冷冷喝道:“你母亲?谁?”

罗一刀道:“罗玉霞!江宁黑子药园的所有者。当初你为了得到黑子药园,不惜假装未婚人士,欺骗了我母亲的感情和身体。最后还让我母亲把整个黑子药园转让给你。事后我母亲发现你是个大骗子后,受不了这种打击,在江湖上四处散播你的行径。你生怕影响到自己的名声,就把我母亲囚禁起来,日日折磨,夜夜暴打。最后我母亲活生生的被你折磨死了!云飞扬,我罗一刀要你不得好死!”

罗一刀的声音很大,有意让周围的人都听见。

这时候,云飞扬却一点都不紧张,嘴角还露出一抹冷笑:“哦,你说罗玉霞啊。她就是个傻女人,我稍微使用了一点魅力,她就拜倒在我的脚下了。还把我当成了她心中的英雄。哈哈哈……这种傻女人,活该被我玩弄致死啊!我玩死的傻女人,何止罗玉霞一个啊?罗玉霞不过是千万人中的一个罢了。”

罗一刀听了,整个人都怒目圆睁:“云飞扬,就是个恶魔!最不要脸的恶魔!”

云飞扬狂放的大笑道:“哈哈哈,我就算是恶魔,你又能把我怎么样呢?现在罗玉霞的这个儿子,不也要死在我手上了吗?你,能做什么呢?”

“啊啊啊……”罗一刀仰天长啸:“云飞扬,我要和你拼命!”

罗一刀很想一动身体,冲向云飞扬。结果身体的伤势太重了,密集如雨的光棱仍旧疯狂的攻击着他的身体,他根本没办法移动身体。

云飞扬哈哈大笑道:“哈哈哈,斩草除根,今天你就去和你那个卑下的母亲团圆吧。你尽管大声呼喊,就算普度山上所有的人都听见了也没关系。因为接下来他们一个个都要死啊,死人就算知道了,又有什么关系呢?”

罗一刀的眼珠子都要突出来了:“云飞扬!!!!”

云飞扬很享受的看着罗一刀在绝望中挣扎的样子,大笑道:“哈哈哈,绝望的滋味不好受吧。你不是说杨风会出面为你报仇么?人呢?杨风他人呢?明明就是一个畏惧我已经仓皇出逃的人,还能够成为你的希望?真是太搞笑了。”

罗一刀嘶吼道:“不,不可能。杨风不会逃跑。杨风答应过我,一定会把你的生死交给我处置!杨风是我认可的门主,是我心中真正的英雄,他答应过我的事情,就一定能够会做到!”

“哈哈哈,幼稚!你倒是让你的杨风出来啊?哈哈哈,他看到我早就吓尿了。哈哈哈……”云飞扬越发的阴冷可怕:“给我死吧!”

说完,云飞扬的右手猛然一握:“大光棱柱!”

声音刚刚落下,上百根细小的光棱柱忽然倒飞而上,离开罗一刀的身体,冲上百丈高空,凝而合一!

化成一道巨大的金色光柱。

下一刻,巨大的金色光柱爆发出更加璀璨的光芒威能,对着罗一刀的身体猛然冲击而下!

大光棱柱爆发!

势必要将罗一刀的身体直接打得灰飞烟灭!

罗一刀想要移动身体,奈何身体伤势太重了,根本没办法移动,值得抬起头凝望着那倒空而下的大金色光柱。

死亡,来了!

“我就要死了吗?”罗一刀凝望着光柱,看着光柱一点点奔腾到自己身上:“我不甘心啊!母亲,我对不起你!曾经,我在你的坟前叩首,发誓要为你报仇雪恨,手刃仇人。后来我十年苦修,本以为大仇可以得报,没想到头来我成为了一个笑话。”

“十年前,母亲你成为了江宁江湖上的一个笑话。十年后,我作为你的儿子,居然要成为江宁江湖上的另一个笑话!哈哈哈,哈哈哈……”罗一刀仰天长啸,爆发出最后的嘶吼。

然后,罗一刀放弃了抵抗,闭上了眼睛,安静的等待着死亡的降临。

死亡,要来临了!

这个世界,是冰冷的。

没有什么是值得相信的,哪怕杨风答应过我的承诺,到头来也是一句空话!

你是蝼蚁,你发出的声音,都没有人愿意听。

罗一刀感到满满的绝望和冰冷:“既然这是个冰冷的世界,那么就让我离开这个世界去九泉之下陪我的母亲吧。母亲,我来了!”

罗一刀,放下了一切,迎接着死亡的到来。

但是,周围好像恢复了平静。

他久久等待着的死亡,并未降临。

嗯?时间过的这么慢么?

罗一刀以为是时间过的太慢了,过了很久,还是没有感觉到死亡的降临。罗一刀这才睁开双眼。

下一刻,罗一刀整个人都呆住了。

只见头顶上倒空而下的大金色光棱柱被一股浑厚的力量挡住了。

一个熟悉的人影,站在自己身旁,正笑盈盈的看着自己。

正是杨风!

万分时刻,是杨风出手化解了危机。

罗一刀死灰色的眼神里闪烁着一股亮光,口中再忍不住惊喜:“杨风。”

杨风含笑道:“罗一刀,我来了!”

罗一刀惊呆了,一言不发。

杨风继续道:“我刚刚听说了这里的情况,第一时间狂奔而来。我最怕的不是云飞扬,而是最怕来不及救你。普度门的每一个人,都是我杨风的家人。我不想让任何一个人出现意外!”

罗一刀双目放大,鼻子发酸。

杨风笑道:“再说,我答应过你的事情,就一定会做到。我杨风,必定是你罗一刀值得信任,值得追随的大哥。十年前,你的母亲成为了江宁的笑话,十年后,你不再回事笑话,我要让云飞扬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笑话!让江湖嘲讽唾骂十数载!如果你愿意的话,喊我一声大哥可否?”

罗一刀忽然鼻子发酸,眼眶发烫,男人的眼泪就这么掉落下来:“大哥!”

罗一刀再也忍不住,一把扑进了杨风的怀抱。

两个男人,就这么,紧紧的拥抱在一起。

罗一刀再也忍不住积压了十年的压抑情绪,大声嚎哭。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