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飞扬,举棺力压普度山。

意味着这是江宁两大巨头最后的对决。自然引起了整个江宁所有顶级大佬的重视。

巨头之战,非同凡响。

张氏府,北山山巅。

张朝北端坐在一个很大的大厅之中,大厅中有一块很大的显示屏,上面清晰的显示出普度山上的画面。

显然是有张氏府的手下在普度山用拍摄设备进行拍摄直播。

张朝北虽然没有亲自前往普度山,但是仍旧很关心这一次的战斗。

此刻,黎万兴和齐柏生两个人都站在张朝北身后,一起凝望着墙壁上挂着的巨大显示器。

显示器上,显示着云飞扬举棺力压普度山的情景。

黎万兴微微吃惊:“这个云飞扬本事不小啊,比卫窟要强大太多了。以前我还一度以为云飞扬的实力也就和卫窟差不多呢。”

齐柏生道:“云飞扬一次性闭关了五年,可见野心不小,抱负很大。有这样的实力不足为奇。”

黎万兴道:“大长老,以你看,这个云飞扬的实力到了何等程度?”

齐柏生沉思了片刻:“看他驾驭光棱四处纵横的样子,我估计他的修为至少是开百穴以上了吧。比卫窟的五十多个穴位要多一倍以上!”

黎万兴诧异道:“开百穴!还真是厉害啊。云家能够成为巨头二十年,看来还是有一些底蕴的。”

这时候,一直沉默的张朝北开口了:“开百穴?你们也太小看我这个师弟了。五年前我去云家的时候,云飞扬就不止开了百穴!大概是被我五年前的那番话给刺激到了,云飞扬从此闭关五年不出,励精图治,现在的云飞扬,应该很强大了。”

黎万兴和齐柏生两个人都大跌眼镜。

云飞扬,五年前就开百穴了?

这还了得?

那现在的云飞扬,岂不是……

齐柏生道:“如此说来,这一次普度门岂不是死定了?”

张朝北态度冰冷:“基本上没有不死的可能性了!我上次邀请杨风加入我张氏府,这家伙居然拒绝我,现在,正好让他明白,在江宁没有我张氏府的庇佑,他根本没有生存能力。”

齐柏生这时候冷然道:“杨风这厮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啊,连府主的邀请都拒绝。还搬出七宗商会来压我们,这一次活该他死翘翘的。”

黎万兴道:“杨风的确太狂妄了。连府主都敢拒绝,这种狂妄无知的少年,就活该被云飞扬打爆。”

张朝北冷然道:“今天我就要看看,杨风这个狂妄少年如何被云飞扬一步步的碾压致死的!”

黎万兴和齐柏生摩拳擦掌,仿佛都恨不得杨风马上被打死似得。

……

化武门,真武岛,真武殿。

千水墨,青牧,冯提篮,千宫雨四个人坐在一起,看着大厅墙壁上高挂着的显示器,上面清晰的播放着普度山上的情景。

这一次的战斗,千水墨要亲自看。

看着云飞扬携光棱震慑整个普度山,千水墨的表情很淡定,一点波动都没有。

青牧这时候道:“门主,这云飞扬的气息很强啊。只是杨风这个时候为何还没有出面?难道杨风这厮是真的因为害怕逃跑了?”

冯提篮道:“就云飞扬此刻表现出来的实力,已经远远的强过了卫窟。杨风看到情况不秒,临时仓皇出逃也是有可能的。毕竟每个人最在意的都是自己的小命。”

青牧叹息一声:“只是可怜了普度门手下的这一拨小弟。他们都还被蒙在鼓里,根本不知道自己的老大已经仓皇出逃了。接下来,他们每个人都会成为杨风的替罪羔羊。”

冯提篮冷漠道:“这也很正常,大佬出逃,总归是要人牺牲要人掩护的。要是不把小弟们蒙在鼓里,杨风还能够逃得掉么。”

青牧道:“副门主说的有道理,真是没看出来,杨风居然是如此阴险毒辣的一个小人。为了自己的小命,可以抛下整个普度门两百多人,然他们去做替死鬼!好狠毒啊!”

这时候,一直沉默不语的千水墨忽然开口了:“不要太小看杨风了!如果杨风这样就逃跑了,也走不到今天。”

千水墨的声音不大,仿佛在阐述一件再简单不过的事情。

青牧道:“门主,云飞扬如此强悍,杨风难道还不逃跑吗?”

千宫雨这时候也开口道:“舍弃普度山逃命,让手下成为自己的替死鬼,是杨风唯一活命的机会啊。难不成杨风还真的敢和云飞扬动手么?”

千水墨淡然道:“逃跑并不是杨风的风格,而且我感觉到到,杨风很珍惜自己走过的每一步,他很珍惜现在所拥有的一切,不会随便就轻言放弃的。你们先不要着急下结论,不妨继续往下看看。”

千水墨都开口了,冯提篮和青牧只好耐着性子继续往下看。

虽然他们心里压根就已经认为杨风是跑路了,接下来的时间也只是看着为了验证他们内心的判断而已。

……

除了张氏府和化武门外,江宁江湖上很多人都在关注着普度山上的一举一动。

两大巨头的最终决战,在江宁都多少年没有出现了。自然万众瞩目,江湖的人都不想错过。

而这个时候,杨风和魏海清几个人正在朝普度山的方向赶路。

因为他们并不知道普度门此刻发生的事情,选择的交通工具是开车。毕竟大白天的,御气行空影响不太好。再者,夏武盟是不赞成修者打扰到正常的社会秩序的,如果大白天飞跃城市上空,被夏武盟知道了,后果会比较麻烦。

三个人坐在车里,童百艳开车。

车子很快进入市区。

今天的市区格外的热闹。

车子很快穿过一个格外气派的大学,前方的车辆很多,大概是发生了车祸,堵了很长。

等了好一会儿也不见有疏通的征兆,童百艳很尴尬的转头冲杨风道:“杨风,这条路暂时走不通了,干脆我们在这里吃个饭吧!正好也是午饭的点了。”

魏海清道:“可以啊,正好我也有一个多月没有好好的吃过饭了。杨门主,你说呢?”

杨风道:“可以,那我们吃个饭再继续赶路。”

童百艳和邵青都咽了口唾沫,然后邵青道:“好哦,我也有点嘴馋了。”

说这话的时候,邵青还有点不好意思的看了杨风一眼,仿佛在留意杨风对自己的看法。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