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度山。

上子塔,顶楼,杨风住处。

杨风只觉自己睡了一个长长的一个好觉。

梦里,自己做了帝王,享受着美女三千人拥簇的幸福。后来自己的皇后生气了,一巴掌打在自己脸上。

然后,杨风就醒了。

睁开眼,周围都是熟悉的环境。

巨大的落地窗,外面是群山环绕,云雾连绵,美轮美奂,迷人陶醉。

一切,都是那么的宁静。

岁月静好,万物安详。

这种宁静的感觉,是多么的美妙。

杨风伸了个懒腰,右手触及到旁边还有一个人。

有人?

就睡在自己身边?

杨风顿时感到大惊,本能的就要跳起来了。

多年来,杨风都习惯了自己一个人睡,不习惯有人睡在身边。

在脑海中,杨风浮现出张武那厮的形象。

只有这厮才会死不要脸的跑到自己的床榻上来。

如果真是这厮的话,杨风决定要把这厮从这窗户外面扔下去。

带着紧张好奇的心情,杨风猛然转身,看到旁边那个人的时候,杨风的心情顿时恢复了平静。

还好,不是张武。

只见萧如烟穿着一身酒红色的睡袍,趴在床头上,发出轻微的呼吸声。

此刻的萧如烟是那么美丽,那么明艳动人。

流行线的身材,完美的脸蛋,加上此刻睡袍还有一些无法掩盖的部分,看得让人惊心动魄。

杨风的呼吸顿时加快了很多。

不过很快,杨风就看到萧如烟一脸的憔悴,整个脸都憔悴无比,头发也有点凌乱,看上去好像疲劳了几天几夜没有休息的劳工。

杨风顿时明白过来。

自从自己当日在萧如烟的怀抱中安详的昏睡过去后,自己就没有意识了。

当时的自己,一身都是泥巴和鲜血,脏兮兮的。

但是现在自己身上的泥巴已经褪尽了,鲜血也消失了,伤疤都恢复了,还换上了舒服干净的衣服。

自己的手上还放着一个温暖的暖手袋。

现在是深秋,夜晚冰冷。

不用说,杨风也知道,这一切都是萧如烟为自己做的。都是她在照顾自己。

想到这里,杨风的心绪很快平静下来,当下很疼惜的看着萧如烟,伸手抚摸着她的脸蛋,轻声喃喃自语道:“如烟,辛苦你了!谢谢你!”

大概是萧如烟感觉到有一只手在探自己的脸蛋,顿时吃了一惊,然后猛然睁开双眼。

看到眼前的这个人是杨风后,萧如烟脸上的惊讶之色瞬间消散褪尽,然后露出温柔欢喜的笑容:“杨风,你醒了啊!”

杨风靠在床头上,微微含笑:“嗯,我醒了这不是很正常么?为何你还如此吃惊呢?”

萧如烟道:“你这一睡就睡了三天三夜,可把我给吓着了,我还以为你受了内伤呢。中间罗一刀来看过你的身体后说没问题,我这才耐心的等着你。现在好了,你醒了,一切都好了。”

杨风都吃了一惊。

自己这一睡,睡了三天三夜?

看来自己是真的疲惫了吧。不过现在杨风感觉到自己的精神格外的好,精气神都很饱满。

杨风微微笑道:“如烟,幸苦你了,这一次我要谢谢你照顾我。你的护身符还让我免受一死。你就是我的福星。”

萧如烟脸色微红,站起身伸了一个懒腰:“你知道就好了。你说过的话,你可不许骗我。”

杨风微微一愣:“我说过的话?”

啊?

妮马啊,我说过那么多话,我哪里记得你说的是我说过的哪句话?

当然,杨风不好明说,只是含糊其辞的点头:“你放心,我说过的话,我都会记得,不会骗你。”

杨风想要蒙混过关。

这时候萧如烟仿佛看穿了杨风的想法,直勾勾的盯着杨风:“杨风,你是不是忘记你和我说过的话了?”

“没!”杨风本能的道:“我和你说过的话,我怎么会忘记呢。”

萧如烟不相信,狐疑道:“那你告诉我,我说的是哪句话!”

杨风一脸尴尬,脸色窘迫。

萧如烟咬牙:“哼,你看你都忘记了,你忘记了……我就知道你当时就是随便说说的,根本没放在心上。”

杨风一阵汗颜。

这妮马太为难人了啊。

杨风努力的回想过去和萧如烟说过的话:“你是说那句话吧。”

萧如烟不依不饶:“哪句话?”

杨风硬着头皮道:“我有一把三尺剑,能斩九霄诸神魔;我有一颗不死心,能败四海之英雄。”

“不是这句,谁稀罕你这句话啊。”萧如烟紧咬着下唇,一脸的不高兴。

杨风道:“那就是我说过,我会给你一个不一样的结局……”

“太含糊其辞了,不是这句。你看你,你根本就没把我放在心上。”萧如烟貌似生气。

杨风揉着太阳穴:“那个,如烟啊……我刚刚经历过战斗,脑子受到了震荡,所以有些东西不太记得起来。”

“你可拉到吧!刚刚那些话你都记得住,唯独哪句话记不住……这还是脑子受到震荡?有这样的震荡?”萧如烟略显不快。

杨风两手一伸,很是尴尬:“好吧,如烟我承认我忘记了,主要是我说过的话太多了。”

就这时候,大门忽然被推开。

只见罗一刀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外面走了进来,不痛不痒的说了一句:“你之前毁了人家的护身符,说过以后你就是她的护身符。”

场面炸裂,很尴尬。

杨风也是一脸惊悚,狠狠的瞪着罗一刀,恨不得把罗一刀一口吃下去。

萧如烟则是一双温柔的眼神瞪着杨风:“你看看你,人家罗一刀都记得住,偏偏你忘记了。你说你有多么的不把我放在心上。”

杨风一脸无语,只是死死的瞪着罗一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